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302 沈阳的八卦
    “不敢,不敢,小人这么敢呢!”钱富贵连忙回答,字里行间的意思,能让崇祯皇帝看到千里之外的他估计在鞠躬陪笑。

    “最近有大军调动,大金……建虏出动了不少人,沈阳城都空了不少,不过到底走了什么人,去哪里了,这个小人就不知道了!”

    “还有么,把你听到的消息都说出来!”崇祯皇帝看得这消息,心中一紧,建虏出动肯定是没好事。

    “听说……听说奴酋大汗前几天接受蒙古人恭贺的时候,看到了大福晋的侄女,庄妃的姐姐,有点神魂颠倒。”

    这种八卦,崇祯皇帝没多想,直接略过去了,又私聊要求道:“继续!”

    可能钱富贵推测出普渡众生不喜欢听这种八卦,便略微一顿又说了别的话题:“奴酋大汗下旨说不要铺张浪费,任何酒宴,三十人以上都要报备。”

    没了晋商提供粮食,建虏肯定也要节约用粮了,这点没有任何疑问。

    “小贝勒多铎前几天的时候抢了范文程的老婆,当街羞辱范文程,被奴酋大汗下旨斥责了。”

    听到这个消息,崇祯皇帝不由得问道:“范文程呢,他怎么个反应?”

    “听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钱富贵回答了一句后,想想又补充道,“其实汉人一点地位都没有的,女真老爷就是天,除非是不想活命了,否则就得乖乖的。”

    “其实……其实小人也不想这样的,可朝廷又没有守住永平,小人被建虏抓来,真是身不由己!”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稍微沉默了会,有骨气的人能有几个,钱富贵那么做,朝廷也确实是有责任的。

    他想到这里,私聊钱富贵道:“只要你别过份,不要以为自己是豪格的狗腿子就随便欺负汉人,我会酌情考虑,不会随便踢你的。或者要做好了,以后说不定还有你的好处!”

    一听这话,钱富贵似乎非常惊喜,第一时间就回道:“是是是,小人也是汉人,一定不会……以后不会再欺负汉人同族了。”

    崇祯皇帝不接这话,想起他提到的永平,便问道:“投降建虏的那些永平官员,有什么消息么?”

    “小人因为得主子……豪格赏识,因此还真有接触那些投降建虏的官老爷。”钱富贵连忙回答道,“白老爷,就是白养粹似乎要远行,说让我几个月内都不用去找他了。不过他没说要去哪里,但看他那脸色,好像很不开心,似乎要去的地方不是他想去的。”

    “那他的家眷呢?”崇祯皇帝顺口问道。

    钱富贵想也没想,就直接回答道:“汉官的家眷现在都看着严呢,都只能乖乖呆在城里。听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以前的刘总兵一家逃走,让奴酋大汗都很震怒……”

    听到这里,崇祯皇帝马上反应过来了,这应该说得是刘兴祚兄弟们。于是,他立刻关心地追问道:“那刘总兵的家眷们呢,现在怎么样?”

    “这个不知道!”钱富贵在沈阳待了也没多久,不敢瞎编,只好据实回答道。

    崇祯皇帝看了眼群成员中的那个刘某,便私聊钱富贵道:“那你打听下,我想了解下这个刘总兵家眷的情况!”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好的,好的!”钱富贵那敢不答应,连忙应了下来。

    “还有什么,继续说吧!”

    “……”

    一直私聊了好长一会,成就值消耗了快200点,崇祯皇帝见实在问不出什么了,才放过了钱富贵。

    他花费时间消化了一会刚才听到的消息,正想再度操作的时候,收到了高应元的私聊信息:“陛下,莽古尔泰传下将令,让我们辽阳这边集结骑军,不过数量不多,大概三千人左右。其他地方的消息不知道。”

    莽古尔泰和代善都要出动了?不过莽古尔泰征集的是辽阳的兵马,应该不是冲朝鲜去的吧?或者是孙承宗那边的牵制起了作用。

    崇祯皇帝分析着,便回应高应元道:“有什么后续情况直接禀告给朕!”

    说完之后,又给高应元打赏了成就值补充他消耗掉的。而后,崇祯皇帝马上又分别联系了魏木兰和刘王氏,把建虏的情况传达给她们。

    做完这些,他看到群里没有一点动静,便顺手做了操作。

    “系统提示,刘三建的禁言被普渡众生解除。”

    “系统提示……”

    崇祯皇帝都解决了禁言后,打出了一行字:“此乃警告,再有下次,直接踢出聊天群!”

    聊天还是要给他们聊天的,否则就没法获取有用信息了。不过群里的人数还是有点少了,要再多加些人,东南西北地都有,这样获取的消息才会多。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看看聊天群左下角,成就值356。看来这段时间的成就值赚得不够给力,增长都没有消耗多了!

    想想也是,都过去了快两个月了,身边的人,不管宫女内侍还是文武大臣,不少已经没有成就值贡献了。不经常走走,老是面对这些人,成就值自然升得慢了。得,要找个机会出去走走了。

    崇祯皇帝这么想着,便退出了聊天群系统,伸了个懒腰,先在宫内散散步,收点成就值再说!

    和他这有点闲心雅致比起来,那爱新觉罗阿敏就是一脑袋的包了。他的计划是有了,可才开始实施就遇到了麻烦,让他很是恼火。

    “禀主子爷,官道刚修好二十里路,一夜的功夫,又被破坏了有五里了!”一名手下略微有点胆战心惊地禀告了个坏消息。

    这几天来,建虏抓了很多朝鲜百姓修官道,往往他们前面修好,后面又被破坏了。修好了后面,前面又被破坏了。要按这种速度修路,估计修到明年都没法修通去义州的官道。

    阿敏手中拥有绝对的武力,却感觉有劲也没处使。这种情况,要说阿敏不抓狂就怪了。

    他尝试着夜间突发派出大军,沿着官道巡查绞杀所有见到的朝鲜人。可最终效果很差,只是杀了几个躲避不及的朝鲜人而已。其他朝鲜人趁着夜色的掩护,一哄而散,都躲入了山里,压根就没法追,或者说建虏实在没那个精力去捉迷藏。

    他此时又听到类似的坏消息,顿时又发飙了。不过当他看到手下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样子时,忽然脑中灵光一闪,顿时有了个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