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386 攻城
    城外,王嘉胤在一群头领的陪同下,对着代县城头指指点点。只见他笑着说道:“看到没有,城头兵力不足吧,我们人多,先行围城一起攻打,不给城里组织丁壮的机会,争取一鼓而下!”

    突然袭击的好处,就是能让一般县城的兵力不足,临时再去动员丁壮守城,必然会手忙脚乱,很难奏效的。

    其他头领自然是带了眼睛的,他们自己也能看到城头的情况。见城头那边在骑军的骚扰下,虽然冒出了不少人头,可数量相对城头来说,还是显得很薄弱,显然确实如盟主所说,事起突然,以致城头兵力不足。

    “盟主哥哥说得是,城里确实兵力不足!”

    “咱们突袭而至,能一下关闭城门上城头防守,已经是城里那狗官的厉害了。”

    “要是打下了代县,不但能让那做生意的总兵赶紧来救援,还能让我们好好在城里休息一番,然后以逸待劳,打他娘的!”

    “不错不错,看来今晚可以在城里歇息了!”

    “……”

    各个头领看完城头的情况后,大都乐观,纷纷大声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王嘉胤扫视下他们,那脸上笑盈盈地,显然心情很好。他知道,像这种松散型的盟友,必须要用胜利,才能让他们团结在自己周围。否则要是诸事不顺的,绝对会各奔东西。

    他等了一会,让他们也都畅快了下后才说道:“各位头领,让你们手下的骑军继续骚扰城头,不要让他们有休息的机会。等步军一到,便是我们攻城的时候!”

    “好,听盟主哥哥的!”闯塌天立刻回应一声,马上让手下去传令了。

    “盟主哥哥放心,这就去!”闯王也是抱拳回应了下,立刻让身边的亲卫前去传令。其他头领也是,纷纷传令,让骑军继续绕城骚扰。

    流贼中的骑军,多是边军溃兵。他们和一般由灾民的流贼不同,知道大炮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看着厉害,可其实一炮最多死个几个人而已。只要避开炮口方向,或者尽量跑到城底下一些,就会很安全。

    因此,这些骑军并不多怕城头上的大炮,继续哇哇叫着绕城而驰,并时不时往城头上射一箭。就算射不中,也喊得很响亮,似乎比射中还高兴一般。

    这种喧哗的声音完全包围了代县城池,声音很响,让在官衙中的县尊都差点钻了桌子底下,惶惶然而双股颤栗。

    县尉虽然比县尊强一点,可从他的脸色上看出,似乎也是很惊慌的样子。按理应该在城头的他,却一直站在门口,对屋里的县令说道:“县尊休慌,有属下在,贼人休想进得屋来!”

    就在他们惶恐的时候,忽然从外面冲进来一个衙役,看到县尉在,便双手一抱拳致礼,同时大声说道:“孙大人有令,请县尊和县尉上街安抚百姓,只需在街头走动即可,让百姓看到而安心。城头上有孙大人,绝不会有事!”

    一听这话,县尉先壮了胆,连忙进屋去和县尊说下。他们两人,不敢不听孙传庭的话,也相信孙传庭的本事。只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让他们上城头,那演戏的本事还是有的。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太阳到了头顶时,流贼的步军终于赶到了。漫山遍野地,密密麻麻都是人头。这种散漫的没有军纪约束的方式,反而让城头上的人看了,有种贼人多得无边无际的感觉。

    “孙大人有令,除瞭望哨之外,其余军卒全都休息。那些骑军是不可能爬上城墙的,全都放心休息好了。”一名传令兵大声喊着,稍微弯着腰,避免被城外射来的流矢射中,绕着城头,小跑着大声喊着。

    城头箭楼里,百户有点担心地说道:“族长,这流贼怎么有这么多?”

    孙传庭却没理,只是皱着眉头,一直在扫视城外的情况,等过了一会后才说道:“秦晋两地的贼人都被朝廷官军赶到一块,有这点人数有什么稀奇!你且看,城外步军,那些攻城用的简易云梯也有个上百架。看来这些流贼是早有准备,想仗着人多,四面攻城。呵呵……”

    很显然,百户是在看城外的人数,而孙传庭却在核实城外攻城云梯的多少。两人的观察重点,就不在一个点上。

    听到孙传庭有点鄙视的冷笑声,百户没来由地心中一宽。大人很显然信心很足,这就好了!

    看到城外步军正在埋锅烧饭,孙传庭当即传令道:“传令下去,按事先约定,由城中大户一道提供食物。除现有城头上的兵力之外,其他不得上城,不得有误!”

    “是,族长!”百户立刻答应一声,马上让人去传令。

    孙传庭就没有料错,城外流贼步军刚吃了饭,没有任何休息,就开始围城了。没有任何其他措施,流贼就仗着他们人多,几乎是四面八方同时开始攻城。

    流贼躲在盾牌的后面,吸引着城头守军的注意,掩护着流贼中的弓箭手,还有那些火铳手往城头上进行远程压制。抬着简易云梯的流贼则呐喊着往城墙下狂奔。

    城头上,守军自然开始还击。火炮重新轰鸣,在城外犁出一条条血肉模糊的深沟。城头上的弓箭手和火铳手也往下招呼,试图阻止流贼靠近城墙。

    然而,流贼的人数很多,几乎是没有任何迟延,蜂拥而去的流贼便冲到了城墙下,手忙脚乱地开始架着云梯就往上爬。

    这样的场景,一处,两次,三处……没多久,代县县城的城墙外侧,就已经竖起了一架架的简易云梯,那底下都是流贼,踩着梯子开始往上爬。

    直到这时候,孙传庭才冷冷地下令道:“吹号!”

    但一声长长的号角声,在喊杀声中响起时,城头上的守军,便往梯子所在,开始丢滚木礌石。

    顿时,这些东西几乎就没怎么浪费,砸在了底下聚集着的流贼身上,砸得他们死伤一片。

    城外远处,紫金梁王自用看得有点心疼,不由得说道:“死了好多兄弟!”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这还是攻城,死人就更是不可避免。”王嘉胤却丝毫没有受影响道,“事起突然,小小县城能有多少滚木礌石积蓄,等没了这些,看他们还怎么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