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78 四面楚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魏木兰突然打断卢象升的话时,众人还有点不解;当魏木兰把虎皮驿大捷的消息说出口时,中军大帐内,顿时,就静得只剩下她一个人的声音,其他人,甚至是屏着呼吸,就唯恐漏掉一个字。

    当魏木兰把消息说完之后,中军大帐内依旧是静悄悄地,所有人,几乎都呆在了那里。

    倒不是说他们非常意外。事实上,对于大明能打败满清的这个事情,在场的这些将领,基本上都没有疑问。毕竟这次的战事布局已经完成,敌我态势很明显。皇帝御驾亲征,如果没有一定的把握性,也不敢让皇上乱来的。

    不过就算这样,卢象升还是担心皇帝的安危,哪怕他知道皇上的作战计划是什么,他还是有点担心。这不,他正在布置,一旦皇上那边出现什么险情的话,六十里路远,骑军很快就能过去驰援。

    可皇上一大早出发,六十里路,这天刚黑的时候,捷报就传来,而且战果是如此之大。大捷的结果,就是满清灭亡,皇帝被杀,辽东战局已定!

    中军帐内,很快就喧哗了起来,那兴奋地说话声传出去,让外面轮值的军卒都份外的好奇。中丞大人能和普通军卒同甘共苦是不假,可中丞大人对军纪要求之严,也同样是真得不能再真了。到底有什么事情,竟然能让中军帐喧哗如此?

    他们在纳闷着时,忽然就看到卢象升从中军帐中钻了出来,一脸的喜气。在中丞大人的身后,则是其他各级将领,他们同样是一脸的喜气。这一下,他们就更好奇了,中军帐内不是在军议么,之前都还很严肃地,怎么这会后都这么高兴了?连中丞大人都这么高兴?

    他们没有再纳闷下去,因此卢象升就站在中军帐外,亲自吩咐道:“向全军通传,皇上在虎皮驿大捷,杀奴酋皇太极、代善、济尔哈朗,满清全军覆没……”

    听到这个消息,听到这个盼望已久,却又突然公布的消息,一时之间,辽阳这边的明军先是静了下,而后忽然爆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激动之情,任何地方都比不过这里!

    因为辽阳这里的军队,是由东江军和关宁军组成。而这两支军队,基本上都是辽民。他们中的每个人,基本上都有亲人被满清所杀害;他们中的每个人,都体验过当初满清带给他们的恐惧;他们中的每个人,都看着满清在辽东崛起,纵横无敌。

    曾经的时候,他们从来没想过,这么强大的满清,有一天会灭亡,或者至少他们不认为,在他们的有生之年,能看到满清的灭亡。他们唯一的期望,就是希望能杀几个满清,能为自己的亲人报仇雪恨。

    到了后来,他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已经期盼着能打赢满清,能灭掉满清了。可他们从未想过,突然之间,满清真得被灭亡了。这个大捷的消息,来得实在出乎意料,一下砸得他们有点晕。

    皇上领着军队,早上出门,晚上时候就把满清灭了!这样的事情,谁能想到?谁能想得到!

    等确认了事实之后,又能让他们如何不激动!就算是天要黑了,按照以往的惯例,军中可是要禁止喧哗的。可卢象升还是毫不犹豫,在听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向全军宣布了这个大捷!

    辽阳城内,黑漆麻糊的,只有城头和主街道上有灯火,其他地方的灯火很少,就仿佛这辽阳城已经成了一座死城。

    贝勒府中,倒是有灯火,灯光照着阿敏,要是他认识的人,估计第一眼肯定认不出来了。此时的阿敏,似乎老了几十岁一般,佝偻着背,只是在擦拭着一把匕首。

    他的亲卫,都没人敢打扰他。自从昨天之后,他们的主子就一直这样了。作为阿敏身边人,他们自然是了解阿敏,也明白阿敏为什么会这样。

    没错,阿敏在昨日知道了明军是围城打援,特别是有明国皇帝御驾亲征之后,他就知道,这一次,大清估计是挺不过去了。可感情上,他还是在向满天神佛祈祷,希望英明的皇太极,能带着大清渡过这一难关。

    明军只是围城,一直没有攻击,不但没有让他松口气,反而更为忧心。他一直担心,突然之间,明军就开始攻城了,因为那样一来,就意味着辽阳这个诱饵已经失去了作用,明军要把诱饵吞肚子里去了。

    这种担心一直存在,就害怕下一刻突然就会发生。没法突围,只能据城而守,被动应付之下,想着这事。这一天下来,硬生生地就把阿敏折磨成了这样。

    “主子,该用膳了!”一名亲卫端着一个盘子进来,上面只是一碗馍和一点不知道什么菜。这不是阿敏艰苦朴素,而是城里就没什么吃得了,以他的身份,也只能吃上这个而已。

    阿敏几乎一天没吃东西,此时肚子确实也恶极了,想着自己的防御计划,便收了担心,把匕首插了回去,也不去洗手,随手就拿起一个馍,就往嘴里塞去。

    可就在这时,城外忽然爆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吓得阿敏一哆嗦,那馍一下没拿住,直接掉到了地上。

    可此时的他,却压根没管地上的馍,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大明万胜!”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

    充满了喜气地呼喊,就算再愚笨的人,也能听出,明军有非常大的好事发生了。而明军的好事,就是大清的坏事。这个时候,这种时候,发了什么好事?阿敏用脚趾头想想,也基本上能想出来是什么了!

    顿时,他的脸色一下变得灰败,整个人似乎又老了不少,缓缓地转头,看向沈阳方向,一行老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他当然不是为皇太极而哭,他是为了大清,为他奋斗了一生,从无到有建立起来的大清,即将被明军灭亡而流泪!

    或者是因为天黑了的缘故,城外的欢呼声没过多久就低落下去,最终消失,辽阳城内外,又重新恢复了安静。阿敏在回过神来之后,看看垂头丧气地护卫,脸色又变得狰狞,就好像是罪犯得知自己要被处决之时,垂死挣扎一般,就听到厉声喝道:‘传令下去,明狗奸诈,诡计多端,不要被明狗吓住了。我大清野战无敌!援军就快要来了,坚持下去,明狗必败!“

    这时候,辽阳城内也已经歇息,街上戒严,这道命令传下去,效果如何,一时之间,倒也看不出来。

    这一夜,城外的明军,欢天喜地是必然地了。他们虽然睡不着,可精神却非常好,更不会炸营;可城里的满清军卒,同样不知道有多少人睡不着,要么担心明军什么时候发起攻击,辽阳能不能坚持住;要么担心城外明军的异动,到底是有什么事情,难道是明军在别的地方打了胜仗?忧虑之下,辽阳城内的气氛非常压抑,满清军卒辗转反侧,翻来覆去,甚至都迫使军官严禁翻身,禁止发出任何动静。

    当朝阳再次跃出东边的天空,阳光洒向大地之时,辽阳城内的满清军卒,不少人精神疲惫,顶着两只熊猫眼,昏昏欲睡;可城外的明军,却一个个精神抖擞,按军令起床,军营之中,充满了活力,充满了乐观的气氛。

    “嘚嘚嘚”地声音急促传来,马蹄疾驰,几骑快马从北方官道快速靠近辽阳。散布出去的明军夜不收尾随,或者说,是拥着那几骑快马驰向中军大营。

    未及靠近,只见中间一名骑士伸手举起一根木杆,上面吊着一个首级,减慢了马速,通往中军大营的路上,大声高呼着:“虎皮驿大捷,歼灭满清军卒两万余人,斩杀奴酋皇太极、代善、济尔哈朗……”

    众多军卒闻声,看着报捷信使的到来,一个个都在行注目礼,喜出望外的神色,全都溢于言表。他们看着那首级的下方,还有两个大字,有认识的,当场就念了出来:“代善!”

    这或者就是皇太极心狠的地方了,如果他没有下旨破坏他的尸体的话,那这个时候,木杆上就应该挂着他的首级,会更有份量了。毕竟他是满清的皇帝,代表的意义,不是代善能比的。

    不过明军将士已经得到大捷的消息,又听到信使的报捷,看着满清和硕贝勒的首级都有了,虽然有点遗憾没有看到满清皇帝的首级,可他们同样非常地高兴,相信捷报是真的。毕竟这捷报肯定是皇帝让人来报的,不可能骗人,更没必要骗人!

    “大明万胜!”

    “皇上万岁!”

    “……”

    此起彼伏地吼声,随着信使一路前行,又重新在辽阳城外响了起来,最终汇集起来,又响彻在辽阳城的上空。辽阳战役虽然没有打响,可明军的欢呼是一波接着一波,士气是一次比一次高。

    而辽阳城内,不管阿敏昨晚传下的军令是否有效过,此时的满清军卒,再次被城外明军的欢呼所震动。没有一个人,脸上能有笑容。就算是那些当官的,不想影响部下的士气,可他们也挤不出笑容来。

    私底下,他们互相打气,说着鼓励的话,试图自救。

    “贝勒爷都说了,明军奸诈,他们就是想打击我们的士气,回头攻城的时候就能事半功倍了!”

    “说得对,明军太狡猾了,肯定是这样!”

    “知道么?以前楚汉相争的时候,楚霸王厉害吧,最后被包围的时候,原本还有一战之力,鹿死谁手都还不一定,可是当时狡猾的汉军就唱起了楚歌,沉重打击了楚军的士气,才最后赢了战事,消灭了楚霸王的!”

    “对对对,就是这个理,明军肯定也打了这样的主意!”

    “……”

    互相之间的这种鼓励,像模像样,可是,满清军卒自己,都没几个人信这种自己骗自己的话。他们不是傻子,城外明军的那种欢呼,是从心底发出来的,绝非演戏。有的时候,这种是很容易区别出来的。

    没过多久,城头上轮值的满清军卒就发现有明军举着一根高高的木杆,基本上与高大的辽阳城头平行,在靠近城头的地方,把杆子竖在了那里。上面有一个首级挂着。面朝辽阳城固定着。下面则还有六个大字,认识汉字的人很容易就能看清楚:“代善首级在此!”

    顿时,城头上的满清军卒慌成了一片,代善作为满清八大贝勒之一,是拥有非常高的威名和知名度的,满清人口又少,平日里,他们大都互相见过面。对于代善,认识的人很多。

    看那首级时,就已经觉得是了,又得那汉字提醒,顿时就能确认。联想起明军从昨晚开始的欢呼,一切就在不言中了。

    顿时,那些自欺欺人的话,再也没人说得出口。就算再普通的满清军卒,也基本上知道了辽阳北方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闻讯赶到城头的阿敏,也是呆若木鸡。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最终还是发生了。

    别人可能还觉得那首级是假冒的,可阿敏却是能分辨出来,那首级绝对不是假的,就是爱新觉罗代善的。

    大清真得是要亡了!

    但是,他不愿承认,大声下令,传话全城,说这是假的。不管手下信不信,他都让人传下军令,说这是假的,是明军的诡计。否则的话,为什么只有代善一个首级?肯定是假的。

    然而,阿敏的垂死挣扎并没有多少用。因为,明军又在城外展示了满清皇帝的御用之物,虽然没有皇太极的首级,可这些也足以证明,皇太极肯定是落到了明军手中,或者是被明军杀了。

    辽阳城内满清军卒的士气,任凭阿敏折腾,也没有再能恢复起来。

    中午时分,“轰轰轰”地炮声,终于响了起来,摆设了几天的红夷大炮,终于开始发威了。

    没人觉得能守住,阿敏也早已下令,准备和明军巷战,就算死,也要拉明军垫背,可随着炮声的响起,他的这道军令,也几乎成了废纸,没有几个满清军卒再有反抗之心,一个个都麻木地看着士气高昂的明军攻进了城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