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299 阿敏布局
    一道旨意传下,京营监军王承恩被提升为东厂提督。这个旨意一出,顿时让很多人大吃一惊。

    王承恩才从内书堂出来几年而已,之前的提拔已经让人刮目相看了,没想到这才多久,竟然又执掌东厂。

    这个消息,对于一些年轻宦官来说,是很大的刺激,他们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个个想表现得好一些,这样的话,万一能成王承恩第二呢!

    对于曹化淳来说,这个消息也是一个好消息。不管他和王承恩的关系到底如何,但有一点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就是王承恩从内书堂出来后,是分在他的名下,算是他这一脉的人。如今由王承恩来接他的班,执掌东厂,说明皇帝调任他去司礼监掌印太监,并不是因为怀疑他掌握东厂会有什么不好的心思。

    这个消息,对于其他太监来说,让他们充分看到了在御前卖力干活的好处。这不,曹化淳连带他的干儿子都一下身居要职了,这份圣宠,可是牢固的很了!

    服侍崇祯皇帝的这些人,个个都想好好表现,以期能引起皇帝的重视和重用。与此相反的是,远在朝鲜半岛上,服侍奴酋阿敏的那些人,则个个胆战心惊,随着阿敏限令时限将到,这些人恨不得立刻消失在阿敏眼前,千万别引起阿敏的关注。

    阿敏迟迟得不到有效回报,也愈加烦躁起来。以至于朝鲜特使过来再度请求减少粮食朝贡时,被阿敏吊了起来狠狠地打了一顿。

    在将近傍晚之时,终于有几名建虏一身狼狈地冲进了阿敏的府邸,禀告了他们获得的最新军情。

    “主子,是明军,是明军伏击了我们!”为首那人有点气喘地禀告道,“大约400左右的明军和许多朝鲜溃兵一起围攻一支探马,刚好被奴才撞到了,拼命厮杀才得以撤了回来。”

    “不可能!”阿敏一听,满脸不信,有点狰狞地说道,“派出去的探马都是五十人一组了,加上你这队就是一百余人,光凭四百东江明军和朝鲜溃兵,怎么可能是你们的对手!”

    打死他都不信,就东江明军那点战力,大金探马就算人数比不上他们,只要一轮弓箭射过去,把明军冲在最前面的那几个射死,其余的铁定四散溃逃。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毛文龙时候,也是经常有的。

    “主子,这次的明军不同,他们的士气很高,甚至……甚至还想围歼我们,因此兵力分开,才让奴才撤了回来!”那人赶紧解释。

    阿敏一听,以为他是在狡辩,想以此逃脱罪责,正想发飙之时,又有一队回来禀告了。

    “主子,奴才抓住了一些朝鲜溃兵,审问得知,明国有大官过来了,带了很多明军躲在山里。上次的护粮军队,就是被明军伏击了的。那些粮食,都被他们抢走了。”这人说完之后,甚至带上了他审问过的朝鲜溃兵,让阿敏可以亲自审问之。

    阿敏顾不得发脾气,连忙亲自审问,结合几队探马的情报,终于让他知道了一些情况。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东江明军果然参和进来了,至于大官不大官的,无非就皮岛上那几个明将而已。抢粮食,呵呵,早就料到他们也缺粮了!这些明狗,竟然还不走,看来缺粮很严重啊!

    之前一千护粮军队没一个能回来,估计是拿人海填的,也是饿的,狗急了跳墙!

    阿敏想着,脑子一转,一条计策顿时浮现了出来,你们不是要粮么?行,就给你们粮食!

    与此同时,卢象升这边,也收到了禀告,说伏击建虏探马的时候,被逃走了一部分。边上的魏木兰听到,不由得有点担心。

    卢象升见到,笑着说道:“无妨,消息迟早会泄露,此事在意料之中。如今我们在暗,建虏在明,这种情况下,建虏最多加强防备而已,奈何不了我们的。再等等,看看建虏的动向。要是可能,用陛下指点的游击战术,一口一口吃掉这些建虏也未可知!”

    如果在以前,卢象升是真没想过,他能用两千人马就能干掉一万建虏。这种事情,在精锐程度还不如建虏的前提下,简直就是不可能想象的事情。

    可如今,他明了崇祯皇帝给他说得游击战术,依托朝鲜义兵,躲在暗处,已经吃掉了建虏一千四五百人了。要是建虏不长记性,继续派出小队人马的话,就再吃掉,积小胜为大胜!

    他们正在说着话时,忽然又有急报至,说建虏如今正在四处抓捕朝鲜人修补官道,准备把剩下的粮食都运往义州。至于奴酋阿敏本人,则同意了朝鲜的要求,减少粮食供应,领兵坐等朝鲜押送粮食到了后就返回辽东了。

    一听到粮食二字,卢象升的眼睛就冒光了。但建虏明知有一千护粮军队被歼灭,还敢这么分兵,肯定是有什么对策。

    卢象升虽然稀罕那些粮食,可他同样很谨慎,立刻下令再行查探具体消息。

    与此同时,远在陕北的一处偏僻房子内,有一伙人也在密谈。

    “这是我家哥哥给大伙的见面礼!”一名壮汉说着,便把放在桌面的黑布掀开,露出底下的一锭锭银两,足足有二十锭。

    桌子周围坐着的一伙人,都穿着明军边卒的军袍,不过打了不少补丁,甚至有几个破洞都没打补丁的,显然生活条件很不好。

    他们一见那些银子,眼睛顿时也亮了起来,但看看坐在桌子边的两个相貌差不多的人,见他们俩没有说话,他们也只能按下性子不说话。

    “携带不便,这只是一小点而已。”那壮汉看着面前桌子边的人说道,“我家哥哥说了,神兄比我家哥哥有本事多了。如今我家哥哥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还不用受鸟气,何等自在!神兄要是愿意一道干,我家哥哥情愿把位置让出来!”

    听到这话,对面年纪大一点的那个,很明显有点动心了。但年纪小一点的那个却皱着眉头道:“别尽说些好听的!说吧,你们王嘉胤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想鼓动我兄弟俩带着同袍干造反的买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