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373 宁可杀错不能杀漏(第三更)
    最快更新崇祯聊天群最新章节!

    “查吏曹判书崔鸣吉私通光海君,企图谋逆,满门抄斩!”

    “冤枉啊,王上,小臣是被冤枉的啊!”

    “来啊,斩立决!”

    “……”

    围观的百姓,都有点麻木地看着刑场上,原本一个个高高在上的大人们,就那么一刀两断,首级滚落一地。

    稍微远处的百姓,虽然不敢喧哗,却是在低声讨论着。

    “这是第几位大人了,第三还是第四了?”

    “是第五位了,昨儿还是高高在上的,今天就全家抄斩了,可怜啊!”

    “王上这次是怕了吧,就怕光海君复位,看着谁都有嫌疑,宁可杀错,不敢错过!”

    “嘘,小声点,这话可不能被听了去,否则捏死你都比捏死一只蚂蚁轻松!”

    “……”

    在一些偏僻房子里,也有人在低声说着话。

    “大金的军队怎么还不来?我们已经有位朝中做内应的大人被杀了!”

    “没事,你没看到其他人也被杀了么?就让这昏君杀吧,我们尽量低调点,不要引人注意。最好让昏君杀个尸横遍野,这样等大金来了后,想投降地就更多了!”

    “对,让另外几家大人谨慎点,千万别透露主和的意思。要不准保会被王上怀疑,一口咬定要死战才行!”

    “……”

    宫内的仁祖,这几天都没睡好,眼睛中充满了血丝。当他的目光冷冷地扫向谁时,谁都怕得瑟瑟发抖。只是今天一天,宫内就仗死了三名宫女,两名内侍。罪名就是怀疑其私通光海君,有通风报信之嫌。

    此时的他,正犹如饿狼般盯着领议政兼都体察使金鎏,声音阴冷地问道:“领议政,去明国求援的人有回来么?”

    “回王上,尚未回来。”金鎏回答完,害怕仁祖发怒,连忙又解释道,“那明国陈继盛副将估计走得快,很可能信使要到皮岛才能联系上明军。老臣估计,在这两日内应该也有消息了。”

    仁祖听了不放心,马上又吩咐道:“再派信使,告诉上国,朝鲜境内的建虏,很可能会大举南下,务必让上国一定派兵救援!”

    “是的,王上!”金鎏答应一声,而后有点犹豫,不知道要不要把听到的消息禀告给王上。

    他还在犹豫,仁祖又问他了:“南汉山城中存了多少粮食了?”

    “回王上,王都中的粮食储备已经全部搬去南汉山城。如今王都的粮食反而不足,恐怕再过几日,粮食便无以为继了!”金鎏听了便如实奏道。

    仁祖一听,犹豫片刻,便又问道:“那建虏到了何处,可有消息?”

    “听说还在铁山附近,并未东向。”金鎏应付仁祖时间有点长了,那汗就出来了。

    “听说?”仁祖一听,顿时就怒了,“寡人不要听说,寡人要确切的消息。你身兼都体察使,就告诉寡人说听说?”

    金鎏一听,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吓得匍匐在地,告罪道:“臣有罪,臣立刻尽快核实!”

    “还有他在那里,如今在干些什么,也要打探明白,知道么?”仁祖厉声喝道,“寡人不要听可能,应该,寡人要确切的消息,不得糊弄寡人,明白么?”

    “老臣明白!”金鎏立刻回应道。

    仁祖似乎有点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可他忽然又有了精神一般,再次盯上领议政,冷声问道:“卿告诉寡人,朝中还有心怀不轨者么?”

    金鎏一听,心中暗暗叫苦。原本一开始的时候,他很乐意回答,也因此,让一个政敌,两个得罪过他的同僚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可仁祖似乎没完没了地,一而再再而三地问他,要逼他说,稍微有点犹豫,语气言辞中似乎还会怀疑到他头上,让他不得不顺从仁祖的诱导,只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此时又问,他便顺着仁祖的意思回复,于是,又一个被怀疑为私通光海君的人被定性了下来。

    但夜幕降临,金鎏从王宫出来时,整个人如同虚脱一般,就坐在轿子里一动都不想动。

    说真的,他有点恐惧了。虽然他位高权重,平时表现,又是坚定地反虏派,可仁祖自从光海君被建虏救走之后,就疑神疑鬼,看谁都有嫌疑,实在让他有点难以应付。

    以前劝进说仁祖不要杀光海君,以示王上仁慈的那些人,不管是否真实想法如此,是第一次被仁祖杀了的。而后便是那些立场不坚定,有意思表明可以和建虏和谈的人。

    这种状况,除非光海君死了,或者说建虏退回辽东,才有可能改变。但这可能么?反正他是不相信会发生这么好的事情。

    今天因为禀告上有言辞问题,自己已招致王上不满。也不知道谁会不会因此进谗言,觊觎自己的位置?金鎏如此想着,实在有点担心。

    换成他是别人,他都有很多手段来进谗言,比如说自己居心叵测,从未在军事上用心,就是因为早已私通建虏,私通光海君,所以无所谓建虏是否打过来,明军是否已支援等等。

    一想起这,金鎏不由得不寒而栗。以他对王上的了解,只要这些话传到王上的耳中,那自己肯定会遭受怀疑。一旦被王上怀疑,要想解释清楚就难了!

    这一晚,金鎏的脾气很不好,据说杖死了两个说笑被他撞见的侍女。

    又过了两天,金鎏还未来及查实光海君和建虏的动向。建虏大军便已出动,一路上势如破竹,根本就没有像样抵抗,全都闻风而逃。建虏大军以一日百里的速度,迅速向朝鲜王都逼近。

    仁祖在夜里听到建虏转瞬将至的消息,吓得连夜摆驾南汉山城。百姓更是无从适从,哭爹喊娘,有的跟着王上的队伍走,有的散落去山里,乱成了一团。

    建虏的骑军确实快,就在第二天早上,王都的人还未走光,就已经到了。

    一反常态的是,这一次,建虏没有烧杀劫掠。相反,他们甚至还组织朝鲜百姓灭火,而后打出了旗号,说他们是来帮光海君复位,惩治那谋逆的侄儿李倧,也就是仁祖。

    这旗号一出,不少朝鲜士人便投靠了光海君。他们相信,在建虏强大的兵力下,光海君肯定能复位成功。那他们最先投靠光海君的,肯定能得到重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