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667 多尔衮到了(第三更)
    这一次,他是来朝鲜救场的。因此不但带来了他自己的镶白旗,而且还把多铎剩下的正白旗兵丁也带了来。

    先期赶到金朴镇的是骑军,步军还在路上,不过人数也已经很多了。可是,当这么多清军到达金朴镇时,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他们的脸上有一种兔死狐悲的表情,当然了,也少不了愤怒这种情绪。

    英俄尔岱一头汗水,匆匆来到多尔衮面前,打千单膝跪地禀告道:“贝勒爷,末将正在安葬族人!”

    多尔衮自然也看见了,就在官道附近,英俄尔岱的人全都在忙碌,他们已经干了两天了,还没全部完工。主要是所有的尸体都尸首两地,而且盔甲什么的全部被明军扒走,更让他们难以区分。

    但不管如何,正白旗中有些地位的那些人,终归是想把他们的尸体和首级缝合后再下葬的。如此一来,工作量就很大,而且很麻烦。

    多尔衮阴沉着脸扫视着那边忙碌的现场,虽然年轻比英俄尔岱还小,可却表现得沉稳,并没有因为眼前这些而失态。

    他在来的路上,已经知道了明军逃走的事情。因此他也没再问明军动向了,只是冷声问英俄尔岱道:“多铎呢?他在哪里?”

    “主子在汉城休整,还没有过来!”英俄尔岱知道多尔衮是他主子同父同母的滴亲兄弟,平时多铎也是很听多尔衮的话,因此,态度恭敬,就当主子一样对待。

    多铎原本是想过来的,后来听到英俄尔岱的回报后,就没再过来,而是一直待在汉城。英俄尔岱不知道他主子是之前太累了,还是不敢面对这里死去的这么多亡灵。

    多尔衮听了他的话后,眉头一皱,再打量下不远处在忙碌的清军身影。这个时候,虽然快要入冬,天气已经有点冷了。可尸体已经好多天了,很多都已经开始发臭,就连多尔衮这边,也能闻到一些尸臭。

    他看了一会后,对英俄尔岱说道:“不要卖了,全都烧了,合葬一个墓吧!”

    这么多尸体,不要说分清谁是谁,就是一具一个坑,这工作量也是很大的,占得地方也极多。而朝鲜这边又多山,特别是这个金朴镇这里,官道两侧是不多的农田,而后就是一些石头山了。

    如果按照英俄尔岱目前在做的事情一直做下去,估计都能把人熏死!甚至还有可能传染瘟疫,这些事情不得不防。

    其实,英俄尔岱也知道这些,可他没有权力去决定,能做决定的多铎又一直待在汉城没有过来。因此,按他的本份,他只能这么去干。如今多尔衮开口了,他心中也松了口气,连忙去传令尽快处理掉尸体了。

    多尔衮转头看看围墙破败的金朴镇,稍微一夹马腹,驱动战马缓缓走了过去。

    虽然已经被人收拾过,可这里战事的激烈,他还是能看出来的。不过当他走进金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镇时,就算他的城府很深,也一样有点变色了。

    只见镇子里的街道上,地上的那些泥土都是红褐色的。很显然,这里的颜色都是被鲜血染红了的。不是一块地方,也不是一段地方,又是很多条街道,全部都是如此。他都有点难以想象,当初在这里到底发生了怎么样的战事,难道双方对于街道的每一寸地方都拼死相争?

    按理来说,城破之后,对于守城一方的士气会有很大的打击,绝对不可能还有这么强的能力,组织起来继续寸土必争,以致把这里街道的每寸土地都染红了。

    英俄尔岱把事情安排下去后,又匆匆赶来陪多尔衮。他看到多尔衮一直在观察这些染血的街道,就想开口说话解释一二。

    不过他还没开口,就听多尔衮已经先问他了:“看这里的样子,怕是双方厮杀很激烈吧,此战,明军死了多少?”

    对于具体的战事过程,八百里加急中自然不可能详细说明的。因此多尔衮对于具体的战事经过并不清楚,心中有疑问,就有如此一问了。

    不过还没等英俄尔岱回答,多尔衮忽然有点恼怒地说道:“困兽尤斗,把狗逼到了死角都会跳墙,这么浅显的道理,多铎怎么就不懂呢!是不是被明军从镇子里反击出来,最终多铎一败涂地的?”

    从他所观察的一些战场痕迹看,就有这样的猜测。汉人以前的历史上就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例子,破釜沉舟一战,以弱胜强。这边的事情,相比也差不多吧!

    谁知英俄尔岱听了后,先是点点头道:“末将听主子有说起过,明军确实是在城破之后反击的……”

    听到这里,多尔衮嘴角一撇,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他心中实在有点想不明白,多铎按理来说,也是打惯了仗的,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该不会轻视明军所致吧?

    然而,他的嘴角还没恢复原状,就听到了英俄尔岱接下来说得话:“不过这从头到尾都是明军的陷阱,新出现在朝鲜战场的明军就躲在这些民居里面,而东江军在镇子破了之后就边打边退,一直退到中间的广场上。而后突然出现很多佛朗机炮,就对着街道连续发射散弹。尾随追击东江的大清军卒死伤惨重,整条街上,几乎没有多少人在炮击完了之后还能站着……”

    听到这话,多尔衮的脸色顿时就白了,他抬头紧盯前面的广场,脑海中出现英俄尔岱所说的这一幕,想象着前面佛朗机炮喷出来的散弹,忽然之间,他感觉自己的脊背有点发凉!这时候,他能感觉到当时那些正白旗的军卒,心中该有多么的绝望!

    “炮击一结束之后,这些民居中就杀出了很多明军,几乎没有多大功夫,就把街道上侥幸留下的我军士卒给杀了。而后那登莱巡抚就从广场中间那,领着他的骑军反冲锋。”英俄尔岱说到这里之后,叹了口气道,“大概的战事基本上是这样了,再具体的,当时末将着急追击明军,主子也没有和末将细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