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327 鬼画符
    简而言之,这两人是大明东南沿海的大海盗,让朝廷很是头疼,交手多次,也曾招安过。

    听起来,似乎现在两人狗咬狗,然后李魁奇败了,郑芝龙胜了,就这么简单。

    就这样的事情,崇祯皇帝不打算管。正当他想弃之不理时,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似乎郑芝龙后来一人独大,这可不好啊!

    他想了下便问道:“你确信李魁奇三天后被处死?”

    “是啊,朝廷都发告示了!”水上飘马上回复道,“他奶奶的郑芝龙这狗东西,不知道给了巡抚多少好处,要马上处死我义父。而且还戒备森严,一点办法都没有,要不直接劫狱……要不就没那么麻烦了!”

    他临时改口,崇祯皇帝也就当没看到。这个水上飘,也是个目无法纪之徒。不过他有一点肯定说得没错,福建当地官员,或者说福建巡抚肯定收了郑芝龙不少好处。

    他记得眼下的福建巡抚是熊文灿,于是,他便问水上飘道:“是熊文灿下的命令,贴得告示?”

    “是啊,就是他。”水上飘一听,马上回答,对于这个普渡众生直呼福建巡抚名字的行为,似乎很是有好感。

    崇祯皇帝皱了眉头,想了下,有点无奈地说道:“他是福建最高官员,就算朝廷这边有人可以说上话,可要到福建去,三天时间,就是用八百里加急,也是来不及的啊!”

    水上飘其实也知道这一点,不过他是死马当活马医,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只见他不气馁地问道:“那群里有没有人,是和钦差大人说上话的,巡抚正好在接待他,只要有凭信,我冒死传达!”

    说到这里,他马上又补充道:“不管事情成与不成,定有重金酬谢,决不食言!”

    “钦差大人?哪个钦差大人?”崇祯皇帝听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派出了几个,有谁跑去福建了?

    水上飘一见,心中不由得失望,连钦差大人都不知道?不过他失望归失望,还是回答道:“礼部尚书徐光启徐大人,好像是专门来督促番薯的!”

    “哦,原来是他!”崇祯皇帝恍然大悟,徐光启这是直奔福建,先去挑选种植番薯的老农了吧,“这个可以,有关系!”

    一见这话冒出来,水上飘一激灵,而后激动了,精神一下亢奋起来:“真的?你真有关系?能让徐钦差和巡抚说说,救下我义父么?重金酬谢,你说吧,要多少银子,十万够不够?二十万也行!”

    看来当海盗还真是有钱,开价都是以万为单位的!崇祯皇帝想着,便吩咐他道:“银子的事情等会再谈,我想知道,你们海上讨生活,那对战船的打造,海战,南洋那边等等这些都熟悉吧?”

    水上飘琢磨出了一点意味,这人是关心战船打造,打海战和南洋的事情。这个时候,就算不知道,他都会说知道了,更何况他们还真知道呢!因此,他马上回答道:“熟悉,当然熟悉,只要救下我义父,在下刘金生,愿效犬马之劳!”

    “好!”崇祯皇帝很是欣喜有了个意外之喜,便对刘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金生说道,“你去找徐光启,只要对他说……,就说你是这人派来的,让他把李魁奇安排专人押解进京,他一定会这么办的!”

    水上飘听了有点狐疑,就凭这什么玩意就可以?而且这么快就回答了,难道这普渡众生和钦差关系很好?不会有诈吧?

    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会想到,这个普渡众生就是当今大明皇帝。不过如今有了这么一条路子,他当然不能放过了。于是,他说了句感谢的话,便从聊天群中退了出来。

    在某个密室内,一直闭目不言的水上飘忽然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几个同伴都用一种奇怪地眼神看着他。

    “我可能有法子救义父了!”水上飘不管他们,径直站了起来,翻出笔墨,歪歪扭扭地写起了东西。

    他的同伴听了,却没有丝毫惊喜,其中一人有点担心地问道:“刘哥,你刚才是做噩梦了,还是怎么的?闭着眼睛,那脸上的表情怎么那么多?”

    “……”水上飘一听无语,原来他们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是看到自己脸色变化,“你管得宽!先救义父要紧!”

    其他几人一听,围过去看他写什么。没想到却看到水上飘在鬼画符,根本就不是汉字。其中一人不由得问道:“你这是什么,难道是在画符作法救义父?”

    “不知道,先试了再说。”这时候,水上飘已经画完了,便一边吹干墨迹,一边站起来回答道,“你们躲好了,我去找钦差大人,要是有意外,救义父的事情就只能靠你们了!”

    “……”他同伴都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忍不住道,“刘哥,画个符就能迷住钦差,让钦差救义父?这……外面还没天黑呢!”

    “是啊,刘哥,大不了我们劫狱,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另外也有人跟着说话,明显不信水上飘的话。

    说实话,水上飘也不大信这么一个鬼画符就能让钦差大人真得不顾及福建巡抚的面子,能把义父救下。但聊天群这么奇怪的事情都有,就姑且一试吧,“那郑芝龙会让我们劫狱救出义父,可能么?时间还早,我赶紧去试试!”

    他的同伴心中也知道劫狱肯定没戏,此时一听水上飘似乎心中也没有把握,不由得都有点绝望。要是刘哥再陷进去,人就更少了一个了!

    水上飘不管他们,收拾停当,便郑重地和这些同伴告别,而后义无反顾地出门而去。

    大街上,不时有军卒巡逻而过。水上飘知道,这些都是郑芝龙的手下,这么警戒,就是不想让自己这些人救出义父。于是,他低调地避开巡逻军卒,就往钦差行辕赶去。

    此时,在钦差行辕,徐光启正和来访的福建巡抚及他手下的海防游击郑芝龙说话。

    只听福建巡抚熊文灿笑着说道:“刚才那些人,都是下官从各地选出来的,就他们家种的番薯最好!”

    徐光启听得点点头,脸上也带着笑容说道:“如此甚好,本官省了不少时间,明日就前往广东,先行在那边推广番薯,产量多一些,也多少能缓解下我大明粮食之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