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第489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沈阳城内,代善忙碌了一天,到深夜时分终于沉沉睡去。

    可谁知,刚睡下没多久,就被手下家奴吵醒了。

    “什么?城外有火光?”代善吃了一大惊,立刻披衣起身,匆忙赶往城头。

    果然,在城头上隐约能看到,大概五里外的一处庄子,火光冲天。

    “这是大汗的那处庄子!”代善认了出来,不由得皱眉说道,“这种时候,竟然如此不小心,走水了!大汗回来,怕是要震怒了!”

    “主子,看这火势,怕不是简单地走水!”他边上一名手下小心地禀告道。

    “什么?”代善一听,再仔细看了下后,转身微怒问道,“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交代下去,那些汉奴都饿着他们,让他们在这段时间连站得力气都没有么?”

    “回主子,奴才们就是这么传达的。”这名手下马上回答道,“依奴才之间,很可能不是庄子里的汉奴造反!他们偷偷溜掉都来不及,肯定不敢如此放火!”

    代善一听,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可这么一来,他就奇怪了:“要是明军的话,怎么可能绕过昨天刚出发的大军?他们这时候还有胆子刚来沈阳?”

    “主子,要不奴才派人出去看看?”那手下当即自告奋勇地说道。

    没有代善的手令,任何人都没法出城的。

    代善听了后,看了一会远处那火光,正要说什么时,忽然城头处又匆匆跑过来一名军卒,到了近前,甩了马蹄袖子打千跪下禀告道:“主子,城南方向的一处庄子,也已走水了!”

    代善一听,心中咯噔一下,立刻沿着城墙,赶紧往城南方向而去。

    果然,一如皇太极的那处庄子,这边这处庄子是莽古尔泰的,也已是火光冲天了。

    代善没想到,自己留守沈阳的时候,大金国内发生了这么多事,如今竟然连沈阳城外都闹起来了。一时之间,他都有点懵了,这样的情况,自从大金起兵以来,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啊!

    正在这时,他手下那名将领忽然用手一指城外道:“主子,那边好像有声音!”

    代善一听,回过神来连忙仔细去听。

    果然,隐隐约约地,好像听见了有人在用女真语,高声呼喊救命!

    “主子,要不派人下去看看?”那名手下忍不住又请示道。

    代善没理他,又是看又是听,果然又被他发现有马蹄声传来,随后好像响起了惨叫声,而后马蹄声远去,城外安静了下来。

    正在这时,有一名建虏头目匆匆赶到,带着丝愤怒禀告道:“主子,城外似乎有明军追杀我女真族人。”

    代善从刚才的动静中也推断,骑马追杀女真族人的,说不定是明军,这时听到禀告,连忙问道:“确认是明军?”

    “刚才奴才听到有族人呼救,还听到说明军杀来了,而后就有马蹄声,杀了族人后又消失了!”

    代善听了,转头环视城外,茫茫夜色中,什么也看不见。

    明军怎么会出现在沈阳城外的?到底来了多少明军?

    “主子,听马蹄声,应该没多少明军,奴才愿领军出城救我族人,杀光明狗!”

    “主子,奴才也愿往,保证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主子……”

    “……”

    一时之间,代善的手下纷纷请战。一直以来,都是大金嚣张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明狗跑大金都城来嚣张了!

    然而,代善摇摇头,用严厉地语气说道:“城外敌情未明,如何出击?当务之急,是不能给敌人任何机会,守好了沈阳,方为重中之重!至于城外,等天明再说!”

    说到这里,他又立刻传下军令,发布最高等级戒严令。

    于是,没多久,沈阳城头上,燃起了一个又一个的火把,火把的亮光,几乎把整个沈阳周边都照得很明亮。沈阳大街上,军卒巡逻,气氛之紧张,比起前几天的戒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像钱富贵这样从各府中临时征集起来的家仆队伍,也被赶了出来,要么参与巡逻,要么派到城头站岗。动静之大,沈阳城内的所有人,几乎都没有人能安然入睡了!

    钱富贵站在城头上,看着黑漆漆的城外,很是惊讶。他再怎么想也想不到,明军竟然能到沈阳来,还吓得建虏如临大敌,只能躲在城内,眼看着城外的族人被杀而不敢出城去救!

    以前的时候,他还听那些建虏吹牛说类似的事情,只是事情是反过来的,建虏在城外杀人,明军躲在城内不敢动。

    可眼见为实之下,钱富贵忽然暗暗庆幸,自己抱上了群主的大腿,就算有一天明军真得杀回来,攻破了沈阳城,自己应该也能安然无恙!

    这么想着,他立刻进入聊天群,激动地私聊群主,把当前的情况做了禀告。

    此时此刻的他,已是明白,为什么群主会给他那么多成就值,让他拍了那么多沈阳及周边的照片。

    这一夜,是卢象升在沈阳的一夜,崇祯皇帝也没睡踏实,牵挂着沈阳这边的战事。睡了一段时间后就自己醒了,进入聊天群一看,有好几条私聊。

    首先是魏木兰发来的信息,说刘兴治已经救出了他的家人,都平安。卢中丞也按照计划在实施,沈阳城内的建虏并没有连夜出城。

    而后,崇祯皇帝也看了钱富贵的私聊,了解到了目前沈阳城内的情况,便立刻联系魏木兰,把这些消息都转达给了卢象升。

    忙完这一切之后,崇祯皇帝忽然叹了口气。

    “陛下,您怎么叹气了?”崇祯皇帝怀里的田贵妃睡眼朦胧,伸手搂着他的脖子,仰着脖子,吐气如兰地问道。

    崇祯皇帝听到,低头吻了下田贵妃的额头道:“很可惜啊,没法打下沈阳城,要不建虏就有得玩了!”

    “啊……”田贵妃一脸迷糊,“打下沈阳城?陛下,您是做梦了?”她还以为崇祯皇帝做梦梦见了去攻打沈阳了。

    崇祯皇帝听了一笑,忽然豪气顿生道:“也罢,那沈阳城就留待朕御驾亲征之时吧!”崇祯聊天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