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304 蝴蝶效应之减轻兵灾
    此时的陕北,粮价飙涨,已是四两银子一石,十万石粮食,就是四十万两白银了。而且真要说起来,四十万两还不一定能买到十万石粮食。

    一听这个数目后,胖老者顿时沉默了,其他人也跟着沉默不语。不过坐在外面的那些,因为离洪承畴有点远,倒是窃窃私语起来。说话间,有个别话便传到了洪承畴的耳朵里。

    “这么多……”

    “是啊,太多了吧……”

    “……”

    胖老者看到洪承畴脸上的笑容消失,脸色阴沉了下来,便开口说道:“中丞大人,非是我们不愿意。实在是这灾荒大凶之年,虽然我们是有点家业,可开销也大。朝廷里面孝敬也要打点,粮食就是银子,实在是没那个能力!”

    其他乡绅一听,都跟着纷纷点头附和。

    “是啊,中丞大人,我等有心无力!”

    “这年头,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

    洪承畴能听出来,他们话里带针,暗指朝廷里面也有人,不要逼他们太甚。

    他心中一声冷笑,努力让自己不要生气,只是声音稍微冷峻了点说道:“如果没粮出兵剿贼,任由贼人劫掠,你们就不担心,贼人会抢到你们头上么?到那时候,你们的钱粮,老婆孩子女儿,都是贼人的了,能保得住么?”

    这话相当有震慑力,他说完之后,所有乡绅又都沉默了,没有敢再说没粮食。

    沉默了好一会,还是胖老者先表态道:“中丞大人所言极是,闫某自当尽力!”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沉吟后便道:“闫某捐粮五百石!”

    听他这么一说,他边上的那位乡绅跟着道:“我捐粮一百石!”

    “五十石!”

    “……”

    洪承畴也不嫌少,听了一个后目光转向下一个,直到他捐了后才继续看向下一个。堂上的都报完,他便一挥手让亲卫去到堂下去统计捐粮数目。

    “禀老爷,堂下一共捐粮两千石!”亲卫脸上明显带了点气愤之色,大声回答道。

    洪承畴听了,站起来,环视在场的这些乡绅,冷声说道:“一共捐粮五千石。不是本官嫌少,诸位难道就真不怕贼人攻破你们的村镇,屠了你们满门么?”

    没人回话,洪承畴便又说道:“本官既然邀请诸位前来,事先便做过统计,在座诸位是有这个能力负担这些军粮的,可捐助军粮却如此之少。或者诸位还不清楚陕北的情况,那本官把刚掌握的情况给诸位通报一遍。”

    说到这里,他便把各处民变的情况缓缓地说了一遍。数目之多,地方之广,让不少人担心了起来,那脸色有点难看。

    “……诸位,其中最让本官担心的一支是神一元兄弟的那支主要有边军组成的流贼,他们光是骑军就达两千人左右,又久在军中,通晓攻城战阵之法。按本官的估计,陕北这些地方,除了县城以上之外,其他村寨城堡皆难守住神一元的攻击。如果本官不出兵的话,就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县城,恐怕也不安全。”

    洪承畴说到这里,语气忽然又和缓了一点道:“晋商的事情,估计你们多少有听说吧。朝廷有钱了,已明确发下旨意,边军军饷即将补发,你们不用担心以后还要捐粮!”

    一听这话,在座的乡绅不由得都窃窃私语起来。隔壁省份那么大规模的动作,这些乡绅比一般人的耳目自然更灵通些,当然多少了解一些情况。虽然他们不大相信,朝廷就算补饷,又有多少钱能到达陕北。不过好歹会有一些,让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了起来。

    洪承畴面对这些乡绅,倒也是个好脾气。因为他知道,在大明可以得罪普通百姓,但绝对不能得罪这些乡绅。要不然,他在原本的历史上,也不会不顾杨鹤的叮嘱杀降。因为他知道,乡绅不拿出粮食,光靠朝廷的那点救济,那些流贼就算降了,但他们没有得吃时肯定又会造反的。

    此时看到这些乡绅都在考虑,洪承畴便又劝道:“军队无粮,等不及军饷下发而饿得受不了时,恐怕会有更多兵变。本官有心无力,则只能保住榆林本镇而已,到时候诸位后悔就晚了!”

    或者是被他这话说动了,又或者是他们之前的讨论有了结论,以胖老者为首的乡绅便开始了新一轮捐粮。粮食的总数目到了五万石左右。

    捐完了之后,胖老者站起来向洪承畴一礼道:“中丞大人,家里儿媳正在待产,小老儿心中实在惦记,须得回去看着,还请中丞大人海涵!”

    “那本官先恭喜闫老了!”洪承畴微微一笑回答道。

    胖老者一走,他边上的另外一名乡绅跟着站起:“中丞大人,老母病重,学生实在无心宴席,还请中丞大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洪承畴关心地说道:“既是如此,倒是本官的不是了,你且快回去吧!”

    这人听了大喜,连忙深深作揖道:“多谢中丞大人谅解!”

    又走了一个,其他乡绅见洪承畴始终没有生气,很能体谅人的样子,便纷纷找了理由起来告辞。洪承畴也一如开始,很体谅他们,只要你想走,他都不留。

    没过多少一会时间,所有乡绅竟然都奇葩地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全都走光了。

    看着空荡荡地堂上堂下,洪承畴的亲卫愤愤不平地说道:“大人,他们哪有什么事情,都是怕再捐粮跑了!”

    “本官岂能不知!”洪承畴的脸色恢复阴冷,扫视着空桌子道,“本官穷,能省下这宴席的钱粮,呵呵,很好!”

    其实,洪承畴不管有粮无粮,作为巡抚延绥的最高官员,他负有剿贼重任,是肯定要出兵的。只不过有粮无粮的区别,将决定他的统兵方式。

    要是有粮,他将严肃军纪,剿贼就是剿贼,不会有其他事情。但要是无粮,那他也没办法,首要之事是剿贼,至于补充军需之事,就只能在行军打仗时就地解决了。

    原本在历史上兵比匪为祸更甚,可这个位面,因为蝴蝶效应,这些乡绅捐了最大可能的粮食,倒也让洪承畴能多少约束军纪,算是让很多百姓逃过了一劫。

    与此同时,京师的崇祯皇帝,则还在考虑补发军饷的事情,进度落后于之前的预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