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第632章 劫粮
    在朝鲜南部的一个镇上,朝鲜军队手持长枪,凶神恶煞般地大声喝斥着衣衫褴褛的民夫把一袋袋的粮食装上车。在屋内大院中,则是一个个金钱鼠尾的脑袋瓜围着篝火,在烤着一头牛。院落外面,则是挂着一个个脑袋,能看出来,是朝鲜人的脑袋。

    不远处的山上,伏着不少人,领头那个盯着镇上的动静,睚眦欲裂。在他的身侧,拳头已经把泥土砸了个坑。

    忽然,有人伏着身子快速来到这人身边,略微喘着气,低声禀告道:“大哥,查清楚了,镇上一共五百左右的官军,一百建虏。”

    这位大哥是朝鲜南部义军中较大一支的首领,叫金针根,是原本朝鲜的一名参将,无法接受建虏在朝鲜的胡作非为而朝廷官军去还做着助纣为虐的事情,就起兵造反了。

    此时,他听手下的禀告后,恨声说道:“那就是说,一共有一千五的官军,五百建虏了。这一次,我们联合起来,一定能打败他们,夺回这些粮食!”

    说完之后,他当即站起来转身就走。他的那些手下一见,都用愤恨的眼神看着山下镇子一眼后转身离去。

    等到下午时分,在通往汉城的必经道路上,山上两边,伏满了朝鲜义军,几个首领则围在一起说话。看他们的样子,显然是商量了好长一会了。

    金针根站直了身体,指着面前画出来的草图说道:“这一次我们准备充分,一定要留下这些粮食,顺便杀建虏报仇!”

    说到这里,他提高了声音,严肃地说道:“这些粮食是最后一批了。被建虏抢走,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会饿死。这次要不成功的话,也没有第二次机会了。所以,拼命吧!”

    “金将军放心,这次我们设下了埋伏,兵力又是他们的几倍,又关系我们生死存亡,肯定是拼命,能打赢这一战的!”他对面那个首领用力点头回应道。

    其他几人也纷纷点头,对此他们有信息。打汉城是不可能打下来的,但集结了这么多兵力,打掉这一支征粮队肯定是没问题的。

    也是为了保证必胜,金针根安排截留建虏这最后一支队伍,就是存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哀兵之策。

    没过多久,这些首领便各自归队,就等着猎物入网了。

    建虏这支运粮队似乎被之前一直很顺利所麻痹,一支没发现有什么异常,走入了埋伏圈。只听一声炮响,顿时,山上滚木礌石什么的纷纷砸下,伏兵四起的呐喊声,犹如惊雷滚滚,响彻在这片区域。

    朝鲜官军顿时惊慌失措,抬头看到前后左右都是义军,顿时吓得抱头鼠窜,乱成了一团。山上的义军一见,士气更高,纷纷冲下山去,准备抢粮杀敌!

    这支运粮队里面的建虏却没有一点慌乱,他们就在粮车的安全地带结阵,顺带着还杀了不少乱窜的官军,稳住了局势,让那些官军散布在军阵周围,充当缓冲用的人肉盾牌。

    当义军们争先恐后地从四面八方杀过去时,这些建虏压根就一点不慌,军阵滚动,弓箭手和其他兵种配合,硬是从粮车前面杀后面,再从后面杀前面,朝鲜义军虽然人多,却压根冲不破这个建虏所组成的军阵。

    当建虏军阵这么来回两次,把义军中的悍勇之辈都杀了后,余下的义军再也不敢向前冲了。这时候,那个建虏军阵分成了几块,驱赶着剩下的朝廷官军开始反攻。

    没多久,就算金针根等人再督战,都无济于事,义军崩溃了,轮到他们到处乱跑。逃到山林里的有了活路,而在官道上乱跑的确多半被杀。

    一个时辰之后,这一场伏击战以失败告终。这一段官道是一片狼藉,滚木礌石散落一地,尸横遍野,以朝鲜义军最多,官军次之,建虏最少。

    远处的山头,几个义军首领看着运粮队重新往汉城而去,一个个愤恨不已却没有一点办法。

    有一名首领忽然仰天大吼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几倍的兵力,又是哀兵,伏击了他们,最终却是我们败了!”

    “对啊,我们明明应该是要赢的才对啊!”另一个首领也想不通,“一切以完美开始,却落了个这样的结果,我想不通!”

    听到他们的声音,金针根叹了口气道:“是我们低估了建虏的战力!真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强!”

    “那为什么以前东江军却能从建虏手中抢来粮食?”最开始哀叹的首领想不明白问道,“就算我们的战力比他们差点,可我们的计划很完美啊!”

    金针根听了,转头看向他道:“应该是建虏以前吃了这个亏,所以有防备才打不赢的。而且据我的线报,这次的建虏是正白旗贝勒领军,更为精锐了。我们劫不下这些粮食,就算东江军全体出动,也别想和以往一样截下粮食了!”

    几个首领听了,都不再说话,应该是认可了金针根的分析。他们的眼中不由得多了些迷茫,建虏如此强大,朝鲜真得没有活路了么?

    夜幕降临,汉城王宫,多铎怀里抱着那个光海君的宠妃,手中乱捏,丝毫不顾及英俄尔岱在向他禀告,显然对于这朝鲜女人,他只是玩玩而已,并不当回事。

    “……主子,所有征粮队都已回来,除了最后这支遇到了奴才刚才禀告的战况之外,其他并无任何意外。”

    多铎一听,哈哈大笑,手中用力了一下,那怀里的女人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可还是咬着牙,不敢吵到多铎的兴致。

    “就这些乌合之众,还想打我大清粮食的主意,真是不自量力!”多铎冷笑着说道,“这些粮食,大清志在必得,不管是谁想打这些粮食的主意,本贝勒都要他们撞得头破血流!”

    “主子高见,不要说这些朝鲜人了,以我们现在的军力,就算明国那登莱巡抚再来劫粮,也别想讨得好去!”

    多铎听了,冷笑一声道:“还正等着他来劫粮!只要他敢来,呵呵……”崇祯聊天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