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604 施维拉
    只见他用手一指那军官模样的人,大声厉喝道:“锦衣卫办差,还敢用火枪对着本官,想造反么?”

    说完之后,他压根不理,迎着那排火枪冲了过去,冲向他堂弟那。

    那些拿枪的佛郎机人一见,连忙转头看了下他们头,发现他脸上阴晴不定,似乎也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他们就慌了,看到那明国官差要冲到枪头部分了,连忙往后退,不敢真得拿明国官差怎么样!

    余小旗冲到了近前,刀锋一指,那架着余吉的两名佛郎机人赶紧丢下他退后。他也不管,立刻问道:“白养粹那厮呢?”

    “在里面,怕是要逃了!”余吉赶紧说道,“我表明了锦衣卫身份,他们借口不信,强行把我架出来,好像要带着白养粹从另外一边走了!”

    余小旗一听大怒,忽然一个箭步过去,正好撞到那名过来的军官,刀锋就指着对方的脖子喝道:“你们的头呢,让他赶紧出来见本官,否则犯下大错,一切后果你们自负!”

    外面冲突得这么热闹,厅里面的几个人自然也看到了,靠近窗户一侧,盯着外面的一人不由得埋怨道:“看看,当初就是你说明国皇帝对主不友善,要让明国皇帝知道点厉害,非要和明国的对头做成这笔生意的,如今好了,被明国锦衣卫撞个正着,怎么办?”

    “总督放心,只要他们拿不到人,我们抵赖就是。”传教士汤若望脸色也有点不好看地回答道。

    原本葡萄牙和明国的关系是不错的,甚至在原本的历史上,他们还会接受孙元化的邀请,前去登州帮助训练明国的新军,教导炮兵,并在孔有德等人造反的时候也跟着守城而战死。

    不过历史上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有求于明国,想和明国处好关系从而打开明国的大门,还有明国给出的待遇也不错,吸引了葡萄牙人。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孙元化是亲西的人,也信他们的教。

    可如今,在这个位面上,魂穿而来的崇祯皇帝瞧破了殖民的本质,对于思想的侵略,也很是排斥,给出了条件让他们适应大明,做不到就被驱逐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汤若望等人的影响下,澳门的葡萄牙人和大明的关系也降到了最低点。白养粹借助江南亲戚的关系找上门来时,汤若望大喜,觉得在这东方又找到了一个立足点,便立刻进行了交流,双方一拍即合。

    就是白养粹同意劝说皇太极答应汤若望去辽东传教,而汤若望说动澳门总督卖炮给辽东建虏。双方都言谈尽欢,一个谈辽东大金是如何强大,打得明国连战连败,甚至连京师都差点不保;这一点,汤若望都亲身经历了,觉得大金确实强大,在明国传教无望的情况下,辽东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于是,他也大谈火炮的厉害,葡萄牙人炮手的厉害,让白养粹能回去转达给大金大汗,增加吸引力。

    汤若望为此甚至还极力说服了澳门总督,其实也是叫兵头的施维拉。而施维拉是刚在六月到任的,人地两不熟,被汤若望一说,就心动了。当然,他心动主要是赚钱方面。白养粹所开价格之高,确实很吸引他。

    当然,基于目前东方还是明国最大,澳门也还在明国的管辖之下,施维拉要求白养粹不得透露火炮的来历,否则无法应对明国的问责。对于这一点,白养粹也能理解,也都想好了理由。

    在原本的历史上,这一年的时候,根据满文老档记载,说在辽东海岸边潮水退去,发现了一尊红衣大炮,进行仿制从而有了大金红衣大炮的开始。

    一切都谈好,双方彼此都满意,就开了宴会庆祝,这才被厨师发现,从而暴露了行动。

    汤若望说完之后,看着那嚣张的锦衣卫小旗。他作为待过大明各地,特别是待过明国京师的人,自然知道锦衣卫在明国的地位。也因此,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施维拉也在看着外面,又有点恨声说道:“或者干脆把他们都永远留在这里,这样明国人就不知道这事,否则……”

    他还没说完,就被汤若望打断了,“千万不能,你看那边,明国百姓那么多都在看着,怎么可能杀他们?连伤了他们都不行的!”

    “为什么?”施维拉一听,有点惊讶地说道,“杀不能杀就算了,可他们强闯我国驻地,还如此嚣张,用刀指着我的兵,难道就不能伤他,给他一个教训了?”

    汤若望有点无奈地摇头道:“不能,因为他们是锦衣卫!”

    “什么锦衣卫,不就是明国的官差么?”施维拉有点不解道。

    汤若望盯着外面,忽然看到那锦衣卫竟然拿刀指着中尉,不由得知道事情要糟,但施维拉问了,他也不得不回答道:“因为锦衣卫是明国皇帝的亲军,就是皇室直属卫兵,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明国官员见了他们,都得客客气气的。他们……有嚣张的本钱!”

    说到这里后,他对一脸惊讶的施维拉说道:“再不出去,怕是要伤人了,到时候冲突起来,后果很难预料!”

    施维拉一听,知道不能再躲,就只出门而去,同时大喊道:“住手!”

    余小旗听不懂,但围得密密麻麻的佛郎机人却是听到了,终于松了口气,让开一条路,一切由上面决定就是。

    余小旗一看来了个大的,就放过了那军官,转身看向施维拉喝道:“立刻交出朝廷钦犯白养粹,否则一切后果自负,本官已令人前往衙门带兵过来!”

    施维拉听了跟过来的汤若望翻译,立刻按计划抵赖道:“这里是我葡萄牙人的营地,不可能有什么钦犯不钦犯的。要不信的话,请大人随便搜好了!”

    说完之后,他甚至还一挥手,示意所有佛郎机人散开。

    此时在澳门有一万左右的人口,葡萄牙人有一千人多点,这里又是他们的营地,那么多人,那么多房子里,就找两个人有多难,可想而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