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77 王师北定辽东日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夕阳落入西山,只留余晖在西边的天空时,虎皮驿城所在,忽然响起了巨大的喧哗声。慢慢地,这喧哗声逐渐齐整起来,最终汇聚成了惊天动地的吼声。

    “大明万胜……”

    城外远处,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城头上的将士,在为什么而欢呼!

    洪承畴率先向崇祯皇帝见礼,激动地说道:“恭喜陛下,平定建虏叛乱,收复辽东!”

    全程打酱油的新军总教习茅元仪,同样激动。虽然他随驾而来后,基本上什么仗都没打,可这最为重要的一战,是新军打的。而他,是新军总教习,与有荣焉!他的功劳,也肯定是跑不了的。

    此时,他看到洪承畴率先向皇上恭喜,于是,他也连忙恭喜皇上道:“陛下御驾亲征,满清弹指间灰飞烟灭,陛下威武!”

    其他人也纷纷跟着向崇祯皇帝见礼,恭喜,气氛异常地轻松和喜庆!

    正在这时,在虎皮驿城那边的师监冯德华和师将曹变蛟联袂飞骑而至。未到御前,便敏捷地飞身下马,互相看了一眼,而后双双来到御前,向崇祯皇帝禀告道:“陛下,战事结束,我军大胜。战死二十五人,受伤三十八人。歼灭城内满清军队,共计两万余人,俘虏满清军卒一百五十三人。伪清皇帝皇太极自杀,尸体被其亲卫剁成肉酱……”

    听到这话,顿时有“啊”地声音响起,很显然,对于这个消息,不少人都相当意外。

    说句实话,崇祯皇帝听了后,对于皇太极最终自杀,他一点都不意外。毕竟皇太极不是守成之主,更不是靠祖宗余荫当上皇帝的。他从小开始的戎马生涯,一生可谓南征北战,性格中有着果敢狠辣,否则他也不可能在野猪皮的儿子中脱颖而出。甚至在原本的历史上,都奠定了满清夺取天下的基础。

    像他这样的人,是绝对不可能会被俘虏的。不像三国的阿斗,也不像唐后主一样,还想着投降后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因此,像皇太极这样的枭雄,不是力战而死,就肯定是自杀之类的了。

    不过,崇祯皇帝也终归是有点意外,他没想到,皇太极竟然还真得是狠,竟然能让自己的亲卫把自己剁成肉酱,也不把尸体留给敌人。一般来说,不是一把火烧了么,难道皇太极有特别的喜好?可惜没带狗来,否则以皇太极给大明百姓带来的灾难,真是喂狗都便宜了他!

    如果崇祯皇帝只是刚穿越过来的灵魂,那可能他还不会有这种想法。可此时的他,已经在这个时代过了四五个年头,亲眼见证了满清肆虐京畿之地后的惨相,一路过来辽东的时候,也见识了千里无鸡鸣,白骨露於野的荒凉。

    他正想着,却见曹变蛟又从马背上解下一个东西,仔细一看,却是一个人头,就见曹变蛟又禀告道:“陛下,此乃满清和硕贝勒爱新觉罗代善的首级。据俘虏所讲,他被亲卫劫持,而后被皇太极所杀。”

    他说完之后,冯德华也跟着禀告道:“满清另外一名和硕贝勒,爱新觉罗济尔哈朗,被我军的万人敌砸中脑袋,已无完好之身,没法辨识了。”

    崇祯皇帝听了,点点头笑着说道:“奴酋都有了报应,也可以暂时告慰那些被他们残害的大明百姓在天之灵了。将士们也辛苦了,好好休息。明天,又是新的开始。“

    说到这里,他的脑中闪过一个著名的句子,便脱口而出道:“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躬身领旨。满清的皇帝和主力已经消灭,接下来便是收复辽东,追击满清残余了。

    唯独有一个人没有动,并没有和大家一起行礼。当然,她发呆不行礼,也没人在意。毕竟她的身份摆在那里,皇上的这份旨意,也不会包括她在内。她,就是海兰珠。

    此时的海兰珠,其实是失神发愣了。在场的这些人,都没有她的感受来得深。科尔沁族以前和建州女真是敌对的,却硬生生地被打服,最终和建州女真结盟,甚至她爹还把自己的小女儿和亲妹子都先后嫁给了皇太极,以此巩固科尔沁族和建州女真的同盟关系。如果不是看好当时建虏的强大,她爹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以前的建虏,纵横辽东没有敌人,甚至连伟大的成吉思汗的后人,黄金家族的林丹汗,在被建虏狠狠地打了几次后,已成了丧家之犬,闻风而逃,压根就不敢再和建虏争锋。

    对于皇太极这个人,海兰珠其实也熟悉。在进关遇到崇祯皇帝之前,她都以为皇太极应该是最为英雄的人物,论智谋,论才智,不管什么能力,都是首屈一指。

    然而,这么强大的建虏,在这么英雄的首领所统领下,最终就这么灰飞烟灭了!其下场之凄惨,更是怎么都想不到。哪怕海兰珠看到了代善的首级,她都感觉有点不真实!

    在出京师的时候,额祈葛有过担忧,不想自己随驾冒险;奉天门城头上,周皇后和田贵妃等人,都千叮万嘱自己,要护好皇上。可是……可是,皇上这是来打仗的么?这样的战事算是打仗么?这比自己以前带着人出去狩猎还要轻松!

    这么想着,转头看向崇祯皇帝,有点愣愣地注视着,不知为何,她忽然感觉,崇祯皇帝的个子很高很高,高到了天上去,顶天立地,就算是天要塌,他也能顶住,就算是地会陷,也难奈他何!

    一时之间,海兰珠有点痴迷了。

    崇祯皇帝倒没注意她,此时的他,在传下旨意之后,进入聊天群,想了下,便点开聊天群的公告,把歼灭满清主力,奴酋皇太极、代善、济尔哈朗的消息发了出来,并配上黄昏时分,新军将士站在虎皮驿城头上欢呼的照片,还有那张代善首级的照片。

    原本聊天群中,只有一部分在聊天,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在吃饭什么的,并不在群里。

    可当崇祯皇帝把这个公告点击一发布之后,系统自然会通知到没一个人。聊天群中的成员,进入聊天群一看公告,顿时这聊天群就炸了!

    “什么,我们大明就灭了满清了?那满清的皇帝也死了!”

    “这不会是假的吧?怎么满清说灭就灭了?”

    “……”

    只有一开始,还能看到聊天群中发言是什么,不过只过了一会后,就见聊天群中的发言,一条又一条,刷刷刷地b,压根就看不清聊天群成员在说什么了。

    京师皇宫,一个稚嫩的声音,有点担忧地说道:“母后,母后,别哭!别哭!”

    正伺候皇后和皇子吃饭的宫女内侍一见,果然看到周皇后流泪了。顿时,一个个都吓坏了。虽然他们不知道什么地方没做好,竟然能让一向庄重的周皇后都哭了,这罪过就大了!于是,他们纷纷跪了下去,说着“奴婢该死”之类的话。

    周皇后回过神来,看到眼前的这些,看着战战兢兢地宫女内侍,看着不安担忧的儿子,她不由得笑了,连忙擦擦自己的泪水,笑着说道:“都起来,都起来,本宫是心里高兴,心里高兴啊!来啊,都有赏,全都有赏!”

    年幼的皇子看到母亲笑了,便轻松下来,连忙问道:“母后,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么?”

    宫女内侍们听到对话,起身的同时也纷纷看向周皇后,他们心中非常地好奇。到底是什么,让皇后能喜极而泣?

    就听周皇后看着自己的儿子,笑着说道:“你父皇刚打赢了辽东战事,把满清灭了,满清皇帝和其他奴酋全都被枭首了!”

    这个话说出口之后,皇子还没什么感觉,可其他人顿时就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的好消息,难怪皇后激动如此!

    其实,不止是皇后激动。此时,在内阁,一众辅臣,一直忙碌到这天要黑下来了,才收拾了东西,走到首辅座位这,向首辅告辞,而后准备离去。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才说出告辞的话,就见之前面无表情的首辅,忽然猛地一拍桌子,发出“啪”地一声响。这个声音突如其来,顿时把薛国观等辅臣全都吓了一跳。

    什么意思?皇上不在京师,身为辅臣,都忙碌到天都要黑透了才告辞,首辅还不满意?

    这么想着,薛国观倒是心直口快,连忙解释道:“真不是我等不愿再做事,这天都马上要黑了,宫门即将上锁,您看……”

    他这么一说,温体仁回过神来,转头看看天色,一下明白,为什么薛国观这么说了,顿时,他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一点都不顾及身为首辅的威仪,就在内阁中,开怀大笑起来,那种从心底发出的大笑。

    他这似乎是有点疯狂地笑,把其他辅臣还有内阁中的书办都笑傻了!首辅大人平时不是很稳重的么?这么会这样不如礼仪?

    在众人面面相觑中,温体仁终于收住了笑声,站了起来,一只手捋着额下长须,看着众人,那脸上的笑意还是怎么都抑制不住道:“皇上刚在辽东虎皮驿城,一战而定,消灭了两万多满清军卒,斩杀奴酋爱新觉罗皇太极,爱新觉罗代善,爱新觉罗济尔哈朗……”

    听着温体仁缓缓地说着话,薛国观睁大了眼睛,一脸的诧异,只听了一会,就再也忍不住,打断了温体仁的话道:“满清灭了?皇上收复辽东了?”

    满清之强悍,人所共知,可皇上御驾亲征,离开京师才多少时间,这就把满清灭了,还杀了满清皇帝和最为有名的那几个奴酋?这……这是自己听错了还是首辅大人说错了?

    薛国观这么想着,问着话的时候,甚至还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同僚,希望能得到准确一点的结论。

    对于薛国观打断自己的无礼行为,温体仁丝毫不以为意,带着笑意,断然说道:“老夫所说,岂能有假!”

    说完之后,他绕过书桌,又大笑说道:“走走走,今日都去老夫府上,共谋一醉!不醉不休,不醉不休啊!”

    温体仁一直以来,都是孤臣的形象,他的府上,任何人都没得进去,一律谢绝同僚拜访,没有例外。可此时,他却主动邀请同僚去他府上,可谓是破天荒了!

    也是因为如此,薛国观等人互相看看,脸上慢慢地露出狂喜之色。这个时候,他们信了!要不是如此,首辅又何至于如此失态?又岂会如此破例!

    虽然想不清楚皇上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可这又有何妨,反正皇上就是做到了!

    在京师的另外一处府邸,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的府上,他冲入后堂,一下跪在母亲的面前,喜极而泣地禀告道:“娘,皇上赢了……”

    这个大捷,虽然没有正式的消息传回,可这个大捷,却以飞快地速度传播,只是天黑不久之后,整个京师都沸腾了,“噼里啪啦”地鞭炮声,一阵又一阵地响起。

    动静传到宫中,连一向沉稳地皇后在和首辅商量后,传下懿旨,今夜不宵禁!

    这一夜,京师注定无眠。特别是那些有亲戚朋友在京畿之地,惨遭满清祸害的那些家庭,更是犹如疯了一般,谁也没想到,大仇竟然如此之快就报了。纷纷烧了纸钱,家祭无忘告之!

    辽阳城外,中军大帐,坐镇这里的登莱巡抚卢象升,此时还没有休息,依旧在召开着军议。这军议的内容,不是如何攻打辽阳,而是在部署骑军,交代骠骑营和关宁铁骑,吩咐他们时刻做好准备,这几天不得有任何懈怠,一有军令下达,要第一时间能疾驰支援……

    他正在说着,忽然,就看到站他身边的魏木兰,一反常态,一下冲到他面前,打断了他的话,满脸喜气地大声宣布道:“刚皇上的消息,虎皮驿之战大捷,满清皇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