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第635章 昨晚的好运
    远处山坳,登莱巡抚卢象升领着手下就在这里休息。每个人都就着冷水啃着冰冷的馍,或者已经吃完的,则抓紧时间闭着眼睛在休息。

    此时的天气,虽然已经有些冷了,可对于他们这些军人来说,这样的日子也还能将就。更何况中丞大人还和他们一样,并无特殊对待,又怎么可能还有什么不满!

    不过能看出来,他们相当疲惫。想想也是,连续地骚扰,他们也没有休息,甚至还得打起精神,把握尺度,不能被建虏主力咬上,该退时要退,该骚扰时又要进攻,实在是累人的活。

    虽然如此,卢象升却没有休息,他正在听取手下的禀告,听到了建虏的扎营情况后,不由得说道:“看来那建虏的贝勒也不敢托大,我们的骚扰起了作用!”

    边上的毛承祚一听,便带着一丝期望之色问道:“那是不是该新军上阵了?”

    卢象升一听,转头看了他一眼,摇头道:“不,还没到时候。皇上传下的十六字真言,我们必须发挥到极致。让建虏达到最大的疲惫,减弱他们的战力,这样才能给新军最大的帮助!我们的目的,是歼灭这支建虏军队,缴获那些粮食,明白么?”

    “这个……新军能行么?”刘兴治听了,有点担心地问道。

    在皮岛上对新军的所见所闻,他不否认这支新军确实应该是支强军,有比较大的可能会打败建虏。但是,如今要求新军歼灭这支建虏军队,抢到粮食,这要求在他看来,就太高了。

    卢象升听了,一脸严肃地说道:“虽然曹师将确实保证过没有问题,但此战不容有失,因此需要我们尽可能帮他们一些。”

    说完之后,他没再纠结这个问题,抬头看了下天上的半个月亮,低下头后稍微提高了声音,对眼前的几名将领吩咐道:“你们且去挑选夜里能打的将士,带上火箭,本官亲自过去招待下建虏。”

    野战,在古代很少有,但很少有,不等于没有。远的不说,在大明天顺七年十一月十一日,侯大狗的瑶壮军就夜袭梧州城,一举成功。还有,在嘉靖三十三年秋,蒙古将近十万骑军进犯蓟镇,当时的杨博招募死士,夜以火惊其营,吓得蒙古军乱成一团,天刚亮就撤了。

    卢象升之所以要夜战,不但是有成功的例子可循,最为关键的是,他就喜欢特种作战。不管是原本的历史上,还是在这个位面,他都曾向崇祯皇帝上奏疏要求组建特种作战部队。在担任了登莱巡抚后,他到东江军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所有东江军中选拔了两千最精锐的军卒出来。而后他又从中抽调组成骑军,骠骑营的荣誉,是基于千里突袭战,和卢象升有特种作战的爱好是分不开的。

    他的手下也都习惯了他这种方式,不过卢象升要亲自去这点,他们终归是有点担心,就听毛承祚说道:“这事交给末将吧,不用劳烦中丞大人亲自出手,末将以前也有过经验的。”

    他所指的是以前时候,跟随毛文龙打游击的经验。真要说起来,这些人中他确实是算适合的。

    不过卢象升还是摇摇头,否决了他的提议道:“本官亲自过去,才能随机应变。而且这种战事,最为讲究个体实力。”

    言外之意其实很简单,你不是我对手,我武力最高,亲自过去才是最好的。

    毛承祚一听,便没法再劝。他自然也知道,自己的武力值和中丞大人不是一个级别的。

    这次作战,高应元替换了魏木兰,就跟在卢象升身边,因为不熟的原因,就只是静静地看着,履行自己人肉发报机的职责而已。

    夜色渐深之后,这支骑军运动到最靠近建虏营地的山脚。这个地方,能远远看到建虏的临时营地。火光闪动,人影不时走过。

    “中丞大人,您看那边是建虏本阵,边上那个营地,则是朝鲜官军的营地。”之前远远监视的夜不收刘源根向卢象升一边指着一边禀告道,“在建虏营地的三个方向,都各有派出五十余人的哨兵,大概在离营地一里左右那伏着。在朝鲜官军那个方向,虽然也有五十多名哨兵,不过不是建虏的人,而是出自朝鲜官军。就在那里!”

    用手指了下后,他又指回建虏营地那边接着说道:“那些粮食都被卸载在建虏大营内,大营的外侧,都是粮车当栅栏围成了一圈,在外面一些,还挖有不少小的陷马坑和一些简易拒马……”

    看着刘源根一一指出来,卢象升不由得暗叹昨晚的好运,如果建虏一开始就用这种方式宿营的话,估计昨晚根本就不可能骚扰到他们,甚至还可能不小心被他们反杀一些。

    从目前的情况看,建虏这次的扎营,唯一的弱点就在朝鲜官军那了。呵呵,柿子还是要捡软的捏才好!

    卢象升这么想着,便转身对身边的手下将领交代了一番,也没让高应元跟着,就带着卢大等六十来名挑选出来的将士徒步出发了。

    因为夜不收刘源根一直盯着,卢象升倒也没有走错地方,摸得近些后就走得更小心了。

    不过他们在动,朝鲜官军的哨兵是一直待在那的,就算再小心,靠近得差不多时,也被那些朝鲜官军发现了:“什么人?口令!”

    卢象升这边是斜着过去,就是为了万一被他们发现,会给他们一个假象,有可能是建虏过来了。

    此时一听那边的喝问,他便不再犹豫,立刻拉开手中早已握着的弓箭,在夜色的掩护之下,带着手下一起,往那处地方进行覆盖射击。

    “啊……”有人中箭的惨叫声随即响了起来,在寂静的黑夜格外响亮和刺耳。

    紧接着,就看到不少朝鲜哨兵转身往大营逃去,一边跑,一边大喊道:“敌袭,敌袭……”

    卢象升一见,心中鄙夷,这朝鲜人的战力果然是烂,竟然不坚守等待援军,反而惊慌地跑去大营。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卢象升当即发下号令。崇祯聊天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