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605 消息
    一听这话,余小旗又如何不知道这个西夷的鬼心思,当即冷笑一声道:“本官的兄弟已经亲眼看到了白养粹那钦犯,这即是证据,要是敢不交的话,就让尔等西夷再尝尝我大明军威!”

    说到这里时,他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又似乎是在威胁道:“我大明刚在辽东打到了沈阳城下,又在草原全歼了三万多蒙古鞑子,就凭你们区区一千来号人,似乎都还不够格让朝廷特意调动兵马!”

    一听这话,汤若望顿时愣住了,这是真的么?他一开始有点怀疑,可看着这名锦衣卫的神态,又似乎不是作伪!

    边上的施维拉也瞧出不对,就连忙问汤若望情况。听到他催促后,汤若望回过神来,不得不转述了话,甚至还做了点解释。比如沈阳是建虏的都城,蒙古人几乎都是骑军什么的。

    施维拉一听,顿时脸色就不好看了。明国竟然这么厉害,那就算抵赖的话,这锦衣卫的地位又高,搞不定还真发兵来打!自己才来澳门不久,难道就要灰溜溜地跑了?

    想到这里,他有点后悔了。建虏那边的生意对他来说,要是其他一切没变的情况下,能多份收益自然是好的,可如今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完全本末倒置了。

    “派去县衙探听消息的人还没回来么?”汤若望想求证下这两个消息是否是真的,毕竟他们是外人,又语言不通,在营地内的消息就比较闭塞。只能依靠专人在县衙那边,收集到消息后过来禀告。

    正在这时,就听到外面人群散开,有个佛郎机人并一个明人气喘吁吁地出现。施维拉一见大喜,连忙问道:“亨利,有什么消息么?”

    那个叫亨利的葡萄牙人立刻点头,而后马上叙述了起来。一如余小旗刚才所说,前后两次大捷,都已经公布了。只是这两次大捷都在遥远的北方,对于粤人来说,有点太远,反应并没有北方那么大。也因此,这两个消息的公告,相差时间都没多少。

    他们在说话,余小旗却有点不耐烦了。他更关注白养粹这厮,只要抓住了白养粹,那就是大功一件!

    他正想发飙时,却看到刚才为首的这个西夷脸色大变,似乎有点害怕了。这不由得让他有点纳闷,不知道他们在说得是什么话,让他有这个表情。

    施维拉立刻转头对汤若望说了几句,双方似乎还有点争执,最后就听到汤若望说道:“这位大人,我们确实有和两名明人有谈生意,但对方自称并非白养粹什么朝廷钦犯。我们这就让人带来,给大人过目,如果是的话,请尽管带走,我们佛郎机人在大明可是一直遵纪守法的!”

    余小旗一听,不由得一愣。这两名佛郎机人似乎前后态度变化有点大,是什么让他们有这变化的?难道是自己派去的手下已带来了县衙捕快,可这似乎对佛郎机人的威胁也有限啊?

    他自然不是蛮撞之人,之前只是为了争取时间,不让白养粹有逃走的机会,就立刻行动了。不过为防万一,他大张旗鼓地闯营,又派了个手下去县衙调集人马过来。

    他正有点想不明白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很大的骚动,还有大量的马蹄声,不由得很是好奇,顿时转头看去。

    只见人群纷纷散开,佛郎机人则都往后退,面对营门方向缓缓收缩聚集。视线越过他们,就见一队队的兵丁、捕快什么的列队闯进营地,甚至他还看到了许多骑军,高头大马的,很是有威慑力。

    “……”余小旗有点想不明白,香山县衙应该没有这么多的骑军,自己派去的手下也带不来这么多兵马吧,这是怎么回事?

    可一转眼,兵卒走过后,他就看到了一个穿着大红绯袍的官员,骑在马上过来,所有的人,都簇拥着他,显然这次来的军队是他带来的。

    他定睛一看,就见那官身后的一杆旗帜上写着他的官职。余小旗吃了一惊,连忙过去见礼道:“锦衣卫小旗余彪见过孙中丞!”

    来人正是福建巡抚孙传庭,他奉旨过来接触佛郎机人。路上听说了北方的大捷,知道洪承畴因为归化大捷而升为总督,这对他的刺激很大,几乎是没怎么休息,这才很快赶到了粤地。

    刚到香山县衙,还没好好歇息,就遇到了锦衣卫来县衙调兵。孙传庭一听,明锐地抓住了这个机会,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向佛郎机人施压,从而最好地完成皇上的旨意。也因此,才有了一方巡抚亲自来到澳门的情况发生。

    余彪见礼,那边的施维拉和汤若望也不敢怠慢,毕竟巡抚可是大明高官,带着如此多的兵马过来,自然要小心伺候了。

    孙传庭坐在马上并不下来,冷着脸问道:“可是你说钦犯白养粹在佛郎机人营地,如今情况如何?”

    余彪一听,立刻把大概情况说了一下,同时自然也说明了最新进展。

    孙传庭此时已经知道前面那位佛郎机人是他们的头,因此在听完之后盯着他,冷声喝道:“皇上下旨开海禁,本官奉旨前来传达此事,给你们佛郎机人一个机会。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真是让本官大为失望!人呢?”

    什么,大明开海禁了?还特意派了巡抚过来说这事,这岂不是说大明是要做大生意了?汤若望有点惊呆了,连忙告诉施维拉。

    施维拉一听比他更是惊讶,同时也是欣喜若狂。心中想着,真是上帝保佑,自己一来,就遇到了这样的好事情!

    因此,他立刻点头哈腰地说道:“中丞大人稍等,鄙人已经派人去把那两人押过来。要真是大明钦犯的话,鄙人一定赔罪,一定赔罪!”

    他这态度的卑谦,让孙传庭微微点了点头。不过表面虽然这样,可他心中还是打定了主意,不管这佛郎机人是否知道钦犯身份,到时候也是要以此来压迫他们,从而为大明获得最大的利益。

    他这边正想着,却见人堆散开,四名佛郎机人拖着两人过来。一路而来的血迹,耷拉地头颅,无不显示这已经是两具尸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