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243 反常好多
    再近一些,就看到最前面的是骑军,大概有一千骑左右。

    这时,范永斗听得边上一名参将有点惊讶地说道:“不是听说白杆军都是步军为主么,怎么也有那么多骑军了?”

    范永斗一听,心想对啊,石柱土司的队伍,哪来的那么多战马?

    他眉头一皱,用心看了下,发现在队伍中间位置,还有不少马车,这是随军家眷?不合理啊!白杆军不是千里勤王么,怎么可能带着家眷赶路?

    一千,两千……这白杆军来了大约6000千左右,这……这也太多了吧?

    范永斗看清了整支军队的全貌,顿时吃惊了。他是觉得秦翼明带来的军队多些好,可这远超一名总兵正常的范畴了。

    反常的事情有点多,让范永斗很是意外。隐隐地,他有一种感觉,这个秦翼明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中丞大人想得简单了。

    他正在想着的时候,白杆军终于到了。一杆“秦”字大旗下,一些将领簇拥着一名年轻人,从穿着上看,就是总兵无疑了。

    那些宣府将领立刻抱拳行礼道:“末将参见大帅!”

    范永斗停止了胡思乱想,带着其他人,也一起作揖道:“宣府乡绅恭迎大帅!”

    秦翼明冷着脸,扫视了他们一眼后,冷声喝问道:“都到齐了?”

    领头的副将一听,连忙回禀道:“回大帅,宣府三卫、万全左卫、万全右卫等宣府镇所属守备以上将领皆在。”

    秦翼明听了,脸色还是很冷,扫视了那群将领一眼后,转头看向隔壁的那群乡绅。

    范永斗一见,摒弃杂念,连忙挤出笑容道:“大帅远来辛苦,我宣府乡绅凑了点心意,还望大帅笑纳!”

    其他人听着范永斗说话,都陪着笑容连连点头,纷纷附和道:“大帅辛苦了!”

    边上的管家见老爷示意,便双手捧上一个托盘。范永斗转身接过,而后向前几步,躬身捧上。

    一名骑将翻身下马,上前揭开上面盖着的红布,是一张礼单,便拿了转身呈给大帅。

    秦翼明接过只是一看,发现东西很多,价值不菲,再一看底下署名,顿时瞳孔一缩,一股怒气直冲脑门,脸色一下通红。

    虽然他从小随军打仗,不是很善于交际,可也知道此时还不是发怒的时候,便很快压住了怒火,抬头盯着这群乡绅,努力让自己的语气缓和点问道:“不知各位何人?如此情谊,让本帅不胜感激!”

    范永斗等人一直看着他,见他在看到礼单的时候,脸色一下通红,随后才散去,还以为是他被礼单吓到了,不由得都心中得意,这可是八家凑出来的重礼,就按中丞大人所说,先用钱砸,果然还是有效果了!

    此时,听秦翼明问话,范永斗便堆着笑容回答道:“小人范永斗!”

    说完,他又一指边上那些个人介绍道:“他是王登库、靳良玉、王大宇、梁嘉宾、田生兰、翟堂、黄云发……”

    除了他们八大家之外,还有另外一些商人,也都凑有份子,只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相对这八家来说,就少很多了。不过范永斗会做人,也都有介绍。

    秦翼明听得脸上终于出现了由衷的笑容,他是真高兴。没想到皇上所指定名单上的人,竟然都在!

    秦翼明在听完介绍后,便点头微笑道:“很好,都随本帅一起去帅府吧!”

    说完之后,他不等回复,便驱马前行。整支队伍便重新动了起来。

    范永斗等人和迎接的那些将领一见,觉得这个秦翼明有点傲,有种居高临下唯我独尊的感觉。说话,做事,不容置辩。

    如今他已前行,那就没办法,只能跟上了。王登库略微有点不爽,凑近范永斗后低声说道:“我怎么感觉这是头白眼狼呢!回头要还是这姿态,就让他和前任凑伴去。”

    范永斗不着痕迹地点头,低声回应道:“他不先去见中丞大人,反而要先回自己衙门,中丞大人肯定不高兴。派人去通知下中丞大人,把这事说说,也该让他知道下宣府是谁说了算!”

    他们两人一边低声说话一边走着,这些晋商倒也不娇气,见队伍走得不快,就和那些迎接的军将一起,只是步行走着。

    过了城门,走了一段路后,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喧哗声。范永斗等人有点吃惊,转头看去,却是白杆军军卒竟然开始接管城门,并沿着城墙往两边开去,似乎是要控制整个宣府城。

    这是怎么回事?范永斗有点惊讶了。按理来说,虽然宣府的城防是由总兵负责,可他至少也得要去见过宣府巡抚,听取训令后才可以。

    因为转头看得原因,他们这些人都站住了。不妨一群骑军却散开,排在了他们身后,冷声喝道:“快走!”

    “……”范永斗等人一见,顿时惊呆了。送了那么多重礼,又是给足了面子去迎接,竟然当牲口一般要驱赶他们,有这样做事的么?这些白杆军,还真是西南蛮夷!

    他们很不爽,特别是那些宣府将领,一个个怒目瞪了回去,大声喝道:“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

    没有再回答,那些骑军只是握紧了长枪,枪头对准了他们,缓缓地逼近。

    这是拿他们当犯人还是当敌人了?范永斗看得很气,和其他人一般转头看向秦翼明,想要个说法。却没想到秦翼明压根就没理后面的情况,自个驱马继续往前走远了。

    有在大街两边瞧热闹的百姓,原本还有说有笑地评论着。忽然见到这么一出戏,顿时都愣住了。

    加上白杆军纪律严明,那些军卒整齐地行军步伐,顿时又感觉到了真正军队的萧杀气。不由自主地,这些围观的百姓都蹿回各自的屋里去了。

    也有个别,在看到这个情况后,掉头就跑,消失在街头小巷里。

    没多久,就有人匆匆进了宣府巡抚衙门,把外面的情况做了禀告。

    郭之琮一听,顿时大怒,这西南蛮夷竟然一点礼仪都不懂么?他当即吩咐道:“等会他来的时候,在门口晾他一阵,灭灭他的威风!”

    可感觉等了好久,那秦翼明竟然还没来巡抚衙门报到。郭之琮火了,这是反了天了,必须给他点颜色看看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