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376 张定国的问题
    “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要深入辽东腹地了,你年龄小,还是一个女孩子。”卢象升真诚地说道,“此行有多危险,自不必多言。其中之辛苦,或昼伏夜出,或日夜赶路,或夜无眠,或饥无食,你还是留在岛上吧?”

    魏木兰是崇祯皇帝所派,他是无权命令的。不过他实在觉得魏木兰跟去的话,怕回不来,便不得不劝上一劝。

    温木兰听了,展颜一笑,格外动人,只听她笑着道:“陛下旨意,乃是下官要在中丞大人身边,随时传达消息。此去辽东腹地,更是需要知道多些消息。下官随行,才能最大可能保证中丞大人的行动。至于下官自己,无碍的!”

    她并没有说,崇祯皇帝其实也担心过她,可以让她不跟随。只是她决心已下,这事就没有提得必要了。当然,对于卢象升的担忧,她也很是感激,就更是坚定了她的信念。

    卢象升见劝不动她,能感觉到她心意已决,便不再劝,继续去巡视岛上诸军了。

    魏木兰静静地坐了一会,便把岛上的情况给崇祯皇帝汇报了一下,表示这边准备得很好。

    崇祯皇帝听了,就等消息进一步确认后再命卢象升出击。他刚想从聊天群中退出来时,忽然聊天群中有人找他。

    “普渡众生,群主,有事找你!”

    崇祯皇帝一看,却发现是这段时间似乎一直没有冒泡的那小屁孩张定国。对于这个流贼中的小孩,他倒是有一份好奇心,同时也想了解下流贼的情况,便接腔道:“找我什么事?”

    “你不是在朝廷里面有关系么?我问你个事,行不?”张定国马上问道。

    崇祯皇帝一见,得,你小屁孩一个,都想着要在朝中拉关系了?他感觉有点好笑,便继续问道:“有事快说,我忙着呢!”

    如果换成之前的话,估计张定国会恼,反正他觉得他不怕群主。可此时,他并没有表现出叛逆的一面,而是乖乖回答道:“听说皇上下旨,只要我们肯投降,朝廷官军不能杀我们?”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被洪承畴、马祥麟和宣大总督所派的大同总兵吴襄所部围追堵截,终于走投无路要投降了?

    崇祯皇帝这么想着,心中倒也高兴。要是这时候就把流贼问题解决了,那就太好了,接下来就只需要专心救灾就可以了。

    于是,他连忙回答道:“对的,据我所知,皇上确实有下旨,只要你们肯投降,就会组织你们去兴修水利……”

    他正说着,剩余的字还没有显示,就见张定国冒出一句话来,生生地把他后面的话给憋了回去:“别那么多废话,我就想知道,杀还是不杀?”

    “……”崇祯皇帝无语,你这个小屁孩,怎么这么霸道?

    “你一个小孩子,说话可要讲礼貌哦!”魏木兰见义勇为,挺身而出,提醒张定国道。

    “没你的事,一边待着去!”张定国竟然还是很横,“群主,是个爷们的就回答,杀,还是不杀?”

    其实崇祯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皇帝之前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可这小屁孩还是很坚持,让他有点无奈。但这事上倒也不好不回答,再说了,和一个小屁孩生什么气?

    于是,他便依张定国的意见道:“不杀!”

    谁知这还没完,就见张定国又接着道:“你保证?”

    “保证!”崇祯皇帝回答完了之后,便马上追问道,“你们投降还有担心的话,为避免误会,或者我可以牵线搭桥,让你们尽量放心投降,怎么样?”

    这话出去后,张定国稍微等了会,才冒出一句话来:”谁说我们要投降了,狗官没一个是好东西!”

    “……”崇祯皇帝一听无语,敢情说了那么多,你是闹着我玩?

    沉默了一会,他追问一句道:“那你为什么要问这个?”

    这一次,张定国倒也回答得够快:“我有几个要好的同伴实在跑不动了,义父说要把他们扔给官兵,我有点担心,就问一问了!”

    听他说起这个,崇祯皇帝便私聊吕瑞鹏道:“那边剿贼情况如何?”

    “回陛下,流贼逃得很快,洪中丞本来还能咬紧流贼,但前几天开始,大量老弱被流贼抛下,洪中丞为安置这些老弱,已经被甩开了。”吕瑞鹏对于皇帝问话,当然是立刻回答了。

    崇祯皇帝听了,便又问张凤仪,发现她那边也是,流贼并不和官军作战,就只是拼命跑,一路上把队伍中的老弱抛下,延缓官军的追赶。剩下吴襄那路,因为没有聊天群成员在,无法得知具体情况,想必应该差不多。

    他正想着,却见张凤仪私聊他道:“陛下,末将夫妇在追击这些流贼的时候发现,似乎有不少晋地溃兵加入了流贼队伍。虽然眼下流贼的人数大大减少,可其战斗力,怕是会比之前更强一些了。”

    这是崇祯皇帝之前最担心的情况了,没想到有些东西,并不是蝴蝶翅膀随便扇动下就能改变的。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洪承畴从西,白杆军从东,吴襄的大同军往南,其他地方兵马就地严防,在逐渐缩小包围圈。能围歼他们最好,不能围歼的话,赶往关外草原,让他们去搅乱草原局势也成。

    他不知道的是,这些流贼在逃跑的过程中,顺手已经灭了好几个村堡。就比如说此时,四十二营流贼,正聚集在一处刚被他们攻破的村堡中议事。这多出来的流贼,是晋地的贼人,被白杆军从东面赶过来的。

    这堡中乡绅的院子很大,一个个篝火堆烧着,周围坐着各路头领,而王嘉胤则坐大堂台阶处,拍着手大声说道:“各路兄弟们,这些日子,我们被官军撵着,就没好好休息过。这种日子可不能一直下去,否则迟早有一点,我们会被官军追上的。”

    “对,那洪阎王的能耐,我们是见过的。要打起来的话,肯定损失惨重!”

    “还有那白杆军也是,那可是拼得建虏都害怕的土司兵,和他们打,难啊!”

    “那大同总兵不也是,从山海关那边调过来的,以前也是和建虏打仗的军队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