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82 反常的豪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回过神来之后,多铎一声冷笑,转头对多尔衮说道:”哥,听到没有,五千两黄旗精锐!啧啧,那皇太极在明军占领鞍山驿堡的情况下,都舍得给他儿子。哥,你这个皇太弟,也就说说而已,别当真了啊!“

    ”谁当真了?“多尔衮一听,眉头一皱反驳了一句,而后疑惑地说道:”他领着五千两黄旗精锐过来,是想干什么?“

    “该不会……该不会是来抓我回去的吧?”边上不吭声地阿济格,忽然露出惊恐之意,抬头看向多尔衮猜测道。

    多铎听得一愣,随后他的脸也很不好看了。要是豪格真因为阿济格打得镇江堡败仗而来兴师问罪,那他也跑不了,金朴镇一战的损失,比起阿济格来说,并不见得谁比谁损失小。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两人还真是真正的难兄难弟!

    多尔衮听了,看了眼阿济格,又瞅了下多铎,断然摇头道:“不可能,要真是这样,那就意味着和我们撕破脸,这事儿,皇上是不可能干得出来的!”

    “那派豪格领五千两黄旗精锐过来干什么?”阿济格似乎稍微松了口气,可又不放心,立刻追问道。

    多尔衮听了,略微一想,不大确定地回答道:“应该是和倭国局势,和西夷联盟的事情有关。”

    说到这里,他看向阿济格,问他道:“让你监督朝鲜水师打造海船的事情,怎么样了?”

    一听这话,阿济格的注意力便被转移了,恼怒地回答道:“那群朝鲜猴子就是一群烂货,根本就没有汉狗好用。抽一鞭,动一动,还时不时躺地上装死!前些天当众打死了十多个人,才又快了一些速度。大概有三十多膄已经差不多完工,可以下海了。”

    听到这话,多尔衮还是不满意,皱着眉头说道:“倭国的德川幕府已经派船,想封锁我们去倭国的海路。虽然丰臣国松那边已经在尽力抵挡,可我们不能只寄希望于他。你这边不能马虎,一定要尽快多造出一些来。我们不善水战,可朝鲜和倭国那边可以,务必保持海路的通畅。”

    说到这里,他沉吟片刻,又开口说道:“我估摸着,明国应该不会让我们顺顺利利地把粮食收上来。虽然我们有防备,可损失一些应该是再所难免的。因此,还是要从倭国那边多运些粮食过来才行,还有辽东那边也盼着粮食,这些都是需要船来运的。”

    多铎一听这话,顿时有点恼怒,又想说话,可这时候,有侍卫入内禀告,说豪格马上进城了。

    “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多尔衮听了,站起来对两个兄弟说道,“顺便再叫上光海君那些朝鲜人一起。”

    “哥,你是皇太弟,犯得着你出迎么?让他自己来见你便是!”多铎一听,立刻恼怒地回应道,“就豪格那蠢货,理他做什么!”

    豪格和他们兄弟的关系一直很差,以前遇到的时候,互相之间也是横鼻子竖眼的,谁也瞧不上谁!

    多尔衮没理他这话,已经往外走去,同时说道:“我告诉过你多次,对敌人的愤怒要藏在心里,除非你有足够的实力,否则不要让别人感觉到你有恶意!豪格你瞧不上,但他背后站着皇上。而且这次,他的手中,还有五千两黄旗精锐!”

    多铎听了,看了阿济格一眼,重重地哼了一声,才不甘地跟了上去。

    在王宫外面,多尔衮等人遇到了朝鲜那边的人。此时的光海君,已经胖成一头猪了。多尔衮见到,眼睛中闪过一丝不容易让人察觉的鄙视。

    这个光海君完完全全是一个废人了,一天到晚,只知道吃喝玩乐,什么事情都不再管。他既然这样,多尔衮也乐得他如此,觉得多铎当了几回恶人,还是有好处的。只要他成了大清的牵线木偶,那大清就算再困难,光海君躲在宫里吃喝玩乐的这点花费,还是承受得起的。

    “见过皇太弟殿下,见过各位贝勒爷!”光海君身后的一个很瘦的人,不顾老眼昏花,昏昏欲睡的光海君,第一时间向多尔衮等人行礼。

    多尔衮看到这人,不由得微微点头。虽然他是皇太极释放回来的,可经过几年的狱中生活,很显然知道珍惜荣华富贵了,如今大清这边要办的事情,很多都通过他去办,做的还不错!

    于是,他也点点头,算是有礼貌地回应了一下,而后又吩咐道:“各地的粮田,要加倍用心,让你手下的农官都伺候好了。至于可能的骚扰,自有我大清军队来处理。”

    就目前来说,主要还是朝鲜的饥民和一些反抗军在骚扰,不过都不痛不痒,无关大局。多尔衮最担心的,还是粮田种植本身的问题,因此才一见吴达济的面,就又叮嘱了一次。

    吴达济听了,立刻恭声领命。

    他的身后,光海君还是老神在在,不停地打着哈欠,压根不在意他。而其他官员,则是嫉妒地瞅着吴达济,那眼神,恨不得取而代之。

    说话间,马蹄声传来,豪格到了。

    多铎看到豪格骑着高头大马,在大军之前,威风凛凛地过来时,他便一声冷哼,露出一丝不屑,就准备好了和豪格怼上一怼。反正以前见面,我怼你,你怼我,也就这样!多尔衮说自己藏不住心思,这豪格还不是一个样!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豪格在看到多尔衮之后,竟然主动下马,脸上挤出不自然地笑容说道:“让皇太弟殿下出迎,真是太客气了!”

    他的这番举动,连一向精明的多尔衮都楞了下,回过身来后,心中一边琢磨着这反常的事儿,一边自然客套回去,就似乎他们两人之间,一向很和谐似的。

    多尔衮身后的多铎看得直腻歪,他才不信这两个人还真好成这样了。信不信要是多尔衮登基,第一个要搞死的就是这豪格。而豪格也差不多,估计天天都在咒多尔衮抢走了他的太子之位。要是扎小人能扎死人的话,他豪格说不定都能用标枪来扎多尔衮。

    终于,多铎不耐烦了,直接插嘴,冷着脸问道:“你来朝鲜干什么,还带这么多人马,难不成是瞧我不顺眼来了?”

    听到这话,一直沉默寡言,尽量减少自己存在感的阿济格吓了一跳,连忙看向豪格,似乎随时准备逃跑。

    谁知豪格听了后,稍微楞了下,而后又虚伪地笑了起来。他那种笑,一看就很虚伪,不像多尔衮,笑得自然,其实也是虚伪。就听他回答多铎的话道:“说那里去了呢,我是奉皇阿玛的旨意而来,要不然,你以为我能领五千两黄旗精锐?”

    “不知皇上有何旨意?”多尔衮听到,便接过话问道。

    豪格也不废话,直接拿出了皇太极颁下的圣旨,给多尔衮过目。意思不外乎是由豪格统领两黄旗精锐,酌情处理倭国和西夷结盟事宜。

    当时皇太极之所以下这份圣旨,就是想把和西夷结盟的事情抓到自己手中,他走不开,他儿子来了,自然也是一个态度,虽然不是很能用,可血缘关系是跑不了的。

    多尔衮听了,略微皱着眉头想这圣旨背后的意思。不过没等他想明白,豪格就又开口说道:“殿下怕是不知道,我走到镇江堡的时候,刚好遇到明军攻城,顺手就把三千多明军给灭了……”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看了一眼阿济格。

    阿济格虽然想低调,可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就是再低调,豪格也能注意到他。这一眼看过去,眼神中略微带着得意。意思不外乎是说,你在镇江堡打了个大败仗,可看看我,我在镇江堡却打了个大胜仗。

    看到阿济格不敢对视,低下头去,豪格心中不由得很爽,就又接着说道:“皇阿玛闻讯,快马送来口信,说我打了大胜仗,辽东那边暂时应该不会有事了。让我领兵直接去倭国,帮那什么丰臣国松,还有西夷什么的直接联系,帮好了他们的忙,才能让他们尽快满足我皇阿玛的要求!”

    多尔衮一听,脸上露出诧异之色,心中想着,皇太极还真是好魄力,竟然不顾家门口有明军这头猛虎在,就敢把自己两个旗的精锐交给儿子,跑去倭国?

    他还没想明白,就听多铎一声冷笑道:“你什么人,谁不知道,吹牛也要看看牛皮会不会破,还打败了三千明军?你以为明军这么容易打败么?就你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些满清奴酋的印象中,明军不再是以前那样随便他们欺负的对象。听到豪格说打败了三千明军,多铎第一个不信。

    豪格听了,头抬得高高地,也不废话,让人把缴获的战利品拿出来给多铎瞧瞧。一时之间,这几个奴酋,包括多尔衮在内,都非常地吃惊。

    在这些迎接的人群中,唯一不吃惊地,就是吴达济了。他已经从聊天群中知道了辽东战场的事情。知道明军虽然败了这一场,可大明皇帝却领军轻松把辽东的建虏灭了。这种局部失利,对于整个战局压根就没任何影响。

    不过,他有点搞不明白,为什么豪格没有领军杀回沈阳,而是领兵跑到汉城来,甚至还说要马上去倭国。当然了,相对于想不明白的这个事情,他更期待,当这些奴酋知道辽东满清全部被灭,什么皇阿玛不皇阿玛的,都被杀了的消息后,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样的表情?甚至他都隐隐有种冲动,就恨不得这时候大声宣布大明收复辽东,你们皇帝都死了的消息。

    不过,终归理智压制住了感情,他就在那冷眼旁观,看这几个奴酋的好戏,有个结果之后,他也好去禀告明国皇帝。

    这时候的豪格,看着阿济格、多铎,特别是多尔衮诧异地表情,那是相当地高兴。这些年来,基本上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唯一能和现在这高兴劲相提并论的,应该就是当初皇阿玛宣布自己是太子的时候。

    不过他也没过份得意忘形,心中始终记得自己和这些家伙虚与委蛇的目的是什么。于是,他耐着性子享受了会此刻的心情后,就立刻对多尔衮说道:“皇阿玛交代下来的事情,我必须立刻得去办。殿下这边的船只怎么样,可否立刻运我们去倭国!”

    从多尔衮本身来说,他可不想自己的地盘上有五千不可控的兵力,就算他自己也就五千左右的精锐能用而已。因此,他是巴不得豪格领着那五千两黄旗的精锐,该滚去哪里就立刻滚去那里好了。

    不过他性格多疑,豪格又很是反常,这让他很是狐疑。但眼前摆着的战利品也是事实,他能分辨出来,这绝对不是假冒的。而且五千大军,随便用点手段,也能从军卒身上知道详情。豪格就是再蠢,应该也不会就这个事情撒谎。

    如此一来,他就有点想不通了。直觉告诉他,这背后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豪格见多尔衮在沉思,他最怕这个了,于是,就又催促。此时的他,是一刻都不想在朝鲜待着。因此,催着的时候,又几次拿他皇阿玛来压多尔衮。

    多尔衮被他催得都有点烦了,再说了,五千人的吃喝,粮草用度也是个问题。特别是这五千人中,有相当一部分还是骑军,这粮草更是消耗大。朝鲜这边,上次尽量挤出了粮草支援辽东,只是被阿济格败了,但这也就是说,朝鲜也缺粮。

    因此,多尔衮从这几个方面一考虑,最终同意了豪格的要求,派出海船,尽量把豪格的军队最快速度地运走。

    于是,豪格就在汉城只休整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领兵继续东进,去朝鲜半岛的尽头坐船离开大陆,前往倭国去。

    当然了,多尔衮在这一晚的时候,也了解到了豪格确实打了个大胜仗。只是真正关键的信息,只有豪格和当初在场的几个将领知道而已。多尔衮一时半会也打听不出来。

    不过在豪格走后三天,终于有一骑快马信使疾驰入了汉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