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488 这是我二叔
    这时候,柴房里的女人们反应过来了,老妇人首先激动地确认道:“治儿,是你么?”

    “二叔,你是二叔?”月儿小姑娘惊喜地问道。

    “二哥?”

    “……”

    听到这话,正在动手拿钥匙开门的婆娘手一抖,钥匙直接掉到了地上。她盯着眼前那人,表情犹如见了鬼一样,难道真是刘家男人回来了?

    听到钥匙掉地上的声音,刘兴治立刻自己蹲下拿了起来,连忙去开门,只是有点手抖,插了两次才插进钥匙孔里把锁打开了。

    “娘,是治儿回来了!”轻轻地推开门,发现没有碰到人后便大步往里走,来到了刚站起来的老妇人那,一下跪倒在地,带着哭音,仰着脖子道:“娘,治儿来接您了!”

    老妇人亲眼看到儿子跪在面前,可还有点不敢相信。这里可是沈阳,是金国的都城所在,儿子怎么可能无声无息地,就在自己最想念他们的时候出现了呢?

    她的手有点哆嗦,慢慢地伸过去,**上刘兴治的脸,感觉到温暖,感觉到踏实,心中确认这是真的,不由得惊喜地说道:“治儿,你真得来了……”

    刚说完,身体一晃,眼见着就要跌倒。

    刘兴治一见,立刻站起来,第一时间抱住了老妇人,心中吓得要死,连忙喊道:“娘……娘……”

    周边的女人们也吓到了,不过还是月儿母亲连忙提醒道:“二叔,娘应该是饿的!”

    都是饿了好几天,突然见到思念中的儿子出现,情绪波动有点剧烈了。

    刘兴治一听,立刻对外喊道:“来啊,赶紧熬粥!”

    “是!”外面的手下答应一声,正要转身走的时候,就又听到刘兴治大喊补充道:“把那猪牛羊都宰了,加肉!”

    “是!”

    “还有,我家人已找到,可以动手了!”

    “遵命!”外面的手下稍微等了会,见都司没有再下新的命令,便赶紧去执行了。

    这时候,老妇人已醒了过来,见自己躺在儿子的怀里,不由得感觉份外踏实。她挣扎着起来,有点疑惑地问道:“治儿,你怎么会突然来了?”

    “孩儿一直牵挂母亲大人,早就想来救你们,但是没机会,是孩儿不孝,让母亲大人受苦了!”

    “二叔,我爹呢?”月儿小姑娘拉着刘兴治的袖子,带着期盼追问道。

    老妇人一听,同样牵挂其他儿子,便也问道:“是啊,还有祚儿他们呢?”

    “他们职责在身,来不了!”刘兴治连忙回答道。

    他回答完了这话后,月儿母亲终于得到机会,连忙提醒道:“二叔,外面动静太大了,恐怕会引来沈阳城的兵马!”

    “对,对,对,治儿,你是偷偷过来的吧,快让他们都小声点。”老妇人说着,又摇头道,“不不不,治儿,你还是快走吧,这里可是沈阳,别管我这个老太婆了,要是被沈阳城里的人发现了,你就走不了了!”

    刘兴治一听,当即安慰道:“娘,没事,孩儿是跟着登莱巡抚卢中丞一起领军过来的,沈阳城里的兵马不敢出来的,要是敢出来,定能杀他个片甲不留!”

    “……”听到这么霸气的话,柴房里面的女人都惊呆了。什么时候,明国这么强大了?

    她们一直被关押着,自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建虏大军早已离开,沈阳城内更是兵力空虚。

    月儿小姑娘刚想说二叔吹牛,但老妇人已经先开口问了:“你说什么,登莱巡抚都来了,是要打沈阳了么?”

    他们再孤陋寡闻,可也知道登莱巡抚是个文官,亲自领军到了沈阳的话,那肯定是大军杀来了!

    “不是,娘!”刘兴治连忙回答道,“卢中丞是奉皇上旨意,领八百骑军专为救母亲大人而来的!”

    这话一说出口,顿时又让柴房内的女人们都吃了一大惊,老妇人都有点惊呆了:“什么?奉……皇上……旨意?你说是奉皇上旨意,特意来救我们的?”

    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要不是儿子亲口所说,她根本就不会信一分。可就算是亲眼听到儿子说了这话,她还是将信将疑,觉得这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明国皇帝对于他们来说,那是高高在上的天子,以前的时候,刘家也不是王公贵族,甚至还一度叛变了大明。就这样,皇上竟然还派了登莱巡抚来救人,这……这说出来谁能信啊!

    听出母亲的怀疑,刘兴治能明白,也能体会到。说起来,当时自己听卢中丞说了后,自己都不敢相信,哪怕大哥是锦衣卫指挥使,怕也不能让皇上下此旨意吧?

    “娘,大哥已是锦衣卫指挥使了!”刘兴治回答道,“皇上听说了娘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支持我们兄弟弃暗投明,回归大明,说娘之忠义,实为大明百姓之楷模!”

    听到这话,柴房里先是安静了一下,而后顿时响起了又笑又哭的声音。老妇人更是垂泪不已,笑着擦眼泪道:“娘只是做些本份的事情而已,却得皇上如此赞誉,真是……真是死也瞑目了!”

    那一边,月儿抱着她母亲,激动地说道:“娘,爹是锦衣卫指挥使了,娘……”

    这边在激动着,柴房外一人进来禀告道:“都司,粥已熬好了,您看这是柴房……”

    刘兴治一听,顿时回过神来,连忙打了下自己道:“娘,您看孩儿都忘了!”

    说完之后,他一把抱起目前,而后对其他人说道:“走,我们出去吧!”

    走到门口,刘兴治看到门口那婆娘伏在地上,身子一直在抖着,刚想说什么时,却见月儿姑娘冲上去就是一脚道:“抬起你的狗眼看看,这是我二叔,我二叔来接我们了!”

    说完之后,她转头对刘兴治道:“二叔,就是她,经常折磨我们,刚才还骂我们,还要饿死我们!”

    刘兴治一听,只是飞起一脚,踢在那婆娘的脑袋上,倒飞了出去,眼见着就不能活了。

    这时候,庄子上已经灯火通明,人声鼎沸,隐隐约约地,能听到有求饶的声音,还有更多的感恩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