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546 扶不起的阿斗(第四更)
    “快救救我,我中箭了!”

    “给我口水喝,谁给我口水喝!”

    “我不想死,我要当老爷……”

    “……”

    没人理的那些伤卒们,纷纷大喊着,乞求着,可此时此刻,别人实在顾不过来,都在忙着多喘口气,免得蒙古人又攻来时连站得力气都没有。因此,任凭那些伤卒在喊着,硬是没人理他们。

    稍微休息了一下后,城头上的流贼们终于缓了口气。看着城外的蒙古人这次并没有再发起进攻,才在头领的催促下开始救治一些轻伤的同伙。

    他们一边救治,一边口中不干不净,发泄着他们的不满。

    “该死的蒙古疯子,都疯了!”

    “不不,是谁出了这么缺德的主意,把蒙古人惹怒成这样,真是疯了!”

    “还能有谁,王自用那厮啊,都要害死大家伙了!”

    “……”

    怨言从一开始的埋怨蒙古人,渐渐地不知道在谁的带头下,开始转移目标,埋怨起出了这么狠毒主意的王自用了。

    而这些咒骂的人,多是伤亡最惨重的那一部分人。他们之所以伤亡最惨重,就是因为他们受到蒙古人的攻击最疯狂;而之所以偏偏是他们受到蒙古人的攻击最疯狂,是因为他们在之前抢着表现,抢着侮辱那些蒙古人的尸体,抢着在城头侮辱那些蒙古女人。

    在那个时候,他们哈哈大笑,不管是侮辱那些尸体,还是侮辱那些女人,都开心得很。似乎对于这样的事情,能满足他们心里的某种变态爱好,而又能讨好王嘉胤,实在是不可被别人抢去的好事。

    “这仗没法打了,再打就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老子手下都快死绝了,这里是蒙古鞑子攻打得重点,老子不守了!”

    “对,城外那土坡越来越高,守这里肯定死!”

    “王自用呢,让他来守,我们不守!”

    “对,让他来守,我们不守了。祸事都是他惹出来的,自己来擦这屁股!”

    “……”

    喧哗声越来越响,连带着其他附近山头,那些损失惨重的山头首领们,也跟着闹了起来。大有联合起来兴师问罪的苗头。如果不是担心城外蒙古人突然杀过来,估计他们都已经成群结队去要个说法了。

    不过这样的喧哗声音也确实够响,整个归化城又不大,没多大功夫,就惊动了王嘉胤,带着他的护卫,匆匆从王宫里跑出来安抚了。

    但如今这局势,很清晰地能看到,继续防守这几块蒙古人重点进攻的城头,绝对是最先死的。光是城外越来越高的土坡,就能让防守这块区域的流贼吓到了。因此,当王嘉胤再次画出他那块天大的画饼时,就没有以前的效果了。

    远远地看着那边吵成一团,高迎祥不由得暗暗后怕,他拍着李自成的肩膀道:“还是外甥你聪明啊,否则的话,头疼的就是我们了!”

    当初就很低调,谁想表现,谁想抢功,成,没问题,爱谁谁,谁去!换了一段远离热闹的城墙,如今却是防守压力最轻,还有闲工夫能看热闹了。

    李自成笑了下,转头拍拍李过的肩膀,低声说道:“也多亏你做得好,否则我空有想法,没人去做也是没用的。”

    确实,李过的执行力还是不错的,否则也不会到了现在,除了王嘉胤他们这两个当事人之外,其他人到现在都不知道激怒蒙古人的提法,其实是闯王这个山头建议的。

    李自成在表扬了李过之后,便趁着这个空档,开始低声商议起朝廷大军杀过来后该怎么做了!

    而在城外蒙古人中军大营,林丹汗一脸疲惫地坐在主位上,扫视着站在面前的那些手下将领,而后把目光定在前面的虎鲁克塞桑身上,大声喝道:“你为何不早点献上这策,以至于我们蒙古勇士死了那么多?”

    这两天的疯狂进攻,包括林丹汗的直系手下,也是死伤惨重。察哈尔部的青壮,已经有一半人口死伤了。这么大的损失,要是换成平时的话,早就不打了。也亏了是仇恨支配着,才能坚持到现在。

    有一点可以预见的是,归化城很快就能打下来,能报仇雪恨。不过察哈尔部为此付出的代价也很大,以后多少年,都恢复不了战前的实力了。

    虎鲁克塞桑没想到林丹汗不但不赞赏自己,反而是指责自己,这让他感到很愤怒。他明白,林丹汗是心疼他的直系手下了,可自己的手下死伤不更重么!

    强压着心中的不快,撑着疲惫的身躯,他大声回答道:“我要是一开始就想到了,有什么理由不说,让我自己的手下也要死那么多?”

    林丹汗一听,没想出他这话中的破绽,便哼了一声,不再纠结这个话题,转而看向额哲吩咐道:“你是要继承汗位的,就得向本汗证明你有继承汗位的实力!归化城这块硬骨头,就由你来啃,把王旗重新插到归化城的城头上去,向本汗、向本汗的子民证明你的实力,你做不做得到?”

    额哲一听大喜,连忙大声回应道:“儿臣愿立军令状,拿不下归化城就绝不收兵!”

    虎鲁克塞桑一听大怒,眼看着就要打下归化城了,林丹汗却派了他儿子来抢功劳。这话早为什么不说,就只想着伸手来摘桃子?

    他真得很愤怒,立刻大声插话道:“垒土攻城的法子是我想出来的,最高的两个土坡也是我手下垒起来的,这攻打归化城的……”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林丹汗开口打断道:“本汗知道你劳苦功高,所以才体谅你部的辛苦,让你们有个休整的机会。难道你无视本汗的好意,无视本汗的决断,想要抗命么?”

    听到这话,虎鲁克塞桑忽然不愤怒了,替而代之的是失望,彻底的失望。

    之前的时候,林丹汗在草原东部,不管怎么做,他都是林丹汗的坚定支持者,哪怕林丹汗最终听到建虏的一点风吹草动,就闻风而逃,西迁离开故地,他也义无反顾地站在林丹汗身边。

    可此时此刻,他终于绝望了,也或者说,他认清了一个现实,黄金家族的后人中,一样有扶不起的阿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