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538 没有稳重老臣的劝谏啊
    “陛下,还真截获了建虏信使,经过审讯获悉,他是被奴酋皇太极所派,让敖汉部族族长前往沈阳,有重要事情要商议。但具体是什么事情,属下无能,怎么都问不出来。”

    崇祯皇帝一见,便明白高应元这边不是问不出来,而是那信使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劝进皇太极登基为帝的事情,也只有科尔沁族这样亲近的才可能告知。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便私聊回复高应元道:“朕知道了,敖汉部族的事情,你们不用再管,尽快赶往归化城吧!”

    已经截获了皇太极派往敖汉部族的信使,这也就是说,敖汉部不会收到这个通知,皇太极的登基仪式就少了敖汉部的观礼,呵呵,吴二狗那么一说,等着看好戏吧!

    崇祯皇帝嘴角微撇,心情不错,便把注意力转移到草原之战上。他私聊李定国问道:“各部集结情况如何了?”

    此时的李定国,已经到延绥巡抚洪承畴的身边。听到皇帝问话,稍微等了一会,向洪承畴咨询之后,便回答道:“洪阎王……洪中丞估计,旨意传到各地,再经过集结,如今应该都先后往榆林而来。骑军的速度够快,应该能在一两天内在榆林集结完成!”

    崇祯皇帝听了,又问了大同总兵吴三桂那边,吕瑞鹏回复也差不多。之前预估的三天时间很紧,很可能不够。但如今归化城的形势往好的方面变化,倒也不急着三天时间就一定要赶去草原了。

    毕竟骑军一旦出发草原,那是很可能要连续作战了。因此,要是能在边关集结休息一天再出发的话,对后续在草原上的战力会有很好的发挥。

    就目前情况来说,对于这次的草原之战,崇祯皇帝还是比较乐观的。

    但是,和他的看法不一样的,还是大有人在,就比如说,三边总督杨鹤,就很是担心。

    不止是他,总督府的幕僚也一样。此时,就在固原的三边总督府内,一名留着山羊胡子的幕僚,就担心地对杨鹤说道:“总督大人,按旨意,各地的骑军都已抽调出精锐,如今都已出发了。属下担心,万一有个意外,各地情况怕是不妙啊!”

    “对,总督大人,属下也以为,总督府必须未雨绸缪,做好应对准备。”另外一名胖幕僚也跟着说道。

    杨鹤点点头,脸上有点无奈地说道:“这些本官都知道,可旨意严厉,本官也是无奈!”

    听到这话,那山羊胡子忽然眼珠子一转,略微低声提醒道:“总督大人,按照如今的形势,兵权都集中到了榆林,对于延绥巡抚自然有很大的好处。属下想着,这会不会是延绥巡抚把鸡毛当令箭,就是想造成如今三边由他延绥巡抚一家独大的局面?”

    “对啊,属下说句不该说的,如今三边要论权势,那延绥巡抚已是隐隐要成为第一人了。”胖幕僚也担心地说道。

    杨鹤听得脸色很不好看,他当然也能感觉出来。自从洪承畴去担任了延绥巡抚后,便一直受朝廷重用,受皇帝青眼有加。隐隐地,他都感觉到自己的位置受到威胁。不知何时,他心中已是后悔,想着不该举荐洪承畴去当延绥巡抚了。

    这半年多来,洪承畴那边,不断地报捷给朝廷,似乎功劳不小。而自己这边,却是在安抚灾民,组织灾民兴修水利,尽量不给他们聚众造反的机会。在做的这些事情,和洪承畴那边一对比,就显得苍白无力了。

    如今各地的骑军精锐被抽调,官军的震慑之力大为减弱。眼下还好,可要是草原之战失败,各地骑军回不来,那等秋后就麻烦大了。

    杨鹤从目前的天气状况推测,今年三边地区又将是个灾年。这么想着,他心中转念一想,便对山羊胡子说道:“你说得对,本官还需防着这点才是,不能被动地等朝廷的旨意。你立刻给本官先草拟一份奏章,说明下如今这个情况,草原之战一旦失败,本官也能有个说法!”

    一直以来,大明基本上就没有孤注一掷,集合三边的军力出关对付蒙古部族的。更何况如今塞外的,乃是黄金家族的人,草原上名义的王,林丹汗的势力范围。

    要知道,草原是蒙古人的草原。汉人很少有能去草原,还能打赢蒙古人的时候。毕竟眼下又不是开国之初那般军力鼎盛,否则辽东也不会丢了。

    越是这么想,杨鹤就越不看好这次的草原之战。一如手下幕僚所担心的,他作为三边最高封疆大吏,就必须要为三边安稳负责。骑军一旦回不来,他的压力就大了。

    这么想着,杨鹤就追加补充道:“奏章中必须把本官对草原之战的态度表述清楚,可适当加重语气,以示本官之忧虑。还有延绥巡抚的催促之意,也要说清楚,万一有事,本官自有说法!”

    “属下明白,总督大人的先见之明,定然是要让朝廷、让皇上知道才行。”山羊胡子严肃着脸点头道。

    边上的胖幕僚也跟着说道:“对,要让朝廷,让皇上明白,三边还是要靠总督大人才能稳妥!”

    杨鹤听得点点头,而后又摇头叹息道:“皇上毕竟还是年轻,有点好大喜功也是人之常情!只是可惜皇上身边没有稳重老臣的劝谏。皇上也不想想,要是蒙古人那么容易打,河套那么容易占的话,为什么历代先皇不动手得个开疆扩土之功,以告太庙!”

    一听这话,他的幕僚们顿时纷纷称是,附和着他。

    洪承畴之前送来的旨意中,自然不可能透露草原上具体的情况,只是说奉皇上旨意,要紧急对草原发动战事,否则要是走漏了消息,林丹汗吓得逃走,那就麻烦大了。

    当然,他是延绥巡抚,是三边总督的下属,虽然是传达旨意,可要是口头私下里向三边总督禀告下草原的情况,那消息倒也不会泄露,也能让杨鹤安心一点。

    但洪承畴并没有这么做,也不知道是出于谨慎的原因,还是其他什么说不出口的原因,那就只有洪承畴自己一个人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