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第682章 群策之力
    然而,当他们看到有内侍推出一张类似桌子一样的东西,掀开盖着的一块红布后,才恍然大悟,皇上原来是要讨论军情。

    这个东西,大部分臣子都知道。特别是祖大寿和茅元仪,因为他们那里有一个更大的,这个,就叫做沙盘。

    崇祯皇帝之所以用玩笑似的开头,就是把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减少他们关注在场文武关系的考虑。此时看到沙盘布被掀开之后,便稍微收敛了点玩笑说道:“此乃辽东金州周边的地形,是朕特意让人赶做出来的。”

    一听这话,温体仁不由得心中一紧,连忙奏道:“陛下,难道是金州建虏发现旅顺被我大明占了?”

    “新军呢,新军到哪里了?”兵部尚书申用懋也立刻追着问道。同时心中想着,从朝鲜战事看,新军的强大毋庸置疑,至少不会怕建虏。有新军在,那旅顺无忧也!

    看到还有臣子也要发言,崇祯皇帝摆摆手说道:“诸位爱卿,且先听朕说完。”

    “臣莽撞了!”温体仁一听,首先道歉。

    上面的崇祯皇帝看到申用懋似乎也想开口,连忙抢先说话,否则这会议就有点水了:“卢中丞禀告说金州建虏似乎对旅顺这边情况已经有所察觉,便准备攻打金州以掩护新军在旅顺登陆休整……”

    他把之前卢象升的禀告和自己的批复大概说了一遍,而后才道:“没想到金州建虏竟然在昨晚连夜撤走,只留下了……”

    “……根据最新夜不收查探的消息,建虏已经退过了小黑山,在那边严阵以待,似乎是想守住这里。”

    沙盘边上,自有一名内侍用一根棒在那指着沙盘中的某些地方,配合着皇帝说话。

    “……建虏这番动作很反常!”崇祯皇帝说到后面才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因此朕希望诸位爱卿能分析分析,推导下建虏这个意图,到底是要干什么?”

    文华殿内,立刻安静了下来。建虏的这番举动,实在出乎他们每个人的意料。虏性狡猾,此事还需好好想想才行!

    崇祯皇帝看一时没人开口,就又把沈阳的反应也介绍了下,而后就等待这些大明高智商人才怎么分析了。

    听到沈阳方面竟然没什么动静,辅臣薛国观就立刻奏道:“陛下,既然建虏准备放弃,那不正好,我大明派兵把金州占了,一如卢中丞所言,可拱卫旅顺,以后水师物资兵员的运送将更为方便了。”

    申用懋听了,也是点点头附议道:“臣亦赞同,只要把金州一占,我大明就光复很大了一块辽土了!”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就问了:“那会不会这就是建虏想我们这么做呢?”

    听到这个问话,众人都楞了下。建虏退去,大明自然就要去占了来,这是顺理成章之事,难道这还真是建虏的目的,是个圈套来的?

    这时,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开口说道:“孙阁老以为,这或许是建虏怕我水师沿海登陆,一如朝鲜战事一般,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兵力运到某个地方。因此建虏就干脆把小黑山以南所有地方都放弃了。”

    这话一说完,东厂提督王承恩也开口说道:“忠勇伯以为,这城池不占白不占,管他干啥,先占了再说,总好过我们出兵打下来吧!要有什么阴谋,管他呢,我们坚固城防,搞得和宁锦一样,守好了便是!”

    忠勇伯就是满桂,他之前一直和建虏作战,倒也有发言的份量。不过他这个意见,明显带有他个人的风格,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去干了就是。

    之前孙承宗的话没人应答,可满桂这话,就立刻引来了卢象升的反驳,就听到司礼监掌印太监曹化淳说道:“卢中丞以为,把金州经营成宁锦一样并不现实。宁锦一线是有山海关为依靠,可以方便地得到关内支援。但金州隔海相望,不管是人力物力,输送都很困难。更何况要是到了台风季节,还有冬天冰封大海……”

    说到这里时,曹化淳忽然顿住不说了,稍微过了一会后,似乎语气更尖了一点道:“卢中丞以为,或许这就是建虏的阴谋所在,等到台风季节或者冬天冰封大海之时,就是他们发大军来攻金州之时。那个时候,金州、旅顺等地守军没有支援,是否能挨过建虏的攻城是个未知数!”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恍然大悟,如果占领金州这边的话,确实存在这个问题。不过有人赞同,自然也有人反对,就听茅元仪大声表态道:“陛下,新军可驻守金州,保证建虏在整个冬天都不可能打下金州。”

    听到他这么自信的回答,想起他那新军总教习的身份,以及之前就商定让新军去盖州守一个冬天的作战计划,顿时不少人都相信,此法可行,就让新军驻守金州,让建虏偷鸡不着蚀把米,白白让大明得到大片辽土。

    一时之间,不少大臣都赞同这个应对方法。就是新军统帅曹变蛟本人,也通过曹化淳之口,表达了他一定能守住金州的决心和信心!

    然而,崇祯皇帝却沉思了起来。如果要这么做的话,预定中的盖州战役显然就没法再打了!那之前自己全力促成的盖州战役目的,岂不是无法实现了?

    一想到盖州战役的目的,他立刻和金州做了对比,而后马上得到一个结论:金州的战略地位压根就不能和盖州相比!如果大明占领金州,对建虏的威胁其实并不大,这点从他们以小黑山为防守线就能看出来了。而盖州就不同了,能有力地威胁到辽阳,相当于一颗钉子钉到了建虏的肚子里。

    对了,既然金州那边已经在建虏的算计内,而盖州是他们没想到的,那为什么要如建虏所愿,让他们占领主动权呢?

    这么一想,崇祯皇帝的思路一下被打开了,一时之间甚至都忽略了底下臣子的议论声,等最终回过神来时,发现底下臣子一个个没说话,只是看着自己。崇祯聊天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