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76 皇太极的死法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东西还未入地,似乎是导火索已经烧完,空中就已经转了起来,喷射出火焰和浓烟。这东西,就是明末时候已经有的,而在这个位面上,是有崇祯皇帝建议,第一次出现在昌黎保卫战,随后在盖州防御战中大展神威过的万人敌!

    事出突然,当然,主要是视线不好,济尔哈朗的护卫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万人敌就已经落到了济尔哈朗的头顶,“呯”地一下砸在了济尔哈朗的头盔上,那尖尖地犹如天线一样的盔尖,刚好插在了万人敌上。

    于是,济尔哈朗悲剧了。

    不说这万人敌砸脑袋上有多疼,光是火焰喷在他的头上,毒烟笼罩了他的脑袋,就算是他以沉稳在满清中著称,也“啊”地惨叫出声。那声音,格外的凄惨。

    看着头顶七彩火焰珠子的主子,济尔哈朗的亲卫顿时傻了,当然,也有没傻的,立刻扑了上去,试图救下他们的主子。可万人敌的名字也不是白叫的,因为被济尔哈朗的头盔插着,就在那帽子顶上转动,私下喷射火焰和毒烟,一时之间,都无法伸手相帮。

    眨眼间,济尔哈朗倒地,万人敌也靠在了地上,这时候,才给了济尔哈朗亲卫机会,纷纷扑了上去。甚至有人已经脱了自己的盔甲,不顾火焰的喷射,不顾毒烟的呛人,冲上去盖住了万人敌。

    可这时,麻烦事又出现了,济尔哈朗平时总是一本正经,那帽子也系得一本正经,一时之间,竟然解不开。

    等到解开之后,把济尔哈朗背到了安全地方,却已是奄奄一息。他们这些亲卫,几乎已经认不出来,眼前这个,就是他们的主子。那脸,已经不能看了。人,也是进气少出气多,眼看着就不行了。

    忽然,济尔哈朗似乎回光返照,嘴唇动了起来,似乎在说什么话。他的亲卫连忙把耳朵凑过去,就听得济尔哈朗似乎用出了吃奶地劲,带着浓浓地不甘道:“大清……大清……皇上……皇上……”

    没说完整,也没法让亲卫猜出什么意思,头一偏,彻底没了气息。

    这个满清的开国功臣,在努尔哈赤时代受封和硕贝勒,在原本的历史上,又是皇太极时期的四大亲王之一,更是满清历史上除多尔衮之外,唯一一个受封“叔王”封号的人,就因为头戴万人敌,没了!

    此时,虎皮驿城的南边,之前用投石机投入城内的猛火罐,在万人敌的激发下,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这一片,正准备反击明军,把攻进城来的明军消灭或者赶出城去的满清军卒,几乎无一例外,都中了头彩,火势熊熊之下,惨叫着的火人,挣扎着,没多长一会时间,就没了气息。

    烈火熊熊,几乎焚灭了城南的所有。火势之大,更不是血肉之躯所能阻挡。而且这个火势还有蔓延地趋势,吓得其他满清军卒,不是吓得逃得远远地,就是在匆忙地制造隔离带。一时之间,就没人再去顾及此时明军正在攻城。

    城北位置,皇太极在第一时间被惊动了。出了房子看去,当他看到火势熊熊的城南时,顿时,一下呆若木鸡。

    良久之后,他才回过神来,喃喃自语地说道:“好狠,真得好狠!”

    此时的皇太极,已是明白。当他领军进入虎皮驿的时候,就落入明国皇帝的算计之中了。这个虎皮驿,是个死地。那些城墙,看似可以为大军提供防御。可实际上,却是把大清军卒围在里面,任由城外的明军宰割了!

    明军中的骑军围城,防备大清撤退,明军的火炮轰击,把大清军卒堵在窝里打。这还没完,明国皇帝竟然还带了投石机,把猛火油和万人敌都投入城内。

    虎皮驿小,大清军卒多,被明军如此打击,未伤到一个明军军卒,就已经死伤了不知道多少,这一仗,大清从头到尾,就没有还手之力,就更不用说胜算了。

    此时的皇太极,已是明白,为什么明国皇帝不修筑围城工事,因为他有把握,在日落之前解决大清,解决朕吧!

    想到这里,皇太极又不由得格外悲哀。自己好歹是皇帝,同样御驾亲征,携手中全部的兵力,进行倾国之战。这个战事,按理来说,应该打得惊天动地,打得血流成河,打得气壮山河!可如今,这那是国战?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大清生死存亡之战,竟然没有一点还手之力。从一开始落入明国皇帝的算计之中后,就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完全是明国皇帝怎么想,就在怎么做!

    事已至此,虎皮驿城内,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他们败了。唯一不知道的是,他们究竟是怎么样一个死法,是被明军的火枪打死,还是被烈火烧死?又或者是被毒烟呛死……

    这些满清军卒,有许多人,心中都非常地不甘。他们自持勇力,他们自己觉得能征善战,他们自己觉得悍勇无比,他们非常渴望和明军交手,面对面,刀枪拳脚等等,杀他个你死我活!打仗,不就是这样打得么?可为什么,为什么这仗就打成了这样子?

    傍晚时分,太阳已经移到了西边,虎皮驿的南城门这边,火势终于小了,可这里,已经再无一个活人。明军的燧发枪手和神箭手都从城墙坍塌处轻松登上城头,沿着城墙开始往北推进。

    居高临下,只要发现城下有满清军卒,便是一排子铅弹打过去,又或者是神箭手动手。之前的火烧烟熏,已经死了一大半满清军卒。这剩下的满清军卒,也已经斗志全无,又或者成了疯子,想着杀明军,却又毫无章法。以前不可一世,嚣张之极的建虏,如今只是成为了待宰的羔羊!

    虎皮驿城北,听着“呯呯呯”声音地响着,看着明军一队队整齐却又小心翼翼地推进,穿着黄马褂的侍卫们都绝望了。城外是成千上万的骑军,逃都没法逃,如今这种情况,只能坐以待毙。他们围在屋子的庭院处,手中虽然拿着刀枪,却很茫然。看着他们的皇帝主子,又看看明军,不知道该干什么?他们已经没有了主心骨,没有了斗志,什么都没有了!

    “哈哈哈……”

    突然,皇太极狂笑了起来,癫狂之极,一屁股坐在地上,浑然不顾皇帝利益,看似在笑,眼中却流下了泪水。周围的人,包括代善,都看着皇太极,没有人劝,就只是那么呆呆地看着他而已。

    笑了一会,皇太极终于不再笑了,想要站起来,却不知为何,站了一半却又一屁股跌倒在地。就好像好多天没吃饭,已经虚弱到站得力气都没有了。

    直到这个时候,才有黄马褂回过神来,有两人连忙过去,想要去扶他们的皇帝主子。然而,他们却被皇太极用力推开了。而后又是自己试着站了两次,终于站了起来。然而,他的腰不再挺直,脸上不再有从容自信,就仿佛一个七老八十地老人,行将就木。

    望着城头上的明军,不时开火向城内射击着,皇太极忽然喃喃自语道:“朕一生征战,苦心谋划,那一次,甚至都打进了明国京畿之地,差点就打进了京师。可为什么,为什么到头来却落得如此下场!朕英明神武,朕知人善用,朕虚怀若谷……可为什么,为什么到了最后,连这生死存亡之战,都打成了如此的窝囊!为什么,为什么……”

    说到后来,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乎是仰天大吼。看他那样子,好像是在向老天咆哮,在向老天质问,想要一个说法!

    这边的动静,终于引起了城头上明军的注意。当他们看到这边有人身穿黄马褂时,纷纷加快了速度,往这边推进过来。

    皇太极自然也看到了,他似乎无动于衷,只是转头看向代善,看着仿佛又老了好多岁的代善,苦笑着说道:“事已至此,明军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再不去见先汗,怕是要来不及了!”

    代善听到,也是一脸惨相,他自然也知道,明国皇帝是来复仇的,他们在当初只是辽东都司治下,是属于叛逆,不管从那个方面来说,明国皇帝都不可能放过他们。

    “老四,呵呵,没想到我们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这样!”

    要换以前,他是绝对不会想到的,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自杀!他一直认为,自己这一辈子,要么战死沙场,死在敌人的刀枪之下,要么享受完了荣华富贵,最终老死在床上。可如今,呵呵……

    听到代善充满了苦涩的话,皇太极也一样,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下代善的话。他抬头看天,西边的晚霞很红,就和鲜血一个颜色。天终于快要黑了啊!

    皇太极收回目光,转身一步一步地向屋里走去。走得很慢,仿佛两腿重若千斤。边上那些黄马褂看着,也没人去阻拦,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英雄末路!

    “主子,奴才先走一步了!”一名黄马褂忽然大声吼着,随后把刀反转,只一下,鲜血狂喷,人也跟着跌倒在地,腿脚抽搐一下就没了气息。

    正往屋里走着的皇太极,听到这动静,只是停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转头,而后,有迈着千斤重的腿,继续往屋里走去。跟在后面的代善倒是转身了,看到庭院中的侍卫,就这一会的功夫,已经自杀了三个。他们的血,流了一地。

    “我和皇上的尸首不能落入明军的手中,快去准备引火之物!”

    代善这么吩咐一声后,又转过身,往屋里走去。

    可就在这时,有一名侍卫的眼里忽然透出了疯狂,也不顾及其他,猛然冲向代善,谁也没想到,他一把揪住了代善的后衣领,拖着他退往墙角,另外一只手,举着刀横着,戒备着他人。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看呆了,不知道他要干啥?就连刚进屋的皇太极,也转过身来看情况。

    “只要把他们两个献给明军,肯定是大功一件,我们能活命,我们说不定还会有赏赐的!”那人激动地说着,向围上他的同伙解释道。

    代善挣扎了起来,那人却丝毫没有犹豫,一下用力勒紧了他的脖子,勒得他动弹不得。

    这侍卫的眼神中全是疯狂,全是对生的渴望!面对这样一个人,面对这样的场景,一时之间,庭院中的这些黄马褂,都没有来得及反应。

    皇太极倒是一声惨笑,也不进屋了,重新走了出来。他是实在没想到,最为亲信的大内侍卫中,竟然也有贪生怕死之辈,还想着用他们去讨好明军!

    “你们谁想要荣华富贵的?来啊,把朕也绑了!”皇太极没有去看在挣扎地代善,只是转头四顾,看着边上的那些黄马褂。

    有黄马褂犹豫,但更多的黄马褂却回过神来,厉声大喝,让那人放了代善。用此言行,回答了皇太极的话。

    可那人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又怎么会再听话地放过代善,还在那里疯狂地用代善掩护,手中刀横着,不让别人靠近。

    皇太极惨白着脸,看了城头上越来越近的明军,他从侍卫那抢过一把刀,缓缓地向那人走近。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杀了他!”那侍卫慌了,大声威胁道。

    皇太极根本就不管,似乎就没听到,走得近了,直接一刀就劈了过去,连代善和那侍卫都一起劈了。出手之际,丝毫没有犹豫。

    那人似乎没想到皇太极会这么狠,招架不及,被皇太极一下劈中,当然,也同时劈中了代善。两人肩膀上同时喷出血来,混在一起,流了一地。

    皇太极不管他们两人在那挣扎,抹了下脸上被喷上的鲜血,转过身来,命令他的黄马褂道:“朕的尸体不能落入明军之手,你们下手,把朕的尸体毁了,动作要快!”

    说完之后,他反转刀锋,再没有多话,也没有犹豫,只是一刀。一代枭雄,就以自杀结局。

    那些黄马褂们,没有人去阻拦,只是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而后麻木地走向前,忽然,一刀又一刀地砍向皇太极的尸体。

    在此之前,或者谁也没想到,皇太极最终被自己的黄马褂给剁成肉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