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486 再也见不到了(第四更)
    不过如今这个时候,因为东江明军报复建虏的消息传了过来,沈阳周边的女真族人大都和沈阳城里有关系,已经第一时间转移到沈阳城中。这也让沈阳周边地区在野外活动的人口大幅减少,甚至是绝迹。从而给了卢象升所领的八百骑军有了潜伏过来的可能性。

    夜幕即将降临,护卫魏木兰的两名锦衣卫校尉各拿着一张很大纸的左右两侧,让那张纸能竖在那里,方便前面的一群人能看清。而卢象升就站在边上,用手指着那地图说道:“这是花费了皇上大量心血,由魏小旗所画的辽阳周边地图。诸将都看仔细了,我们大概只有一天的时间,必须完成以下内容。”

    地图上都标有箭头之类,画着圈圈什么的,是一副辽阳地区作战图。黄得功和左良玉看到这张地图,都不由得暗暗吃惊。

    实在是这地图非常详细,不但标明了城外各处庄子,甚至有什么路口,道路,田地,骑军不适合的地形也都标出来了。把这张地图记在心里,完全能消除异地作战的不适。皇上……皇上真是太厉害了!

    他们这边在想着,卢象升已经转头看向一直沉默不语地刘兴治,用手一点地图上的一个庄子,沉声说道:“我们的首要目标,就是尽量兵不血刃地攻下这处庄子,解救刘都司的家人。这是陛下特意叮嘱,绝对不容有失!”

    看到刘兴治看过来,卢象升点点头道:“就由刘都司负责攻入庄子救人吧!”

    他说到这里,一边站着的魏木兰又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刘兴治,同时说道:“这是庄子的图,在前天时候,你家人都是关在红色圈区域的。”

    刘兴治听得一言不发,默默地伸手接过。只是魏木兰比较细心,察觉他那伸过来的手微微有点在抖。

    久经战阵的汉子,竟然也会手抖!魏木兰心中明白,刘都司这是紧张了。在要救他家人的当口,在要见到家人前的时刻,刘都司紧张了!

    她能体会到刘都司的心情,因此微微一笑道:“都司放心,之前陛下让人核实过,你家人虽然有点遭罪,但都还活着,很快就能见到了!”

    刘兴治听了,抬头看了魏木兰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感激,点点头。不过仍然没有说话,接过那纸后立刻看了起来。

    他边上站着的毛承祚见了,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但并没有说什么,心意就在这一拍上了。

    卢象升看完了这一幕后,便扫视面前这几位将领道:“等到约定时刻后,刘都司应该能救出他的家人了,你们也可各自下手自己的目标,等到得手后尽量制造最大的动静,声势要大,让沈阳城内的建虏摸不清底细。如此一来,等到白天我们再故意露出个破绽……”

    等到卢象升把全盘计划解说确认完之后,天已经黑下来了。是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倒也方便晚上行动。四名将领立刻抱拳向卢象升告辞,而后便各自去忙了。

    卢象升接着转头看向魏木兰,脸色严肃地说道:“接下来会是我们最危险的时候,你还是和刘都司的家人先走吧!”

    “不,我得留在中丞大人身边,这样中丞大人才能及时了解各处的消息,皇上也能知道中丞大人的行动。”魏木兰同样很认真,摇头回答道,“中丞大人放心,我能行的!”

    卢象升听了,盯着魏木兰一眼,心中叹了口气。这个小姑娘真是倔强,明显比出发之前瘦了不少,能看出来很累,却还在坚持。虽然锦衣卫这边,自己管不到。可回去之后,在战报上一定要言明,此战首功,当归魏木兰!

    夜色越来越深,此时的沈阳周边,几乎就没有亮光。唯有那些庄子,才有灯笼挂着,随着风吹摇动,照亮了一下块地方。

    在离沈阳五里左右的一处庄子柴房里,关押着七个女人,老小都有。小小的窗口处,明亮的月光照进柴房,能看到这七个女人身上的衣裳,打着数不清的补丁,似乎脸色也不怎么好。

    此时的她们,正围在一名坐着的老妇人身边。只见这老妇人从身边端起一个破碗,而后对她面前的一名小姑娘说道:“月儿,你正在长身体,这碗粥你喝了吧,乖!”

    “不,奶奶,这是省下来您喝的。”这个叫月儿的小姑娘连忙摇头推辞道。

    “是啊,娘,您的身体……您必须得喝点粥了!”另外一名年纪大点的女人蹲下身子,仰着头,有点担忧地说道。

    老妇人听了,看了她们一眼,忽然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这些女真人怎么回事,这几天竟然都回沈阳城,给我们的吃得减了一半还不止。我们这边七个人,竟然就只有一碗粥而已,如何能活得下去啊!”

    听到她的这话,柴房内所有人都沉默了。以前就吃不饱,但好歹还能填点肚子。可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女真人竟然把所有汉人都关了起来,而且几乎是不给吃的,几乎所有人都饿得奄奄一息。

    忽然,月儿小姑娘带着哭音,仰头看着老妇人说道:“奶奶,我想吃肉,我想以前的日子,我想爹了……”

    一听这话,回想起以前的日子,有几名妇女不由得低下头,默默地去擦眼泪。现在这种日子和以前比起来,真是地狱般的日子。不但要干苦活,受训斥,还经常会挨打,这种日子,实在是难熬!

    老妇人听了,伸出一双枯瘦的手摸了摸月儿的头发,而后转头看了下周边的女人们,缓缓地说道:“你们是否在心里埋怨我……”

    “娘,我们没有怨过您!”一名妇女一听,立刻打断道,“只是……只是有时候想想,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心里……心里……”

    说到后来,她似乎说不下去了。老妇人见了,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不知道他们兄弟几个能否带着朝廷大军杀回来……”

    说到这里,她有端起了那碗粥,对小姑娘说道:“月儿,你还小,说不定能等到你爹他们回来的那天,奶奶老了,是肯定见不到了,这粥你喝了吧!要是有一天,你还能见到他们,就说奶奶死而无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