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328 反转
    “有大人出马,必定能行。如此善事,活人无数,大人这是积大功德。”海防游击郑芝龙脸上也满是笑容,抱拳钦佩地说道。

    对于他,徐光启只是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并没有过多表示。

    对于这人,他也有了解。在这福建地界,算是大名鼎鼎的了。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人会做人,懂得利用民心,讨好上官。看他那八面玲珑样,就能知道一二了。不过终归是海盗出身,不是良善之人。

    徐光启正这么想着,忽然一名亲卫入内禀告道:“大人,有人在外面求见,说是有这份东西,大人一看便知是何人派他过来的。”

    徐光启听得眉头一皱,搞这么神秘是什么意思?难道什么人派来,还需要隐瞒不成?

    这么想着,他便一招手,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自己一看就知道何人派来的?

    熊文灿一见,便起身告辞道:“大人有客,那下官告辞,明日为大人践行!”

    “末将告辞!”郑芝龙紧随巡抚,跟着双手抱拳说道。他脸上始终挂着浅浅地微笑,看着更像是个生意人,一点都看不出是个大海盗。

    徐光启刚从亲卫手中接过了一份折叠起来的纸,还没展开看,见熊文灿要走,便顺手一挥,对亲卫说道:“替本官送客!”

    熊文灿和郑芝龙离开大堂,往外走去。两人的关系似乎很是亲密,互相低声说说笑笑,倒也和睦得很。

    在行辕门口,有一人站在边上,似乎在等待。熊文灿倒没在意什么,抬腿便往府门外轿子所在走去。可郑芝龙顺眼一瞧,当即吃了一惊,立刻站住了身子,大喝一声道:“刘金生?”

    这人就是水上飘刘金生,他没想到郑芝龙竟然从钦差行辕里面走出来。想躲避之时,已是来不及,被他认了出来。

    见势不妙,刘金生也管不了什么,连忙想逃。但郑芝龙可不会让他跑掉,当即大喝一声道:“抓住他,他是李魁奇的干儿子!”

    这门口不但有行辕的钦差亲卫,还有巡抚带来的兵丁,原本散落在一边,听到这话,马上围拢,刘金生想逃,却是晚了!

    熊文灿看了下这边的情况,并没有任何表示,低头钻进了轿子,就准备走了。似乎刚才就没事发生过一般,或者这事微小到他直接忽略不计了。

    而郑芝龙看着被手下刀枪逼住的刘金生,不由得大笑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如今得来全不费工夫。刘金生,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来这里抛头露面,真是晕了你的头!”

    刘金生一听,不由得也很是后悔。原本以为来钦差行辕试试,就算不成也可以走人。可没想到,这郑芝龙竟然在钦差行辕,还被他给撞见了。这一刻,他有点绝望了!

    只见他脸上露出恶狠狠地样子,大声喊道:“你这个吃里扒外,出卖兄弟的贼子,官府的走狗,老子和你拼了!”

    一群兵卒拿刀枪顶着他,还想去和郑芝龙拼,这又怎么可能!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正在这时,先前进去禀告的亲卫从大门出来,看到这个情况有点吃惊,当即上前喝道:“怎么回事?都散开了!”

    说到这里,他又对刘金生,略微露出一丝恭敬说道:“大人有请!”

    “……”刘金生愣住了,他没想到,那鬼画符真起作用了。

    “……”周围的兵丁愣住了,这不是海盗么?怎么钦差还请他进去了?

    “……”郑芝龙愣住了,他不知道钦差亲卫有没有认错人。

    “……”正准备喝令抬轿走人的熊文灿愣住了,脑中都是浆糊,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围住刘金生的兵丁要散去,郑芝龙便反应过来,有点急了,大声喝道:“不要放了他,他是海盗,是李魁奇的义子,朝廷的通缉犯!”

    “……”刚才说话的亲卫听到,他也愣住了。这个人怎么是这等身份,那大人是不是搞错了?

    不过刘金生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又怎么可能不作为!他连忙向那亲卫大声说道:“这位将爷,刚才那纸是小人给的,小人是受人所派,送给钦差大臣的,有急事要求见钦差大臣!将爷……将爷……”

    亲卫被他这么一喊,回过神来了。想起钦差看了那东西后的表情和言语,眉头稍微一皱,心中便有了决定,当即一挥手道:“得罪了,来啊,想给他搜身!”

    刘金生听出有戏,马上配合,丝毫不抵制。而郑芝龙却看得脸色大变,他知道就是再说,钦差的亲卫也不会鸟自己。于是,他一转身,连忙往熊文灿那走去。

    这时,这边已经搜完身了。那亲卫当即让另外两人紧跟刘金生后面,带着他往里面走去。至于其他人,他压根就无视掉了。

    “中丞大人,那刘金生出现在这里,末将怕和李魁奇有关。您看……”郑芝龙低声向熊文灿请示道。

    熊文灿的脸色有点难看,他看看郑芝龙,见他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眉头一皱又想了下,便从轿子里出来,准备重新求见钦差。

    在大堂内,亲卫快步上前,低声向徐光启耳语了一会,把外面的情况做了禀告。而后站在一边,紧盯着堂下的刘金生,手握刀柄,严阵以待。

    徐光启皱着眉头一想,而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从面前案几上拿起那张纸,冷声喝问道:“这是从哪里来的?”

    “是……是小人画的。”刘金生稍微一犹豫,最终决定如实禀告道,“不过是别人让小人这么画,说……说大人您一定知道他是谁!”

    这一刻,刘金生又有点忐忑了。就怕这事不靠谱,或者说这人能量不够,没法让钦差答应救义父的事情。

    他说完之后,细看钦差,却见钦差眉头一皱,似乎不甚满意,顿时,他的心里就更忐忑了。

    徐光启想了会,便再问道:“那这人如今在何处?”

    “在……在京师吧!”刘金生说完之后,心中暗道要糟了。说真的,这事说出来谁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