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245 谁敢放肆
    堂下众人听到,不由得精神一振。好啊,中丞大人竟然亲自过来,这肯定是消息传过去被气到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不过让他们意外的是,秦翼明竟然丝毫没有慌乱,甚至都不出迎,只是挥挥手示意那名手下传令放行。

    范永斗一见,大为诧异,这是要翻天了么?难道他认为自己带来的军队够多,就可以这样嚣张了?

    大明朝除了最开始的一段时间,在几百年以来,都是以文治武,不要说巡抚管着他这个总兵,就算是低几级的兵备道、参政等文官,都没有一个总兵敢怠慢的。

    范永斗皱着眉头想了下,甚至都想到了秦翼明是不是奉有朝廷旨意?可又觉得这不可能,至少朝堂上的那些官吏,就绝对不会让武将来查办文官。

    其他人倒没有他想得多,都是脸上露出莫名笑容,闪在一边,等着看好戏。

    没过一会,果然见到宣府巡抚郭之琮气冲冲地大步而来。那脸上的怒气,让熟悉他的范永斗等人都看得有点吃惊,这是动真怒了!

    谁知郭之琮进了大堂,看到秦翼明坐在主位上,甚至都没有出迎一下,顿时,那脸涨成了猪肝色,立刻用手指着秦翼明,手在抖着,大声喝道:“你……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让人拦本中丞,你……”

    “令行禁止,不得军令,任何人不得出入。”秦翼明站起来抱拳一礼解释了一句,而后马上脸色严肃地问道,“他们这些人说宣府粮草,都是中丞大人所管,无有遗漏?”

    “……”郭之琮一听,不由得楞了下。原本想讽刺秦翼明带兵方式的他,转头看向范永斗等人。

    范永斗等人一见,连忙微微颔首,打着眼色。

    郭之琮看到,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当即脸色一沉,厉声喝道:“本中丞身为宣府巡抚,掌宣府军政大权,你这话问出来,岂不是好笑!”

    说到这里,他一挥手,恨声命令道:“你不但目无上官,还敢质疑本中丞的事,真以为你带了些兵来,本中丞就不敢拿你如何?来啊!把他拿下!”

    一听这个命令,刚才还表现得很温顺的那些宣府将领,顿时露出一脸凶相,纷纷大声回应道:“遵命!”

    范永斗等人笑看这一切,听到这话后,赶紧拥到郭之琮的身后去,再转头看着秦翼明,一脸的嘲笑。

    你大爷的,一个西南蛮夷而已,不是很横么?有本事在中丞面前再横啊!就算你兵多,强行硬来,让中丞大人奈何不得你。可这事传出去后,所有文官必然会群起而攻之,就算是大明皇帝,也绝对保你不得!

    果然,秦翼明似乎是怕了,竟然马上站起来走到一侧去。

    那些宣府将领一见,再看两边站着的白杆军将士一动不动地,顿时犹如打了鸡血一般,立刻争相恐后地想冲过去扭住宣府总兵。

    你丫的,让你嚣张!

    然而,这时的秦翼明,却躬身双手抱拳,似乎在迎接什么人。

    果然,就见到后堂转出了一些人,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一个身穿绯袍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文官。在这文官的身后,则是一名身材高大,甚至比前面这名文官还高一个头的女将。穿着盔甲,手握刀把,很是威风凛凛。

    在这女将的身后,另外还有一男一女两名将领。引人注目的是,那名男将领的一只眼睛,是用黑色眼罩罩着的。

    见到一群武将拥过去,这名独眼将领只是一走步,便闪到了最前面,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腿,一脚蹬在最前面那名武将的肚子上。力气之大,把这武将蹬得飞了出去,连带着撞倒了后面一群武将。

    顿时,这大堂上,人仰马翻的,好不热闹,甚至都差点波及到了站在后面的宣府巡抚郭之琮等人。如果不是他们避得快,估计会被带倒也不一定。

    “吏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薛国观薛阁老在此,谁敢放肆!”马祥麟那高大的身材站在那里,同时一声大喝,顿时把混乱的大堂震得立刻安静了下来,或者说这些人都保持了刚听到的那个姿势,一动不动,都傻在那里了。

    内阁辅臣?怎么内阁辅臣会出现在这里?

    所有人都意外,震惊,一时之间,脑中除了这个疑问,再无他念。目光呆呆地,就看着那个绯袍官员大步走到主位上坐下,而后那名英姿飒爽的女将握刀侍立在身后。

    “啪”地一声响,是薛国观拿了惊堂木用力拍了下,把底下这些人都拍回了魂,而后冷着脸,大声喝令道:“来啊,除了宣府巡抚郭之琮之外,其他都给本官绑了!”

    “为什么?”

    “阁老,这是何道理?”

    “……”

    在杂乱惊慌地质问声中,不知何时,从后堂竟然拥出了很多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校尉,还有戴尖头帽子的东厂番役,如狼似虎地扑了过去,几个人伺候一个,把堂下的人全都按地上绑了。

    整个过程干脆利落,甚至可以说是早有准备,就等动手的。这一幕,看得郭之琮目瞪口呆。

    范永斗被按在地下,看到厂卫也出现,他顿时感觉要完,朝廷这不知道发什么疯,打击的力度竟然如此之大。

    直到此时,他也没想过,抓捕他们的原因,是因为他走私关外等事发了。因为这事牵连太广,没有人能有这个魄力的。

    郭之琮见自己没事,心中松了口气。可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觉得自己不会怎么样,便大着胆子问道:“薛阁老,此乃何意?下官身为宣府巡抚,如今抓他们,至少要给下官一个交代吧?”

    “交代?”薛国观听了不由得反问一声,而后呵呵了。他甚至不再理郭之琮,只是命令道:“按计划,准备囚车。”

    秦翼明一听,立刻恭敬地抱拳回道:“末将遵命!”

    按计划?这都是在计划好的?郭之琮纳闷地想着,转头看看范永斗等人都被绑成个粽子按在地上,不知为何,那汗就下来了。他再次转头看向薛国观,带着点焦虑威胁道:“薛阁老,没有交代,下官就没完,定要向陛下上本!”

    “还没完?”薛国观又呵呵了,正想说话时,却看到一名白杆军军官快步进来,和站下面的秦翼明耳语了几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