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350 到达汉城
    于是,第二天早上,卢象升离开的时候,还带走了选出来的十多个海西女真。

    按理来说,登莱巡抚不驻扎皮岛才是正常的事儿。因此,对于中丞大人带着标营离开皮岛一事,道上的军民并没有感到奇怪。他们原本要干嘛还干嘛,也不会因为岛上加强防备而紧张。毕竟这样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最关键的是,他们不相信建虏还真能攻上岛来。

    看着皮岛马上越来越远,魏木兰在聊天群中私聊崇祯皇帝,把卢象升命令的事情都做了禀告。她有点担心,女真人是否真得可靠?

    对于这事,崇祯皇帝倒是相信卢象升的判断。打个不正确的比方,就像汉族中有汉奸一样,女真人中照样也有。不过于汉奸不同的是,汉奸为了自己的利益能出卖同胞;而这些女真人是为了报仇而与同族开战。这种事儿,对于大明来说,也是常见。就比如说满桂,他就是蒙古族的,但他一直在为大明效力,照样打蒙古人。就算是后世,在抗日战争时期,也照样有日本人打日本鬼子。

    因此,崇祯皇帝让魏木兰不用担心,反倒是他对魏木兰有点担心:“卢象升准备奇袭辽东腹地,你一个女孩子,以前并没有经历过,能扛得住这种艰苦的事儿么?而且,这事还很危险的!要是不行的话,你还是别去了!”

    想想也是,魏木兰以前只是怡红院的头牌,年龄也才十多岁而已。平时陪同在卢象升身边,倒也没有什么。可即将到来的奇袭,就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了。崇祯皇帝有点担心,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魏木兰一听,心中不由得一热,她没想到皇帝竟然如此为她考虑,便连忙回答道:“陛下放心,属下可以的!”

    回答了之后,她想了下,又马上补充道:“卢中丞这边去到辽东腹地,不能没有属下的。”

    崇祯皇帝看到她的回答,倒是松了口气。如果魏木兰可以,那就太好了。消息能随时送到卢象升那里,对于他这个队伍的机动就有非常大的好处。

    他正这么想着,忽然,又一条私聊过来了,是在陕西的吕瑞鹏发过来的:“陛下,洪中丞领军杀进了山西保德州,流贼有所防备,闻风而逃。如今洪中丞已收复保德州城,但……但保德州城已成鬼城,没有什么人了。”

    看来那王嘉胤还是谨慎,派有探马警惕着。这些贼人就是这点不好,一有风吹草动,就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就跑了。最糟心的是,这些贼人每到一地,就会把当地给糟蹋了。

    崇祯皇帝想了下,便给吕瑞鹏吩咐道:“让洪承畴领军追击,不要给流贼有时间再去攻打城池。另外,朕亦会让宣大总督派兵参与堵截。”

    说完之后,他马上联系张凤仪道:“你和马祥麟领本部人马前往宣大总督处,令他就近派军拦截围剿蹿入山西的流贼!”

    “末将遵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张凤仪马上回应,而后便去找辅臣薛国观,由薛国观开出证明后,便和马祥麟开拔了。

    原本白杆军在抄家晋商后,是准备回四川了的。可流贼又起,晋地边军多有溃散,因此不得不继续坐镇宣府,就只有秦良玉一个人先回四川了。

    崇祯皇帝从聊天群退了出来,便向内阁发出旨意,让他们补发圣旨给各处。聊天群虽然快捷,可毕竟是空口白话,圣旨还是要补发的。像这种通过聊天群发号施令的事情,特别是像调动军队的事情,还是要少做,并尽快补发圣旨,否则万一以后有人居心叵测,假冒圣意传话,就会有麻烦的。

    做完了这些事情,崇祯皇帝便吩咐身边轮值的高时月叫来他选定的那十来个宦官宫女。看着他们都集中精神在听了,便说道:“朕得那些手稿,你们都看过了吧?”

    他指得是《射雕英雄传》的前面十多章,这些章节写出来后,便让宦官宫女中有些文采的人先看了。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便说道:“那朕就口述以后的章节,你们速记,而后整理成册,发给兵部给事中刘懋即可!”

    用毛笔速记,如果只是一两句话的速记还好,但连续不断地说话,速记的速度就跟不上了。不过如今人多,他们自会分工,倒也不用刻意降低语速了。用了这种方法来写作,对于崇祯皇帝来说,倒是能轻松不少。

    再说东江副将陈继盛坐船日夜赶路,终于赶在建虏到达汉城之前先行赶到了。

    此时的汉城,还能到处看到以前倭寇入侵时留下的痕迹。当初的战事,汉城被朝鲜自己人和倭寇反复糟蹋,不要说宫殿了,基本上烧了个遍。在光海君时期也只是将宗庙和主要宫殿进行了修复。仁祖时期,也还没有全部修复完毕。

    听说大明副将陈继盛领登莱巡抚的军令前来,仁祖不敢怠慢,连忙领文武百官迎出城来。汉城的百姓也纷纷出来观看,一时成了盛事。

    如果换了之前的话,可能还不会有如此的盛况。但建虏肆虐朝鲜北部时,登莱巡抚亲自领军,连续两次伏击,把建虏的两千护粮军几乎全歼,迫使建虏停止了劫掠,就停留在了北方毫无动静。这消息终于传回了汉城,让朝鲜君臣及百姓大为振奋,连声称快。

    也因此,朝鲜君臣对于现任登莱巡抚更为钦佩,甚至还带有一丝惧意。要知道,大明的登莱巡抚,一直是有管辖朝鲜藩属国之责的。如今这个登莱巡抚竟然还有如此本事,朝鲜的事儿见更为仰仗他,自然就不敢怠慢了。哪怕此时名义上已经和大明脱离了藩属国关系,和建虏结为兄弟之邦,也一样隆重迎接了。

    等双方到了殿内讨论正事时,陈继盛便拿出了卢象升的信件,转给了仁祖。

    仁祖不敢怠慢,甚至是净手之后才接过信件,展开细看了起来。底下一起陪同的吴达济等掌权的三学士,则是盯着仁祖,心中猜测着登莱巡抚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