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560 慷慨赴死乎(第三更)
    也不知道是这几天崇祯皇帝的态度有点偏软,弹劾的奏章,基本都是留中不发,其中弹劾薛国观的那些,也没有按以往一样转发去山西,这让更多关注动态的官吏都以为自己明白了什么。

    于是,一天下来,竟然又多了不少的弹劾奏章,反正都是逮着这个机会,努力表现自己,或者浑水摸鱼,或者混点名声等等。

    崇祯皇帝一听曹化淳再次过来禀告的情况,便没再不管了,立刻下旨,定于明天早朝。

    要说起这个早朝来,似乎已经变得越来越少了,特别是从去年建虏入侵京畿之地开始后,早朝基本上是一个月都难得开一次了。不过也是因为如此,一听说皇上明天要早朝,顿时,就莫名地戳中了不少人的兴奋点。

    “看来皇上是顶不住压力,终于要惩处那几个奸妄了!”

    “这都多少天过去了,皇上到明日才决定要惩处他们,也算是难得了!”

    “也不知道皇上是要把谁推出来做个交代,还是把那几个人都处罚了?”

    “呵呵,当然是薛国观那贼了!不把他处罚了,按照他的做法,全天下有多少拖欠赋税的,岂不是要把大明搞成一团糟,天下还能太平么!”

    “其实你们都不用担心,就算这次只倒了薛国观一个,可其他人就能逃了么?咱们再接再厉,借着这个东风,把一个藤的葫芦都拔了,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

    “对,赞成,刘御史真不愧是国之干城,大明之柱石也!”

    “……”

    这个事情,在有心人的推动下,很快传遍了京师。

    第二天一早,很多人都早早地起了床,够上朝资格的,则整理着仪容,雄赳赳气昂昂地往紫禁城而去;而没有早朝资格的,则聚集在各处茶馆酒楼,喝酒喝茶什么的关注朝中的动态。似乎这时候的京师,就只剩下了这么一件事而已。

    和上朝那些官员不同的是,当京师的普通老百姓真觉得朝廷要处置人的时候,就有人有了不同的意见了。

    “其实,要我说啊,咱们大明军队也不是那么无能吧,至少卢中丞可是杀了不少建虏的,甚至连爱新觉罗家的都杀了两,这可是实打实地功劳!”

    “对啊,至少我那永平城大舅子一家的仇,也算是报了的。要是光靠文官动动嘴,又怎么可能有报仇的机会!”

    “……”

    然而,这些不同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了,毕竟主流的舆论,可是认为东江军和关宁军全都是废物,夸大其词,虚报战功,蒙骗皇帝。

    与此同时,紫禁城内,上千文武官员按官位高低排队站着。内阁辅臣和司礼监秉笔太监也都到了。

    皇帝还没来,这底下交头接耳的不少。当然了,大多数都是文官在慷慨陈词,和同僚沟通着表达自己的立场。

    “看到没有,那首辅的脸都阴成啥样了!”

    “还有,看那张至发,他是首辅举荐的,一条绳上的蚂蚱,也是苦着脸哦!”

    “诸位同僚,今日我等应该齐心协力,先除薛国观那奸妄!”

    “……”

    即将来临的暴风雨,是由武事切入,进而攻击内阁辅臣,封疆大吏,按理来说,武官应该是要驳斥一番,以维护自家的权利。

    可那一排站着的武将,却没几个人是有这个心的。真要说的话,也就只有祖大寿了。不过他看看还空着的御座,又看看对面那些情绪高涨的文官,最终也是一声叹息,并没有去辩驳什么。

    原本祖大寿以为,他看到了武将终于要出头了。至少在崇祯皇帝当日许诺自己之后,也确实办起了京师初级武备堂,忠烈堂等等,还在训练新军,亲自把关,斩断文官插手的可能性。

    可没想到,最近这段时间,京师的风气突变,让他都有点措手不及。从一开始的辽东战事,在他这个专家看来,确实是一场大胜,这是毫无质疑的!

    街头巷尾那种言论,在他看来,只是门外汉的讨论而已,根本就不值得辩驳。可没想到,最终竟然演变成了这个样子。更糟心的是,所有支持武事的官员,哪怕是贵为大明文武百官第一人的首辅,也遭到了攻击,而皇帝在这铺天盖地的舆论中也沉默了。

    大明文贵武轻,这都几百年了,又岂是那么容易改变的!祖大寿心中想着,不由得又暗叹,自己看来还是幼稚了!

    他正在想着,却听一声“皇上驾到”,皇上终于是来了。

    立刻,现场变得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变得严肃起来。不过就祖大寿眼见瞅见,却是有许多官员神色颇为激动,看那样子,似乎是在憋着劲!

    崇祯皇帝在御座就座,东厂提督王承恩,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分列御前,气氛颇有点不一样。然而,这又怎么可能吓到那些文官。如今乃是最佳良机,又岂能错过!

    轮值太监高时月看到该自己出场了,便跨前一步,大声喊道:“有本奏来,无事退朝!”

    这话音刚落,任谁都没想到,竟然是站在前面的辅臣成基命当先咳嗽,跨步出列道:“臣有本奏!”

    在之前的弹劾奏章中,可没听说过成基命有什么动静。这早朝上却是第一个站出来,这是什么意思?

    一时之间,不少官员,甚至包括崇祯皇帝都有点纳闷,不知道他抢着奏事,是为了什么事情?

    “准奏!”崇祯皇帝看着他,淡淡地吩咐道。

    成基命似乎一脸决然,昂首对崇祯皇帝大声奏道:“臣欲弹劾登莱巡抚卢象升,延绥巡抚洪承畴,内阁辅臣薛国观,内阁首辅温体仁……”

    “……”听到他这话的文武百官,不由得都大吃一惊。他们没想到,成基命不鸣则已,一鸣竟然如此惊人,一口气弹劾这么多国之重臣!

    崇祯皇帝听了眉头微皱一下,这让他有点意外,不过随即眉头又舒展了开来,只是淡淡地问道:“为何?”

    此时的成基命,犹如要古之义士,做慷慨赴死状,大声地回奏道:“臣弹劾登莱巡抚卢象升,虚报战功,夸大其词,欺瞒圣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