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第703章 劝降
    并没有用多少时间,岳托就收到了探马的回报,说明军全部龟缩在金州和旅顺城内,所有城外的茅草房之类全部烧掉了。

    “呵呵,坚壁清野么?”岳托一听,不由得冷笑地自言自语道。他可是记得,去年这个时候,在明国京畿之地,明军就是用了坚壁清野这招,确实收到了一些效果,让大清军队无法在关内待长久。

    可是这一次,大清又怎么可能再犯这样的错误。再者说了,皇上再三交代过,战事一定要尽快结束,如此才能节约粮食。要是能缴获金州城内的粮食,就是大功一件。

    想到这里,岳托便下令大军开拔。在朝鲜被截去的粮食,这次至少要夺回一部分!

    随着这一声令下,寒风呼啸声中,铁蹄阵阵,尘土飞扬。满洲族人热情欢送他们的军队,希望军队能打赢战事,就像以前一样,给他们带来战争红利。至于汉奴,全都躲在屋里,尽量让自己暖和一点,尽量不动身体,能熬过一天是一天,又哪来的心思去关心战事如何?

    在他们的认知中,建虏军队这样出动的话,基本没有不胜的。既然事情已成定局,那又有什么好关注的呢,总不可能还奢望王师来救自己吧?

    金州城外,吃饱了肚子的建虏探马,不时呼啸而过,又或者,就在一箭之地外,对着金州城指指点点,似乎在探讨金州的城防。行事之间,没有一点把城头上明军看在眼里的样子。

    金州衙门大堂,轮值城防守将刘兴治把外面的情况禀告了一番,卢象升听了,淡淡地说道:“随他们去,让他们折腾去!”

    金州城内,明军在之前就已经有过思想准备,更何况登莱巡抚亲自坐镇这里。他们也能看到,城里其实是兵强马壮,至少是东江军最精锐的军队都在这里。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担心什么。该轮值的轮值,该躲屋子里暖和的暖和,该睡觉的睡觉。

    要是不知道的人看了两边情况,估计都不能相信,城里城外都在各做个事,就如同两边没有交集一样。

    一天之后,建虏大军到达金州,尘土飞扬间,建虏或在警戒,或是安营扎寨,这些事情全都熟门熟路,做得井井有条。

    岳托作为主将,这些事情自然不用他操心。他在到达金州的第一时间,便领着手下将领观阵金州。

    他今年三十一岁,正当壮年,从小随同奴酋征战,经验丰富。不过这次一看金州城,却有点发懵。

    以前的时候,大清去攻打明国城池,哪一次明国守将不是如临大敌的?哪怕是宁锦那样的坚城,只要大清军队一出现,城头上的明军必定严阵以待。

    按理来说,这次皇上挖了坑让明军跳了进来,如今看到大清军队大举来攻的话,应该惊慌失措才对啊!

    想到这里,隐隐地,他感觉有点不对。想了想后,便派人前去劝降。而他自己,则继续在远处观察。

    金州城头上,接替刘兴治的毛承祚,看到一名建虏打着白旗过来,就不由得心中一声冷笑。

    “城头上的明军听着,你们中了我们大清皇帝的计谋,如今海面即将冰封,你们逃无可逃,已是绝地了。我家主子说了,只要你们投降大清,不但可以免你们一死,还可以奏请皇上……”

    毛承祚听了一会,问边上的亲卫道:“这厮的官话说得这么好,应该是个汉奸吧?”

    “回老爷,十之**是!”他的亲卫脸上带着恨意回答道。

    大明丢失辽东之地,其中汉奸的功劳不少,而且为虎作伥起来,害起同胞,也绝对没有一点手软。对这样的人,东江镇的人都深有体会。

    毛承祚听了,伸手招过一名箭法好的手下,吩咐他道:“射伤他!”

    这名手下一听,稍微楞了下,他以为是要射死,不过在边上的亲卫提示了一遍后,二话不说,张弓搭箭,悄悄地射出了一箭,正中那汉奸的大腿。

    “啊……”一声惨叫,那汉奸摔倒在地,随即双手爬着,一边努力往外爬去,一边用满语大喊着求救。

    “嗖”地一声,又是一箭,钉在了那汉奸的另外一条腿上。就犹如马儿被扎了屁股,那双手爬地速度一下飞快,甚至连喊救命都来不及喊了。

    岳托远远地看着这一切,明白城里的明军看来是铁了心要坚守,没有留任何谈判的余地。他眉头紧锁,注视了金州城头好一会后,才一言不发地策马回大营。至于那个在爬的汉奸,他压根就没有在意过。

    这第一天,建虏并没有攻城。魏木兰把情况禀告给了崇祯皇帝,并转述了卢象升的看法,不外乎建虏休整一天,估计明天就会火炮攻城了!

    崇祯皇帝了解到情况后,倒也乐得建虏不攻城。如今金州和旅顺城内的粮食充足,都是来自朝鲜的粮食,他唯一担心的是,渤海海面的结冰情况,这个不是那么容易把握。毕竟就算在后世,这天气预报都是要看天的,就不用说眼下这个时代了。

    第二天一早,金州城外,建虏大营炊烟升起。卢象升巡查城头,一看那炊烟数量,便知道自己昨天估计的没错,当即下令炮营准备。

    东江军的这个炮营,其实是从宁远调来的。包括炮兵和火炮都是,用船运了,直接海路到达金州,并不需要花多大力气。

    这种调度,要是换了以前,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关宁那边,是孙承宗坐镇,左应选辅佐,而武将也不再是吴、祖两家,更是由皇帝直接下旨,就很容易调度完成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建虏大营的大门大开,建虏骑军蜂拥而出,绕城而走,马蹄声隆隆,声势很大。

    而后一队队的步卒列队而出,到金州城外列阵。在步卒的后面,则是他们攻城的杀手锏,炮营。

    中军旗下,一名建虏将领得意地说道:“主子,也该让明军尝尝我们大清的火炮了!只要我们火炮摆出去,明军就该为他们昨天的莽撞后悔了!”崇祯聊天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