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497 郑芝豹的消息
    崇祯皇帝这边刚说完,高应元就有私聊他了:“陛下,最后一批人已经上船了。一共逃出来大概一半人数,其他人要么散落山里,要么被建虏截住了。”

    一半人数么?崇祯皇帝看到,不由得想着,这还是卢象升那边掩护的结果,也算可以了,毕竟海州离海岸线还是有点远的,他们又都是用脚走路。

    只是散落山林的还可以,以后可以偷偷在溜向海边,但那些被建虏截住的,恐怕就难逃一死了,毕竟这些卢象升在辽东报复了建虏,大量减员了女真人口。

    谁知崇祯皇帝刚这么想着,就见到高应元又私聊过来了:“陛下,这次好奇怪,那些建虏截住汉人后,并没有就地杀戮,而是把他们往回赶而已。”

    “哦?”崇祯皇帝一听,不由得奇怪地问道,“是带兵建虏比较特别么?”

    “回陛下,好像不是,最先赶过来的多是建虏探马,而且从他们的旗号上看,似乎分属于不同旗的。俺和五哥都亲眼所见,没见他们杀人!”

    崇祯皇帝听得好奇怪,按照建虏一贯的尿性,不应该啊!不过这不重要,想不明白就不想了,至少对于那些被截住的汉人来说,也算是个好事来的。

    但接下来有一事必须操心了,这一次虽然逃回来只有一半左右,不过也有三四千人,而且还不算不属于高应元这边的逃亡。另外经过这么一闹后,以后汉奴逃亡的事情肯定将陆续发生,东江的粮食,一定会很快紧张起来。

    想到这里,崇祯皇帝不由得挂念起郑芝龙,不知道他到哪里了?从安南运过来的粮食必须尽快运到东江去才行!只是很可惜,郑芝龙身边还没有聊天群中的人,没法知道那边的情况。

    不行,得要多增加些聊天群人数了。反正辽东战事已到尾声,耗费成就值很多的拍照功能应该不怎么用了,能节约大量的成就值出来。

    崇祯皇帝这么想着的时候,他所牵挂的郑芝龙领着浩浩荡荡地运粮船队,刚到达福建福州沿海,正驶入福州港口进行淡水等的补给。

    当初郑芝龙接到的旨意,是日夜不停,把粮食送往东江的。可郑芝龙早就算好了行程,特意让船队到了福州这里时,船上补给便差不多没了,这样靠岸补给,谁也说不上什么。

    此时的他,正在船舱中听取福州上船的手下禀告。

    “什么?”郑芝龙听得一下站了起来,大吃一惊道,“你说中丞大人调走了?”

    “是的,大哥!”郑芝豹是郑芝龙的五弟,用力点头回答道,“说是晋地刚闹贼乱,调中丞大人前去镇守,而且催得很急,已经走了好几天了!”

    郑芝龙听得很是狐疑,马上又问道:“他就不能推辞么?”

    “推了,他上书推辞过,不过朝廷不准,反而下了严旨,让他立刻启程。说有不少贼人散落山林,草原,朝鲜希望他用平息海寇的经验,快点平息晋地的贼乱!”郑芝豹把听来的消息都说给他大哥听道。

    “早知道这样,就少分他一份了!浪费了那么多钱!”郑芝龙似乎有些肉疼地抱怨了一番,而后马上又关心另外一事道,“那新任福建巡抚是谁,有什么消息没有?”

    “有的。”郑芝豹点点头道,“是晋地之人,好像是辞官在家,刚好遇到贼人,以一人之力带三百普通民壮就击溃了几万贼人的一个文官,叫……叫孙传庭,被直接提拔为福建巡抚。”

    “哦,这么有本事的人?”郑芝龙一听,满脸狐疑,“这样的人留在晋地平贼乱,应该更好吧?为什么要调到福建来呢?”

    听到这话,郑芝豹挠了挠后脑勺,有点不确定地说道,“好像……好像说有什么破规定,不能在本地担任封疆大吏的!”

    大明的规矩,就是县官,都不能是本地人担任。这一点,郑芝龙却是比郑芝豹清楚,因此,听了后将信将疑。

    其实,如果崇祯皇帝不是因为开海禁的事情,他完全可以让孙传庭担任延绥巡抚,而把洪承畴担任山西巡抚,这样也能达到异地就任的原则。所以说,异地就任压根就不是这事的根本原因。

    郑芝龙重新坐了回去,而后低头想了一会,总觉得有那里不对,在想了好长一会时间后,忽然抬头问道:“中丞大人在我走之后,有做过什么事情没有?”

    郑芝豹听了,仔细想了想,忽然记起一事,连忙说道:“大哥你一说,还真有一事,朝廷在邸报上登载了何乔远大人的开海禁奏疏,中丞大人为此上书反对驳斥过。中丞大人走之时,就曾怀疑过,会不会和这事有关?”

    “什么?”郑芝龙一听,忍不住又一下站了起来,盯着郑芝豹问道:“何乔远大人的开海禁疏?”

    对于何乔远,他当然是知道的。当初招安他们这些海盗,辞官归乡的何乔远也曾出过力,牵过线的。要说起来,郑芝龙也熟悉那个老大人的。

    这位大人辞官回家后,在家乡还办了个书院,名气是相当好,平时的时候,就算是郑芝龙,也是尊敬有加的。

    在以前时,他也不是没听这位老大人唠叨过开海禁的事情。那个时候,大海上还不是郑芝龙说了算,他也就没在意。之前也听说过,老大人几次上书朝廷,讲述开海禁的好处,但都被朝廷驳回了。

    如今,大海上就只有一个红夷是自己的对手,当然了,之前从李魁奇那边收买过来的钟斌等人还不稳,目前还来不及着手解决,也是一件事。但大概来说,福建沿海这边已经是郑芝龙的天下了。

    这时候听到何乔远又在提开海禁的事情,他就有点不愿意了。也难怪熊文灿会上书反对,毕竟郑芝龙之前和熊文灿都聊过有关的事情,原本以为发大财的机会要到了,结果却出了这么一档事情。

    在得到郑芝豹的确认之后,郑芝龙缓缓地坐了回去,紧皱着眉头,开始认真考虑起这个事情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