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393 招安张献忠
    “义父,刚才那和尚联系孩儿了,说只要义父能接受招安,协助朝廷剿灭流贼,可成为延绥巡抚手下游击。”

    张献忠听得又是大惊,要知道他造反之前,当过边军,后来成了一名捕快而已。这一招安,就能成为游击?还是延绥巡抚……等等,怎么是延绥巡抚手下,那个可是洪阎王啊!

    他正想着,张定国又开口了:“义父,他还说,其他农民军头领如果能接受招安的,也都和义父一样成为游击,会成为朝廷正规边军,主要作战目标是对付蒙古鞑子!”

    对于陕北的人来说,和蒙古鞑子打仗乃是司空见惯之事。以前更是几乎年年蒙古人都会南下打草谷,就最近这两年没有了蒙古人的踪影而已。当然了,也有明军主动出击草原,做类似打草谷的事情,不过一般这种事情不会上报,不公之于众。

    如果是对付蒙古鞑子,那成为延绥巡抚手下游击,也说得过去了。张献忠这么想着,可心中还是没底,第一,这鬼神附体般的事儿到底是不是真的?第二,朝廷招安的决心是不是真的?这一下子就得了个游击,能有这么好的事情么?

    这空口白话的,他实在难以下决心,因此就对张定国说道:“你问他,总不能一句话就让为父相信他吧,有什么可以作为凭证的?”

    张定国一听,便又进入聊天群,用群主刚打赏给他的成就值私聊群主道:“我义父说,空口无凭,怎么让我义父能相信你说的话?”

    崇祯皇帝听了,他早就料到会这么说,因此,已经想过,便马上就回答道:“告诉你义父,他没得选择,要么被剿灭,要么接受朝廷招安,协助朝廷剿灭流贼,还地方一个安宁。另外,你再跟你义父说,这个游击还只是暂时的,要一年半之内立下对阵蒙古鞑子的功劳,才能成为正式的游击。”

    说到这里,他停了停,让张定国多点时间记住,而后又补充道:“至于凭证,我可以让代县县令或者原郎中孙传庭写好凭证传到城外。”

    崇祯皇帝说完之后,想了想,觉得没问题,就又补充解释道:“大明在解决流贼作乱地方后,将很快对蒙古用兵,为陕西、山西等地的灾民找到一条解决饥荒的路,就是占领河套平原。眼下草原上的蒙古鞑子正在互相打仗杀戮,正是我们大明的机会。你问你义父,是荼毒地方,成为一个让祖宗蒙羞,最终让朝廷剿灭的贼人,还是为老乡打下生存空间,为大明开疆拓土,做一个类似汉之骠骑大将军,能光宗耀祖的堂堂男子汉?”

    他不怕流贼传出这个事,就如同蒙古人觊觎关内的繁华一般,大明想要河套也不是没有过。以前甚至还占领控制过,不过军力衰退的时候又退回关内。

    这个事情一说出来,对于解决灾民问题,就有个妥善方法了。特别是陕北人都知道,黄河流过河套,那边的土地最为肥沃,就那些蒙古人整天就知道放牧,白白糟蹋了那么好的地方!

    如果这几万精锐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流贼能为大明所用,成为对付蒙古人的一支力量,这也将极大地增强陕北军力。当然了,这些精锐流贼其实大部分就是边军出身,也算是补回边军的损失了。

    要让他们相信,当然是要拿出点实际的东西,如同刚才的回复说空口白话,没有多少人能相信的。

    张定国一听,有点激动了,连忙答应一声,就退出聊天群对张献忠转述了普渡众生刚才的话,而后语速有点快地说道:“义父,孩儿感觉是真的!”

    张献忠听了,并没有马上说话,眉头又皱了起来,陷入了思考之中。

    张定国等了一会后,忽然又开口说道:“义父,他刚才又说,留给义父的时间不多了,答应完了,延绥巡抚和白杆军便赶到了。到时候他们只是多费点力气,就算没有内应,也照样能剿灭我们……”

    听到他说话,张献忠重新抬头看他,隐隐感觉到了这些话中的威胁之意。

    “他还说,他知道我们都是活不下去才造反的,因此就给了这个机会,将来的路怎么选,就看这一次的了。错过了这次招安,等大军杀到,就不会给出游击之职,就算没被大军所杀,活着也是俘虏,最多是一条丧家犬,亡命天下。”

    张定国说到这里,看到张献忠脸上显出一丝怒意,不由得连忙补充道:“义父,这些话都是那个和尚说的。”

    张献忠听完,又沉默了。不过也确实,让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作出选择,实在是有点难。

    又过了好一会后,他缓缓抬头,看着张定国说道:“你问清楚这个和尚的身份,他到底是什么人?能说这些话的,绝不是普通人,不要藏着掖着,鬼鬼祟祟的算什么,既然诚心招安,好歹亮明庙号。万一要敢骗我们,如若不死,定要前去京师讨个公道!”

    张定国听出了义父话中的含义,不由得有点欣喜。说句实话,他不想过这种天天逃命的日子,他也不想成为人人唾骂,祸害其他百姓的流贼,他也想光宗耀祖。如今,有了点这个苗头,立刻变得更为积极,连忙进入聊天群,私聊普渡众生道:“群主,我义父说了,这些招安的事情都是你做主,那你到底是什么人,在哪个庙的?都要说清楚,万一你敢骗我们,只要我们不死,就会去京师找你算账!”

    说完之后,他有点患得患失,就怕听到的结果不好,就连忙又补充道:“你说过,我们是活不下去才这样做的,你要真是诚心要招安我们的,就好好回答我义父的话,千万不要骗我义父,我们不是傻子!”

    崇祯皇帝一听,倒也能理解张献忠的这个要求。换个角度来说,他也感觉到了这个张献忠似乎还真是个人才,不是那种你一说就信,或者觉得不真就发飙的人,以后可以重点关注下。

    把身份对他们说,只要不影响群里其他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不敢再肆无忌惮地聊天,那就没什么。也就是说,把自己的身份说给他听也没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