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684 固始汗很厉害
    ..崇祯聊天群

    蒙古西部,无边的草原上,有一支骑军正在前进。在队伍的前头,是有一名持节的文官。不用说,这支队伍就是大明出使西部蒙古的那支了。

    此时,走在前面的使者班点用手指了指前面,对身边护卫他的将领李过说道:“过了前面那边之后,就到了和硕特部的牧地范围。接下来要小心一些,切记不要莽撞!”

    李过一听,有点郁闷,我这啥都没干啊,就叫我不要莽撞,我是莽撞的人么?

    班点或者是看出了李过心中所想,便对李过说道:“李游击不要怪本官言辞之间有些无礼,毕竟此行关系到河套地区能否安然度过这个冬天,我大明最终能否在河套立足,我们肩头的责任重大啊!”

    感慨了一些,他转回头,看着前面的茫茫草原说道:“之前我已经出使过一次,以前也有听闻和硕特部的事情,因此,此行成功与否,最为关键的就是和硕特部固始汗的态度。”

    “哦,末将对这西部蒙古一点都不了解,还请大人给末将讲讲,也好让末将心里有个数。”李过一听,态度倒也端正,立刻谦虚地要求道。

    班点听了不由得点点头,他能看出来,这位流贼出身的游击确实心怀大局。之前弃暗投明,如今又以河套为重,确实不错。

    这么想着,他的态度便又和善了一分,更是少了一分文人对武人的轻视,很有耐心地说道:“和硕特部乃是西部蒙古卫拉特部蒙古中四大部族之一,而且是实力最为强大的一部,其首领一直是卫拉特部的盟主,这一代的盟主就是固始汗。”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了一分:“千万不能小看这个固始汗了,他可以说是西部蒙古最近这些年月最为杰出的头领了!”

    “哦,很厉害?”李过一听,心中不由得很是感兴趣,连忙追问道。甚至就连他们身边的那些亲卫也都竖起了耳朵,侧耳倾听。

    班点严肃地点点头回答道:“不是很厉害,而是非常厉害!他是成吉思汗之弟哈布图哈萨尔十九世孙,十三岁时就骁勇善战,率兵击溃果噶尔部一万敌人,赢得了部下的尊重,而后在他二十四岁时,其生母阿海哈屯去世,他又倾其家产,广散布施,为母超度,更是博得部众拥戴。也是在这一年,卫拉特部和喀尔喀蒙古发生冲突从而爆发了战争,又是他出面,巧妙地化解了这场战场,再次为他赢得了巨大的声誉。”

    说到这里,他忽然转回头问李过道:“你可知他被称为固始汗的来由么?”

    “……”李过无语,心想着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么远的蒙古部族的事情。不过表面上,他连忙谦虚地承认道:“不知!”

    班点听了没有一点鄙视他的意思,而是马上解答道:“正是他连续积累起来的声望,使得他在二十四岁这一年,代表西藏佛教中格鲁派与蒙古诸部联系的东科尔呼图克图三世甲哇嘉错,和喀尔喀蒙古部领袖一起赠他以‘大国师’的称号。而这大国师,音译为我们汉语就是固始了。他的厉害,由此可见一斑。”

    “才二十四岁就有如此成绩,确实厉害!”李过诚实地点点头承认,不过他话锋一转,又立刻补充道:“但末将以为,我大明皇帝更为厉害!”

    说到这里时,他语速很快,立刻补充道:“你看我们大明皇上以前只是藩王的身份,却在十六岁意外登基之后,不动声色地把权势滔天的魏逆干掉了,而后还光复了河套这块黄河流域最为肥沃的土地,得到了前代皇帝都没有得到的传国玉玺,这可是天意,那固始汗可没有!还有,大明对建虏一直在打败仗,可今年却是大明兵锋直指沈阳城外,由此可知,光复辽东也是指日可待……”

    李过因为有聊天群的原因,能比别人更为亲近崇祯皇帝,所受圣恩更是比别人要多。也因此,他心中对崇祯皇帝非常感激,平时也比别人更为关注崇祯皇帝的事情,此时娓娓道来,让他边上的那些亲卫都是听得连连点头,为自己的大明皇帝而自豪。看向班点的时候,头颅都微微昂起,就好像班点此时代表了那什么固始汗一样!

    而班点听着,其实心中并不完全认同。他不否认,李过所说这些都是真的,确实比以前的皇帝要做得好。可是,大明开国以来,又有几个皇帝时期,被大明的敌人攻到了京师城下,让京畿之地的百姓遭受兵灾之祸?一个夸夸其谈的南蛮子,就轻易获取了皇上的信任,造成了如此严重的后果。这些事情,可也是皇上抹不掉的污点啊!

    就固始汗的经历和自己这个大明皇帝比起来,自然应该是固始汗更为厉害。要不然,为何还要自己出使,来赢得固始汗的谅解,达成友善关系?

    当然了,他虽然心中这样想,可表面上却不会傻到提出这些来反驳李过的话。好不容易等到李过讲完之后,他才点点头,装出一脸认可的样子说道:“虽然事实确实是我大明皇上更为厉害,可如今马上就要到固始汗的领地。他的本事,刚才也已经说过,相信李游击应该心中有数了。”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再次严肃起来,态度极其认真地交代道:“和和硕特部接触之后,李游击一定要记得我刚才所说之话。此次出使,只许成功,不能失败。我们性命事小,为了我大明能在河套立足,为了完成我们的使命,就算受些侮辱,也要忍下来,明白么?”

    李过听了,感觉那里不对,可他毕竟没有受过相关方面的指导,也没有读过多少历史,只是流贼出身而已,因此想不起来他代表的是大明,如果他们侮辱的话,岂不是侮辱大明这样的话,就有点郁闷地点头答应,一切要以大局为重。

    李过隐约感觉到,大概班点上次出使和硕特部的时候,遇到过不好的招待,如今这次,怕也不能免去,因此才这么特意交代自己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