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498 时机很重要
    郑芝豹就盯着郑芝龙,见他久久不说话,不由得有点不耐烦了,当即暴躁地大声嚷道:“断人财路,就是杀人父母,反他娘的算了!”

    “闭嘴!”郑芝龙一听,猛地抬头,厉声喝斥道,“这么大声,要嚷得外面人都知道么?”

    “管他呢!”郑芝豹有点不服地争辩道,“如今海上唯我郑家独尊,朝廷能耐我们怎么的?大哥,说得的,想从我们手里抢钱,反他娘的……”

    海上的利润有多少,他们这些以前当过海盗的,心里是最清楚的。眼看着要赚大钱了,结果就出了这么一档事!

    “啪”地一声响,却是郑芝龙满脸怒意,扇了郑芝豹一个耳光,打断了他的说话。

    “为什么打我?”郑芝豹一手掩着被打的脸颊,一边愤怒地问道。

    郑芝龙厉声喝道:“你翅膀硬了是不是?张口闭口地反了,天王老子都想杀上一杀了?”

    平时的郑芝龙,很少有大发雷霆的时候,更多的是不声不响,甚至是笑脸相迎地阴人。此时他犹如发狂地狮子一般,顿时吓到郑芝豹了,底气一下不足,不过还是嘴硬道:“我说错了么,我们要是反了,这海上还有谁能对付我们,南来北往的海船就得要向我们交保护费,那……”

    或者是刚才发了很大的脾气,让郑芝龙稍微减轻了点心中的怒火,他转头往往船舱外面,并没有看到任何人,显然手下人都按照吩咐,并没有人在附近。

    他接着转头看向郑芝豹,语气稍微和缓了点,不过还是带着怒意说道:“你别忘记了,李魁奇还没死!”

    “那又怎么样?”郑芝豹一听,嘴角微撇,有点不屑地说道,“就算他有三头六臂,没了手下没了船,难道还能怎么的?”

    “但他有朝廷为靠山!”郑芝龙用手向北一指道,“朝廷在江南一带有水师,在北方还有登莱水师,如果朝廷真要扶持他,要船有船,要人有人,能在一两年之内组建出比我们多几倍的海上力量,你信不信?”

    郑芝豹听了,还想说点什么。但郑芝龙却不给他机会,继续给他讲道:“还有,你别忘记了,我们最终能有目前的成就,就是有官府为靠山,才能杀出一条血路的。”

    在这大明沿海,当时可是有众多海寇的。当初甚至结义为兄弟,不过却是勾心斗角的手段而已。在这么多家海盗当中,郑家一开始并不突出……

    想起这些年来的经历,郑芝豹不说话了。

    看到这个弟弟终于能听进话了,郑芝龙终于完全控制住了脾气,又坐了回去,而后平缓了语气说道:“再说了,朝廷是否真要开海禁,这事都还没确定呢!一有点风吹草动,你就嚷嚷着要反了反了的,就你这样,能长命就怪了!”

    郑芝豹一听,挠了挠后脑勺,有点难为情地说道:“我也就是说说而已,主意当然是要大哥您拿的!”

    郑芝龙没有接他这话,眉头微皱,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像是在给自己说话道:“那些红夷也不是好惹的,如果只由我们的力量去对付,恐怕损失不少。还有,我们内部也不是很稳,特别是李魁奇没死,他的号召力还是有的!”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向郑芝豹说道:“这次我押送粮食去东江,正好可以看看登莱水师如何,看看李魁奇在那边混得怎么样?还有,我也想去看看大明皇帝,见见这位少年天子看看!”

    “大哥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郑芝豹挠了下脑袋说道,“我这脑袋笨,一切以大哥为主!”

    “嗯!”郑芝龙点点头说道,“这边有什么消息,记得一定要及时通知大哥。另外,大哥也想着,该往京师那边放点人,要不朝廷有什么事情,我们都还蒙在鼓里可不行!”

    说到这里,他略微一想,便点了几个人名,而后交代道:“等船队补给完成,大哥就要继续北上了。这几个人,你让他们立刻前来见大哥,一起随大哥北上!”

    “大哥放心,我马上去叫他们过来。”郑芝豹一听,转身就走。

    郑芝龙见了,心中惦记着事情,便又叫住他问道:“我不在这边的时候,福松怎么样?”

    郑芝豹一听,转身回来笑着说道:“侄儿聪明着呢,认真读书,先生都夸他!”

    郑成功一听,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挥挥手,让郑芝豹走了。

    皇上说这次把粮食护送到东江,是要给儿子一个锦衣卫的,希望这小子以后能有出息一些!

    这个时候的郑芝龙,脑中还没想着拥兵自重,甚至造反的事情。但如果要是按原本的历史发展,在给他几年时间的话,那时候李魁奇已死,他又干掉了钟斌等不稳定等人,真正地坐到了一家独大,开始大把银子的收保护费。

    那种情况下,要是朝廷再开海禁,想动他已经吃进口里的肥肉,搞不好他就一如郑芝豹一般的想法了。

    在郑芝龙完成补给,再次带着船队出发的时候,他的顶头上司,也就是福建巡抚孙传庭带着刘国能刚刚到达京师。

    阔别已久的京师,就在眼前之时,孙传庭不由得感慨良多。

    天启年间,只是吏部的一个郎中而已,辞官归去,要说不失落那是骗人的。毕竟寒窗苦读半辈子,好不容易考中进士,鲤鱼跃龙门,不就是为了当官么!

    如今再来京师,却已是大明的一名封疆大吏,巡抚一方,大明朝也没有多少人能有此成就!

    孙传庭知道按惯例,奉旨来殿辞的时候,不可能马上就能见到皇帝的。毕竟皇帝日理万机,总得有时间了才能接见的。

    他知道刘国能是个秦地的土老帽,从来没来过京师。瞧瞧,就看他抬头看着京师那高大的城墙,人来人往那么多的路人,就张大了嘴巴的样子就知道他的见识如何了!

    “走,本官带你去走走!”孙传庭招呼一声,便根据记忆,从吏部大门离开。

    他知道,自己一个晋人,远去福建担任巡抚,能不能干出好成绩,帮手是很重要的。而这个刘国能,是朝廷给自己选派的帮手,笼络他,让他死心塌地地听自己的话,是很有必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