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75 城破
    ,精彩无弹窗免费!

    洪承畴又转回头,看着红夷大炮轰击着虎皮驿的城墙,每一发铁蛋,都砸下一大块泥块。此时红夷大炮正面对着的这段城墙,已经是半坍塌状态了。

    如果是以往时候,一般攻城方往往就会蜂拥而入了。可此时,红夷大炮却还在肆虐,犹如一头远古巨兽,在继续撕裂着城墙,继续扩大坍塌地城墙段。

    洪承畴看到这里,不知为何,心中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从今往后,城池攻防战的手段,怕是要改写了。不管是攻城方,还是守城方,如果不掌握火炮的铸造,没有精通火炮操作的兵卒,肯定会处于非常大的劣势,战争还没开始,就已经处于失败的边缘了。

    而这些东西,却恰恰是大明的强项。以前对中原王朝威胁甚大的游牧民族,或者在火器的发展之下,就再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对中原王朝产生那么大的威胁了。或者这个,就是皇上所说的,文明与野蛮的差距吧!

    在洪承畴的身边,则随身站着他手下的几名将领,高迎祥、神一魁、神一元三人。李过和吴三桂并没有在。此时,他们也同样震撼于红夷大炮集群一起开炮的威力。好长一会之后,年纪稍微小一点的神一元才感慨出声道:“这还真是太厉害了!幸亏只有我们大明才有这么多红夷大炮!这等火器一出,以后谁还想着躲在坚城后面就会没事了?”

    听到这话,神一魁忽然搭话道:“那也不一定,这火炮毕竟笨重,要是有骑军,没有足够的防护的话,还是能冲阵的。只要近身,这火炮就没用了!”

    边上的高迎祥听到,便一指炮兵阵地之前的燧发枪兵道:“看到没,那就是防御火炮阵地的呢!”

    有可能神一魁是边军骑军出身,对于骑军的身份,一直很自豪,毕竟自古以来,骑军这个兵种,一直是王者。他在听到高迎祥的话之后,看了下那些燧发枪兵,想了想,不甘心地说道:“只要骑军能付出代价,就这些燧发枪,还是防不住骑军的冲锋!”

    原本洪承畴一直在看着不时坍塌地城墙,听到身后传来的对话,或许是这仗打得轻松,心情比较不错的原因,便转身对神一魁说道:“没见那些偏厢车么?临阵组成车阵,骑军如何能直接冲击炮兵阵地?为将者,当多读书,多看书,知晓兵书,通战法。不要看到燧发枪的射速慢了点,就以为可以击败了!人,要多动点脑子!”

    总督大人发话,而且所说乃是实情,偏厢车组成的防御阵线就很容易拦住骑军的冲锋,神一魁无话可说,也不敢顶嘴,只好连声称是。

    这个时候,站在前面的崇祯皇帝也听到了对话,他心情也不错,战事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于是,他转过身,看着神一魁说道:“燧发枪的射速是慢,且不说三段射能弥补这个缺点。朕也可以告诉你,军器局那边,已经在研制能连续发射的燧发枪了。而且朕可以明确告诉你,连续发射的燧发枪,肯定能研制成功。等以后,火炮发射都不再是铁弹,而是开花弹,落地才爆炸,铅子四下激射;连续发射的燧发枪也会有,配备军队,你可以想想,远有火炮,近有连续发射的火枪,射程比你见到的更远,骑军能有机会么?“

    说到这里,他兴致来了,便又补充道:“对了,还会有铁甲堡垒,火炮和连续发射的火枪都能在里面配置,而后这个铁甲堡垒底下有轮子,能自己走。这种战争武器,进可攻,退可守,骑军能冲得动否……”

    崇祯皇帝在滔滔不绝地讲着,听众却已经呆住了。哪怕是多读书,多看书,知晓兵书,通战法的洪承畴,也同样听呆了。皇上所说的话,一开始还能理解一点,可听到后来,那真得是听得瞠目结舌了。要是大明真有了这样的武器,那岂不是无敌于天下?

    他们正发呆着时,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带着质疑和不信,带着少年特有的变音:“陛下,这不可能!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武器呢?”

    众人闻声看去,却见是一名少年军卒。不认识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这少年好大的胆子!而认识的,则心中摇头,这性子怎么还是这么直,也不知道改改?

    边上的海兰珠也是有点好奇,之前的时候,她确实看到过这少年将士和皇上还有说过话。可没想到,他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质疑皇帝的话,这胆子,也太大了点!

    然而,崇祯皇帝本人却一点都不以为意,对于李定国,且不说他之前所立的功劳,就是以他原本历史上的英雄事迹,也肯定会对他多一些耐心和细心。

    就见崇祯皇帝笑了下后,看着李定国说道:“其他人可能看不到,不过你年纪还小。朕相信你看到这种武器的出世,还是有可能的!未来,很精彩,科技的力量,是你们所想不到的。且看着吧,大明很快就将有天翻地覆的变化,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科技的进步。现在不懂没关系,且看着便是!”

    听着皇上非常自信地在描述未来,皇帝的身份说出这些话来,周围听到的这些人,不由得将信将疑,对于未来,不由得更加好奇。皇上口中那个所谓的科技的力量,真有那么强大!

    “轰轰轰……”

    红夷大炮的轰鸣声还在继续,激射而出的铁弹砸中城墙,“哗啦啦”地倒了一片。这声音,震耳欲聋,这气势,惊天动地;而在城外,上至皇帝,下至普通将士,都很轻松,仿佛眼前正在进行的战事,不是明清的决战,不是灭国之战,而是郊外打猎而已。

    可在城内的满清军卒,他们的感受就完全不同了。

    每一次巨大的开炮声响起,他们的心就震得颤动了一下。此时的虎皮驿城内,因为尘土飞扬,弥漫在城内,几乎遮蔽了阳光。整个城内,几乎是到了末日一般。

    满清军卒们,都躲在角落里,卷缩着身子,掩着耳朵,心中不停地祷告,希望城外的炮声快点停止。哪怕是要他们现在去死,去和明军拼死厮杀,他们也毫不在乎。他们只有一个要求,这该死的炮击,快点停下。

    虎皮驿本身就不大,皇太极领着两万多兵卒进驻之后,城内满满地都是人。偶尔有铁蛋越过城墙,落入城内的时候,砸破的房屋,都能埋掉一些人,或者是犹如踩了兔窝,一下从里面蹿出好多“兔子”来。

    红夷大炮的持续轰击,而满清却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这给满清军卒士气的打击是很沉重的。

    皇太极躲在城北,任由内侍给他包扎耳朵的伤势不管,或者是耳朵上的伤势刺激了他,此时的他,已经缓过神来,枭雄的本质,又显露出来。无需代善来骂,他就在盘算着绝境反击。

    他这样的人,不是死到临头,绝不放弃,这才是真正的他!

    “明军的火炮不能持续开炮,到如今已是差不多,传旨,各部往城南集结,把攻进来的明军给朕杀了!”

    “楯车呢,楯车上加长枪,反击明军,堵住缺口,坚持到天黑!”

    “……”

    一份份的旨意吩咐下去,这让代善很是欣慰。济尔哈朗也同样,心中佩服皇太极的同时,也上前奏道:“陛下,明军第一波的攻势肯定很猛,微臣亲去城南督战!”

    济尔哈朗南征北战,几乎没有败绩,为人稳重,做事稳当,是大清诸多王公贝勒中最受皇太极看重,完全称得上是左膀右臂之人。济尔哈朗自己请战,要去城南督战。这让皇太极很欣慰,点点头说道:“城南危险,自己小心!”

    “陛下放心!”济尔哈朗脸色严肃地回奏道,“陛下也要小心,千万不能再去城头涉险了。无论如何,微臣都会坚持到天黑。”

    说到这里,他看了眼代善,而后又补充道:“明军并没有修筑围城工事,微臣相信,只要坚持到晚上,我大清还是有机会的!”

    代善一听,眼睛一亮,立刻附议道:“陛下,此事当立刻传下去,让我大清军卒也知道这点,如此这仗就好打多了!”

    皇太极自然也知道,明军如此猛烈地炮击,肯定击溃了很多大清军卒的士气。没有士气,这仗就没法打。因此,他立刻点头,下旨道:“鳌拜何在?”

    这话一说出口之后,他才忽然想起,鳌拜已经死了,就在城头上,被明军一枪打破了后脑勺,就死在自己的眼前。自己的这个心腹,这个用惯了的人,已经没了。这么想着,他不由得有点黯然。

    不过他很快又重新振作了起来,另外叫人把这事传下去,传遍全城。

    而后,他又亲自送济尔哈朗到了屋外,掩着口鼻,看了眼城南方向的一片狼藉,便再次叮嘱道:“卿乃大清之柱石,朕万万不能少了卿。一切小心,等晚上我们一起想办法!”

    皇太极的关切,济尔哈朗郑重地点点头道:“陛下放心,臣一定会跟随陛下,重振大清,击败明军!”

    说完之后,他又向代善抱了抱拳,而后毫不犹豫,在亲卫的护卫下,大步离去。

    这个时候,城外的红夷大炮开炮声音,果然不再那么频繁,轰了这么久,火炮肯定要歇息才行了。听动静,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明军的炮击就会彻底停下,而后步军蜂拥从缺口处拥入。

    济尔哈朗估计着时间,躲开火炮轰击的正面,来到了城南这边。等他到这边时,这里已经密密麻麻地躲着等待反击的大清军卒。当他们看到济尔哈朗竟然也过来,无形中就提高了他们的士气。

    而济尔哈朗也确实是领军打仗的能手,只是三言两语,什么大清退无可退,唯有一战;什么落到明军手中,就是生不如死;什么坚持到天黑,就有反败为胜的机会等等,顿时,这些满清军卒不高的士气,又重新振作了起来,就像被济尔哈朗打了鸡血一般。

    城头上,还布有哨兵,在观察着城外明军的动静。当然,这些哨兵肯定不会在被火炮轰击的正面,而且也都在注意躲避线膛燧发枪兵的射击。但明军阵地,硝烟弥漫,而城墙被击垮,尘土飞扬,视线很不好,看不大清。

    当明军炮兵阵地上的开炮声音逐渐稀疏时,城头哨兵发现两侧有明军在往城墙坍塌方向集结时,便缓慢向后方禀告。

    济尔哈朗也估计差不多,他之所以要亲临前线,就是不放心别人,把攻入城内的明军要么消灭掉,要么赶出去,必须把握好时机,否则拥进城来的明军太多的话,大清虽然不怕近战,可也会非常吃力的。

    一声令下,顿时,城南这边躲着的满清军卒便立刻向城墙坍塌处拥去。毫无还手之力地遭受炮击,此时的他们,都是憋了一肚子火。火器比不过就算了,这近战,就让你们这些明狗瞧瞧大清的厉害!

    然而,尘土弥漫间,没发现有明军在城墙坍塌处冲进城来。满清军卒正在诧异间,就看到空中似乎飞过来什么东西?

    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听到“哐哐哐”地瓷器破碎声响起,与此同时,还伴随着惨叫声,这是一些倒霉鬼,被飞来的那些东西砸中了。

    第一时间,满清军卒吓得一激灵,以为是铁弹。可他们立刻反应过来,没有轰鸣声,肯定不是铁弹。可等他们看到碎在地上的东西之后,顿时,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哪怕是铁弹,也不会让他们如此惊慌失措。特别是当年参与过盖州攻防战的满清军卒,不少人都甚至尿了裤子。

    济尔哈朗也看明白了,睚眦欲裂,疯狂大喊道:“撤,快撤!”

    他正喊着,就见空中又飞进来一个个拖着火焰尾巴的东西,犹如黑白无常的索命绳。其中一个,好巧不巧地,砸向了济尔哈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