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第704章 佟氏
    岳托一听,瞧了他一眼,有点不喜,淡淡地说道:“佟普汉,希望如此!”

    “肯定没问题!”这名叫佟普汉的建虏将领当即自傲地说道,“我们大清国的火器,就属我佟家最为精通了。如今金州城内又没有火炮,只要瞄准了城墙轰,这么容易的事情,很简单的!”

    岳托听了,知道他说得是实情,便点点头不再说话。

    这个佟普汉,出身辽东佟氏。而佟氏,是辽东一个有名的世家大族。明末原在开原经商,后迁至抚顺。

    佟氏家族“雄资一方”并且“能役服其乡人”。建虏叛明后,佟氏中的佟养性即与建虏联系,秘密为建虏输入大明的禁运物资,被明朝边吏察觉,置于狱,逃出投奔建虏。

    努尔哈赤妻以宗女,号“施吾理额驸”,并曾先后命其督办钱粮,总理“汉人军民诸政”,为建虏在在辽东战争中获胜立下了汗马功劳。

    而佟养性投奔建虏并成为额驸之后,在佟氏家族中影响颇大。1619年,其从兄佟养真(经商于开原、抚顺一带)亦“絜家并族属来归”,计1474口。其从兄佟养甲、佟养量、佟岱及其子侄佟普汉、佟六十、佟丰年、佟图赖及其孙辈佟国瑶、佟国桢、佟国印、佟凤彩等也都陆续投向建虏,真可谓“佟氏一门群从”。

    佟氏一族,此时已经在建虏中的势力算是庞大了。有清一朝,佟氏更是成为爱新觉罗之后的第二大族。

    佟普汉此时炫耀,别人自然也没法说什么,只能暗自嫉妒,这金州破城第一功,看来铁定归这佟普汉了。

    佟普汉见岳托没再有吩咐,便策马回到炮营所在,看看距离后,当即下令炮营继续往前,他大声喊着话:“城里的明军并没有火炮,你们怕什么?都给爷把火炮往前推!爷可是夸了海口的,城墙那么大,要是今天不给爷轰塌了,就都给爷饿着!”

    这个时候,建虏最怕的就是挨饿了。更何况,这些操作火炮的军卒,其实都是汉人出身。他们的地位更低,这个冬天以来,饿肚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此时一听要罚饿肚子,顿时,一个个都卖力地往前推炮。

    佟普汉一见,尤不满意,依旧在催着,让他们动作快点。催得急了,就有一名小头目陪着笑容说道:“爷,您放心好了,这金州城墙,保管今天给您轰下来。要是明军没把城门堵死的,也给您轰出一个洞来!”

    “好!”佟普汉听了便用手一指道:“给爷把火炮推到正门那去,就一箭之地外,给爷放心地轰!”

    “得嘞,爷您瞧好了!”小头目信心满满地回复道。其他兵卒见佟普汉高兴,也纷纷表态,保证让他满意。

    金州城头上,卢象升看着建虏炮营几乎是大摇大摆地前进,要来轰城门,不由得一声冷笑。

    “中丞大人,这些建虏认定我们城里没有火炮,竟然如此托大地把火炮往前移,简直是来找死了!”毛承祚脸上带着一丝嘲笑,看看城外的动静后,转头对卢象升说道。

    卢象升听了,忽然一声感慨,就听他说道:“亏了是皇上能统一调度,否则就我们东江军来说,还真是没火炮可用!”

    说到这里,他瞧了站他身边的魏木兰一眼后又道:“建虏无法做到知己知彼,一直用以前的老眼光来看待我们东江军,不吃亏才怪了!传令下去,等建虏炮营停下装填之时,一起轰击建虏炮营!”

    “遵命!”边上的卢大得令,立刻去炮营传令了。而毛承祚,则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城外建虏的动静,想起卢象升刚才所说,不由得心中也是在感慨。

    自从皇上关注辽东战事,派了卢中丞过来后,不断地传递情报过来。使得每一次的战事,建虏都会错误地估计己方的实力,也因此,东江军一个胜仗接一个胜仗。真要说起来,今年对虏战事的不断胜利,至少皇上要占一半功劳才说得过去。有了皇上在后面支持,今后的辽东战事,肯定只会越打越顺利了!

    想到这里,他又转头看看不远处的一门门火炮,都已经装填完毕,就等着建虏炮营停下后开火了。而城外的建虏炮营,却一点危险都没发觉。呵呵,建虏还妄想用火炮轰成,看来是白日做梦了!

    慢慢地,时间又过去了小半个时辰。远处观阵的建虏都注视着他们炮营的举动,都有点不耐烦了。好不容易看到火炮营终于停了下来,看到他们把火炮一门门地展开,并要准备装填火炮,顿时,就低声议论了起来。

    “那些火炮营的总算要开炮了,老子站这半天,都快等得肚子饿了!”

    “你一说,我这肚子也饿了!他娘的,早点轰开城门,早点攻进去,就可以早点填饱肚子了!”

    “……”

    中军旗下,岳托边上的将领们也都一身轻松,同样注视着炮营的举动,甚至听到一名建虏将领开口道:“大家听,听好了,轰轰轰,就见那金州城门一下破碎成了沫沫,我大清勇士蜂拥而入……”

    听着他这话,其他将领们都呵呵地笑了。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就在等着炮营建功,而后才轮到他们冲进城去收割明军首级!

    岳托并不管他们,此时还没轮到步军,由着他们说话。等到轰开城门的时候,他们自然会严肃起来。

    可是,城头上一如他最初看到的一样,并没有特别的举动,哪怕炮营在缓缓前移,如今已经停下,还是保持着原本的样子,这让岳托有点困惑。忽然之间,他昨天有过的念头再一次强烈了起来。

    明军这样的反应,莫非……莫非是有恃无恐?

    他正想到这里,忽然眼前一亮,发现城头的明军终于有反应了,顿时,他松了口气,心中想着:还好,明军没有再反常下去!

    可岳托刚想到这,已是看清城头反应是什么。顿时,他眼中瞳孔一缩,大叫一声:“不好……”崇祯聊天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