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394 被撞破了
    这么衡量了一会后,崇祯皇帝便私聊张定国道:“好,我就告诉你,我是当今大明皇帝。”

    张定国看到,顿时吓得退出了聊天群,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去。要知道,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皇帝可是天上的神仙一般,只能仰视的存在。这一听说和他聊天对话的,竟然是皇帝,就算他比一般小孩不同,也不可能没反应的。

    边上的张献忠正在等着张定国说话,突然见到他这个样子,不由得也吓了一跳,不由得立刻问道:“怎么回事?”

    “义父,没事,没事,那人在吓孩儿!”张定国回过神来,脸色有点尴尬地站起来回答道,“义父稍等,孩儿再联系下。”

    说完之后,他这次不管张献忠那一脸的狐疑,自顾自重新进入聊天群,私聊崇祯皇帝道:“我还小是不假,可你明明是一个和尚,却骗我说是当今皇帝,你没一点诚意!”

    见到这个回答,轮到崇祯皇帝无语了,明明就是实话实说而已,怎么就没人相信呢!他暗自叹了口气后,回答张定国道:“你怎么知道朕是和尚?朕什么时候说过朕是和尚了?是普渡众生这个名字么?难道朕身为大明皇帝,想要普渡众生,有问题么?”

    “……”这次,轮到张定国无语了,感觉群主说得有理,自己说他是和尚,还真是一厢情愿而已。不过他还是坚持,“就算你不是和尚,但你怎么证明你是当今皇帝?我不信!”

    “呵呵,这个简单!”崇祯皇帝笑了,马上回答道:“你可以问问吕瑞鹏和马张,他们是知道朕真实身份的。”

    张定国之前和吕瑞鹏和张凤仪都有聊过,也相信他们,因此,崇祯皇帝这么一说,他就有点狐疑了,心中想着,难道群主真得是当今皇上?

    “再说了,朕要不是皇帝却冒充皇帝有什么好?吕瑞鹏和马张能和一个骗子一起来骗这事么?对不对?”崇祯皇帝继续诱导着问道。

    看到这句话,张定国不由得又信了一分,他当即私聊吕瑞鹏和马张。没有出乎意料,他们两人都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这一下,张定国就傻了,该不会说这个群主真是当今皇上吧?自己都那么和他在说话,这……这真是太……

    一时之间,张定国有点不知如何形容好了。过了好一会,就在崇祯皇帝有点不耐烦的时候,收到了张定国的私聊:“你……你真是当今皇上?”

    “如假包换!”崇祯皇帝看出李定国心中已是相信,便笑着回道,“要不你说,这群主不由皇帝来当,还能谁来当?”

    其实,这话的逻辑是有问题的。不过在张定国的心中,却很是相信这样的话,因此他再无怀疑,立刻回答道:“我……我……草民马上就和义父说。”

    说完之后,他都不等崇祯皇帝有反应,便马上从聊天群中退了出去,眼神重新聚焦,看向正等得有点不耐烦的张献忠说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义父,义父,那人,京师那和尚,其实不是和尚,他是当今皇上!”

    这话一说出去后,看到张献忠有点惊愕的样子,张定国就又用力点点头道:“刚才他说身份的时候,吓了孩儿一大跳,孩儿和另外两人去确认过了,应该不会有错,他就是当今皇帝,也是他,让孩儿招安义父的。”

    张献忠一听,想起来了,延绥巡抚都无法确定招安条件,但京师这个人可以,好像也能说得通,那人是大明皇帝了!

    不过这些事奇奇怪怪地,实在难以置信,想了一会后,张献忠低声对张定国说道:“你告诉他们,如果为父能在今夜拿到代县那什么郎中的亲笔信,再加盖县太爷官印的招降书,为父就信了,愿意招安!”

    他心中的打算,就是盯着张定国,他没有任何接触外人,却能让代县里面回应自己的要求,这事儿要真得可以的话,那就能确信这么神奇的事情是真的,那么招安的事情也就是真的了!

    张定国听了,便答应一声,重新进入聊天群向崇祯皇帝提了张献忠的要求。这本来就是崇祯皇帝提出来的,当然不会有问题,便马上通过温体仁去联系孙传庭做这件事。

    孙传庭也是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个园峤竟然是当朝首辅。文人之间的身份确认也没多大费事,得知外面的流贼首领中有人要接受招安,便也高兴,自是遵命和张定国沟通,约好时间联络。

    从这个时候,张献忠就一直看着张定国,等到夜幕来临之后,他就带上张定国,都不用找借口,在巡查营地的时候,偷偷地靠近代县城墙。

    由张定国在身边和城里的孙传庭实时沟通,自然不会有任何误会差错,很顺利地,张献忠就拿到了城头上射下的箭书,连忙准备赶回自己营地去核实箭书内容。

    谁知,正在这时,前面十几人拦住了去路,为首那人,有点狐疑地问道:“八大王,你鬼鬼祟祟地干什么?”

    张献忠出来干这事,那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因此除了带张定国之外,就另外一名老乡亲卫。此时被人发现,那心中是大吃一惊,想要杀人灭口都不可能,定睛看去时,发现说话那人是另一路头领闯塌天刘国能。

    一见是他,张献忠不由得松了口气。这刘国能是延安人,而张献忠则当过延安府的捕快,曾和刘国能之间有过交往,多少有些交情。同时他也了解刘国能,知道他是被延安府官吏逼反,是迫不得已的。

    不过为万一期间,他打了哈哈,想凭借交情混过去。但没想到的是,刘国能显然看见了什么,在支开他身边的随从,把张献忠单独叫到了边上,低声问道:“不要瞒我,你是不是和代县官府有了什么交易?”

    张献忠脸色有点不好看了,还想狡辩下,却听刘国能继续低声说道:“我们什么交情?你难道信不过我刘某?老实和你说吧,当这贼人非我自愿,你有什么门路的,看在以往交情的份上,也要照顾老哥一二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