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600 顺义王使者
    其实他是不知道,崇祯皇帝的目标,根本就不只是河套地区。在他的计划中,河套只是解决近期目标而已,以后还将以河套地区为跳板,远征西伯利亚,远征高加索,那里的石油,既然为穿越众,又怎么可能不为后世子孙谋福利!

    也正是因为如此,就那么小一个河套地区,就已经设置了一个总督,一个巡抚不说,还有一个曾经的内阁辅臣被贬来这里,还有一些御史言官这些,也被发配从军到这里来做教育事业。这种规模,又岂是其他地方能有!按照后世的说法,简直是特区的待遇了!

    以杨嗣昌的脑子,在大喜之后又如何会不知道皇上对河套地区有多重视。他知道,这一次听从父亲的建议,押宝河套是真的押对了!

    于是,他二话没说,立刻表达了鞠躬尽瘁,建设包头的意愿!

    远在归化城的洪承畴,在杨嗣昌还没来报到时,就已经从李过那里听到了这个消息。他很是惊讶了一下,没想到皇上对于还未重建的包头,都封了个巡抚官衔过来。不过由此一来,他也明白了皇帝对于河套地区的重视,因此在施政上,也格外的小心起来。因为他知道,皇帝绝对会通过李过这样的人,在暗中关注着这里。

    这一天,他正在巡查水泥厂选址的事情时,有手下飞马来报:“顺义王卜石兔派人前来求见总督大人!”

    洪承畴一听,立刻明白这顺义王怕是看到大明打败了林丹汗,就过来要归化城了!呵呵,他倒是想得美!

    这么想着,他立刻对跟随在身边的李过道:“你立刻把此事禀告给皇上!”

    然后,他又转过身,吩咐身边的亲卫道:“传令满桂,让他摆下阵势,好好欢迎下顺义王的人!”

    吩咐完这些后,他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依旧很有兴趣地听着水泥公司的人在给他介绍着情况。

    过了好一会后,洪承畴才郑重地说道:“这是朝廷的战略,为了大明的利益,朝廷给你们开方便之门,要人有人,要地有地,你们的水泥价格也是最优惠的价格,互利互惠,因此动作一定要快,这里百废待兴,就是要抢速度,明白么?”

    “总督大人尽管放心,这次总公司都是挑选了最熟练的工匠过来,一定不会误事的。”水泥分公司的负责人立刻拍胸脯保证。

    洪承畴听了点点头,又对附近的地方指指点点,介绍这里要建什么,那里要建什么……

    忽然,跟着的李过快走几步,来到洪承畴的身边禀告道:“皇上旨意,卿即为大明归化总督,卜石兔要是回来,卿该如何处之?”

    呵呵,早就知道皇上是这个态度!否则的话,也不会封自己为归化总督,在河套大搞特搞了!洪承畴这么想着,心里有数,就继续晾着那使者,一直过了一个多时辰之后,才慢悠悠地回转总督府。

    而在总督府门口,卜石兔的使者脸上带着惧意,有点惶恐不安地在等着。就在一个时辰之前,明军给了他一个下马威。精锐的军卒,不时从他前面开拔而过,也不知道那些明军是要出征哪里,似乎无穷尽一般。

    又不时有夜不收驰马而来,精气神十足,快步从他面前经过,似乎有事情要禀告给总督府。

    ……

    总之,就他被拦在总督府门口这一个多时辰,他前前后后看到大明军队进进出出,军容之齐整,兵卒之精锐,都是前所未见。难怪有这样的明军在,才会打败了强大的林丹汗!顺义王让自己来讨要归化城,怕是不大可能了!

    等着等着,终于等到了明军总督的召见。顺义王使者知道自己代表的是顺义王,必须拿出点硬气,让大明能有所顾忌,如此才有可能完成顺义王交代的事情,讨回归化城!

    可他在一路上,看到总督府的侍卫同样非常精锐,站得笔直,昂首挺胸,孔武有力。到了大堂,两边将领无数,个个带着彪悍之气,盯着他就犹如草原上的狼盯着猎物一般。

    顺义王使者顿时被盯得脊背发凉,一下便忘记了自己的初衷,规规矩矩地用蒙古人最隆重的礼节,恭恭敬敬地向坐在主位的总督行礼。

    洪承畴带着威严之色,冷冷地问道:“说吧,顺义王派你来有什么事情?”

    “尊敬的总督大人,我的王说这里是他的封地,请问……请问大明何时归还王的封地?”顺义王使者感受到很大的压力,以至于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他这话一说出口,洪承畴没有说话,两边站着的无数将领却嚷嚷开了。

    “什么,顺义王想让大明给他归化城,这话也说得出口?”

    “你娘的,林丹汗在这里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来要?”

    “这是我们大明牺牲了无数将士,拿命从林丹汗手中夺来的,要是给你们,我们怎么对得起那些战死的兄弟?”

    “卜石兔敢来的话,先问问我手下的兄弟答应不答应!”

    “对,卜石兔这么臭不要脸的,有本事从老子尸体上踏过去再来开这个口!”

    “……”

    群情汹汹,义愤填膺,大堂内喧哗无比,众多大明将领,一个个怒形于色,吐沫横飞,简直快要把卜石兔使者给淹了。

    洪承畴就在主位上看着,他也不拦。过了好一会后,似乎觉得再闹下去,有将领的拳头都要砸使者脸上了,才淡淡地发声喝止。

    而后,他看着卜石兔的使者,淡淡的说道:“你也看到了,这里是战死了无数大明将士才从林丹汗手中夺回来的。顺义王如果想要归化城,本官可以给,但本官手下这些不会同意,这事本官也是难做啊!你回去后,把这里的情况转达给顺义王,让他明白这里的情况,如何?”

    就算是头猪,也明白眼前的情景表示什么。卜石兔使者连连点头,表示一定把话带给顺义王,而后夹着尾巴灰溜溜地滚了。

    等使者一走,洪承畴的脸色立刻严肃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