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570 鬼鬼祟祟(第三更)
    到了码头,看到那么多的海船上堆积着的粮食,让卢象升的心情大好,以至于对一个小小的海防游击都客气了不少。他当即下令,让手下从海船上卸一半粮食下来,其余的,还是要船队送去东江各岛。

    郑芝龙听了,连忙前去安排船队出海的事情。他匆匆叫来郑芝虎交代道:“我要去京师面圣,船上的粮食卸下一半后,你继续带着去东江!”

    “搞什么事情?卸个一半,就不会全部都卸了,要不全部都不卸!”郑芝虎一听,嫌麻烦,发着牢骚道。

    郑芝虎一听,顿时面色一冷,压着声音厉声喝道:“给我闭嘴,你想让人听到么?”

    “怕什么,要在福州的话,我还能嚷嚷,谁能说什么,真当卸货不麻烦一样!”郑芝虎一脸已经退一步差不多的样子回答道。

    郑芝龙一听,有点急了,转头看了下,不远处的延绥巡抚卢象升正和那个女锦衣卫在说说笑笑,并没有关注这边,这让他松了口气,转回头盯着郑芝虎,一字一句地低声厉喝道:“祸从口出你明不明白?这里不是福州,登莱巡抚也不是熊中丞!”

    “我知道啊,要不知道知道辽东大捷,我也不会压着嗓门说话啊!”郑芝虎不以为然地点点头道,“大哥,要我说,明军现在也只能搞搞偷袭,其实没有想象得那么厉害!”

    “你个蠢货!”郑芝龙真被自己这个弟弟气坏了,不过他也知道郑芝虎的性格,因此不得不解释道,“卢中丞现在是心情好,所以看着人畜无害的样子,要不让你感受下他到底厉害不厉害……算了,最好还是不要感受了。我告诉你,朝廷不止是辽东大捷,还有草原大捷呢!”

    “什么草原大捷?”郑芝虎有点好奇地问道,他最终被留在船上并没有随着去巡抚衙门,因此并不知情。

    于是,郑芝龙就把他听来的草原战况简要地复述了一遍,最后总结道:“别以为大明南边军队的战力不怎么样,可北边还是很厉害的。你别忘记了,嘉靖年间,戚大帅也是北方人南调,只是他一个人,就建立了那么厉害的戚家军,打得倭寇丢盔弃甲的!”

    戚继光在那边对阵倭寇时,经常是自己没有一个伤亡,或者伤亡低到可以忽略的变态交战比,让他的威名在南方如日中天,如今虽然已经没了好多年,可军神的地位依旧不可动摇。

    因此,就算自诩武勇,看不起一般人的郑芝虎,听了大哥的话后,顿时就收敛了脾气,没敢再闹幺蛾子了。

    卸下粮食的事情有条不絮地进行,郑芝龙则准备动身前往京师,临行前,他又再三交代郑芝虎道:“我听卢中丞说了,李芝奇……就是李魁奇,他就在皮岛那边,你过去后,前往别和他冲突。那里是他的地盘,你该懂的!”

    对于海盗来说,谁家地盘谁做主,这是毋庸置疑的。而李芝奇以前可是压着郑芝龙一头的人物,郑芝虎还没嚣张到去李芝奇的地盘上和他叫板的地步,因此,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做完了这些事情后,郑芝龙便告别卢象升,只带着几名亲卫就骑马北上前往京师了。

    卢象升巡视了一阵港口后,也回城去了。他久在东江带兵,地方上的事情耽搁了不少,如今也忙得很。另外还要准备安置从不能过冬的岛上撤回来的汉奴,还要去督造水师战船,以备接下来的对虏战事,事情真得很多。

    刚回到巡抚衙门,随行的魏木兰忽然对他说道:“中丞大人,刚皇上转达了消息,说所有建虏头目都齐聚沈阳,还包括了建虏的盟友都有使者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奴酋皇太极即将登基为帝了!”

    卢象升一听,不由得眉头一皱,很是有点遗憾。要是军队此时在东江的话,一定出兵给建虏一个教训才好!只是如今隔海,有点鞭长莫及了。

    想了下,他还是对魏木兰道:“命令皮岛,佯攻金州旅顺等沿海城镇,让建虏紧张紧张!”

    要按卢象升的本意,他肯定是让皮岛出兵朝鲜,去讨伐光海君,迫使光海君去向建虏求救来给皇太极一份贺礼。

    但皇上之前已有交代,朝鲜那边,暂时不要有大动作,就让建虏折腾去。如今大明自己都没有粮食,养不起更多的人了。

    卢象升能明白崇祯皇帝的意思,要是明军出战朝鲜的话,肯定能受朝鲜百姓拥戴。可朝鲜被建虏折腾了之后,都没有余粮了,不要说提供明军粮食,就是他们自己都饿死了不知道多少。

    朝鲜百姓投靠明军,总不能不收吧?毕竟明军是打着宗主国的旗号,讨伐建虏和光海君,解决朝鲜百姓于水火的旗号。

    可要是收了的话,明军自己也没有粮食,又如何养活得了。还不如让朝鲜百姓继续怨恨光海君,怨恨建虏。等到大明有能力的那一天,再出兵讨伐光海君。

    卢象升想到这里,转头看向沈阳方向,心中暗自发誓,等下一次战事,一定要让建虏再付出更多的代价!

    而此时,沈阳城却是难得的热闹!不时就有一大群人骑马到来,而后由建虏头目前去迎接,再一起进入城内。每一次,街上行人让道,是一阵的忙乱。

    临街的一处酒楼二楼,钱富贵在这里一个人喝着小酒,不时通过窗户看下骑马的那些人群。快到傍晚时,他才结账付钱走人。

    当他往豪格的贝勒府走去时,忽然看到有一处府门处,有一个陌生汉人在东张西望,随后那门打开,里面出来一人和那人对话了几句后,就立刻把这人接了进去。

    钱富贵顿时非常惊讶,他自然知道那处宅子是谁的,这怎么会有陌生汉人拜访呢?看样子,还有点鬼鬼祟祟的样子!

    这么想着,他皱着眉头想了会,立刻掉头去外面大捷买了点礼品,而后前去那宅子敲门。

    “呦,原来是钱管事来了,快请进,请进!”门打开,一见是钱富贵,门房便马上低头哈腰地热情招待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