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093 朝鲜定也
    王宫外面的广场,插在周围的火把,虽然已经熄灭,但余烟缭绕,广场上,血流成河,大半个广场上,都堆满了尸体。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人头则堆在宫门处,一个个首级,长长地一大排,惊恐地表情,凝固在脸上,睁着双眼,就看着走进宫门的一群朝鲜籍官员。

    这些朝鲜籍官员,一开始还能看看熟悉的脸,可看到后来,根本就不敢再看了,走路时候,那腿都是在抖着的。心中的恐惧,真是到了一个极点。

    唯独有一个人例外,他就是吴达济,看着那一个个人头,他心中不知道有多畅快。想当年,让你们背叛仁祖,让你们投靠建虏,现在好了吧,落得如此下场,真是活该!

    走在尸山血海之中,甚至脚下都是血水,直到这时候,这些朝鲜籍的官员终于记起来了,他们这个主子,乃是杀人不眨眼的蛮夷。惹毛了,就是全家老小一起被屠的下场!这样的事情,对于这些蛮夷来说,乃是家常便饭!只有顺着这些蛮夷,才能乞求活命。相比来说,就算是惹了城外的明军,那乃是天兵,断然不会这么野蛮。

    想明白了这点,这些朝鲜籍官员心中便有了决定,再不敢搞什么小心思,要尽量伺候好这个主子才行。城外的明军,要是没本事攻进城来,那就没问题;要是有本事攻进城来的,到时候直接投降,相信明军也干不出屠城的事情来。

    他们的这种想法,正是多尔衮举了屠刀,告诉这些奴才的一个道理。此时的他,就站在殿门口的台阶上,俯视着庭院中跪着的大批人头,厉声喝道:“敢有异心者,外面的那些人就是下场!”

    没人敢直视他,只是低着头,默默地听着。多尔衮见此,冷笑一声,而后才继续喝道:“大清面临生死存亡之际,唯有同心同德,上下一心,才能守住盛京。从此时开始,朕的旨意,该有阴奉阳违者,敢有拖拉不遵者,敢有抵制者,朕就用刀子招呼尔等全家老小!谁若不信,尽管可以试试朕的刀还利否!“

    唯唯诺诺声中,一个个都是惶恐之极,要有多听话就有多听话,接下来的做事中,果然一个个都几乎是用小跑着来办事,就唯恐会被多尔衮认为是拖拉不遵者。

    得到回报,多尔衮才松了口气,对多铎和阿济格说道:“如此,盛京城内至少能万众一心,明军要想打进城来,必然也得付出很大的代价。久战疲惫之下,说不定我们还有机会!”

    “那还撤不撤了?”阿济格一听,很是关心地问道。

    多尔衮一听,毫不犹豫地说道:“且先看着,能赢就不撤,局势不妙便走。反正以一万余明军,也没法围城!”

    “对,陛下说得对,我们要是能打赢这支明军的话,至少朝鲜是我大清的这点,就稳了!”多铎也是激动,不顾疲惫,兴奋地回应道。

    昨夜,就是他领旨动手,猩红的鲜血,刺激地他一点都感觉不到疲惫。

    多尔衮听了,点点头,带着一丝期望,转头看向明军所在方向。

    而在城外,天一亮之后,高应元就一脸严肃地禀告道:“大帅,昨日夜间,满清余孽在城内屠杀了很多官吏。”

    这个消息,是吴达济昨夜通过聊天群禀告给崇祯皇帝的,但崇祯皇帝已经睡下,第二天早上起来才看到。

    曹变蛟听了,不由得诧异道:“满清余孽这是疯了么,竟然连自己人也屠了?”

    ”肯定是屠那些朝鲜伪官了!“冯德华听了,接过话题说道,”一群乱臣贼子,被主子给屠了,也真是报应!“

    高应元听了点点头道:”没错,城里屠得多是三姓家奴,这种人,死了都是活该!“

    曹变蛟听了,便不管这事了,对冯德华说道:“那今日就按计划吓吓那些满清余孽了!”

    “嗯!”冯德华听了点点头,按计划,就是应该这样做的。

    于是,城头上的满清余孽看到明军大营动了起来,立刻,军情就传到了多尔衮这里。

    “什么,多少门红夷大炮?”多尔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问道,“至少三十门?”

    他是不在辽阳,否则要是见到明军一百多门红夷大炮的话,这个时候,也不会这样惊讶了。

    得到确认之后,他那光亮的额头上,不自觉间全是汗水。不过他自己没有感觉到,而是亲自上城头去观阵。

    但他看到明军炮营正在熟练地摆设一门门红夷大炮时,良久无语,而后低声吩咐阿济格道:“准备妥当,找机会就撤!”

    阿济格一听,没有一点犹豫,也压根就忘记了刚之前多尔衮和多铎他们在殿内讨论的话,立刻点头道:“好,好!”

    “轰”地一炮,忽然响起,惊天地,泣鬼神,整个汉城都似乎震动了一下。

    “噗”地一声响,城门破了一个孔。

    满清上下看到这个情况,后背上的汗就流了下来。多尔衮慌忙下令,让人赶紧去堵门。明军那么多红夷大炮,那城门压根就经不起轰的。

    不过就在满清余孽都惶恐的时候,忽然明军停止了炮击,而后就看到大概有三千马步军从大营中出来,往北而去。

    “这是什么情况?”多铎有点懵。

    多尔衮皱着眉头看着明军远去的方向,想了想道:“应该是那边有大清军队撤回来,明军前去拦截了!”

    在盛京到平壤的这路上,都散布有大清的军队,每个地方不多,可汇聚起来也有不少。从明军在仁川登陆后,就快马通传,这时候,估计也已经撤回来了。

    多铎听了,觉得有道理,他不由得有点意动,立刻问道:“陛下,我们该怎么办?要不……”

    多尔衮没等他说完,便摇摇头道:“那些地方军队都没什么战力,眼前这支明军,光凭人数是没用的。你想想,当年的时候,我大清才用多少兵力,就能赶着多少倍的明军走了?”

    说到这里后,他的眼睛盯着明军的炮营阵地,沉思了好长一会时间,忽然脸上露出一丝狠辣道:“传令,明军已分兵,集结朝鲜军,出城攻击明军炮营!”

    “什么?”多铎一听,不由得诧异地说道,“就那些猪,还能打掉明军炮营?”

    多尔衮听了,冷冷地说道:“能打掉就最好,打不掉,等我们一走,也不能让他们被明军所用!”

    一听这话,多铎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于是,他立刻照办,领着手下集结了几乎全部的朝鲜军卒,大概有四千左右,在五百满清督战队的督战之下,又扒拉开刚堵了的城门,向明军炮营阵地冲去。

    于是,没有任何意外,城头上观阵的多尔衮等人,就再次见识了车营火器结合的防御是有什么威力!

    在“轰轰呯呯”声中,硝烟散去,城外几乎躺满了朝鲜军卒,吓得逃回来的那些幸存者,又被城头上的满清军队,毫不留情地镇压。等到下午时分,四千左右的朝鲜军卒,没有一个幸免,鲜血染红了城外的土地。

    “等到了倭国,一定要和西夷好好联盟,火器火炮的威力,远比刀枪剑戟要强得多了!”城头上,多尔衮深深地叹了口气,而后感慨地说道。

    多铎很失望,从头到尾,他就没看到一点希望。城外的战局,完全就是一面倒而已。此时听到多尔衮的话,他立刻点头赞同。

    入夜,月明星稀,明军或者是分兵了的缘故,再次紧闭营门。而这夜的汉城,没了昨夜的喧哗,静悄悄地。

    聊天群中,吴达济紧急私聊崇祯皇帝:“陛下,满清余孽偷偷出城了。陛下,满清余孽……”

    然而,崇祯皇帝没有回应,吴达济知道皇上应该是睡了。这让他很是焦急,这满清余孽跑了怎么办?

    可以说,他在满清余孽面前虚与委蛇,是非常违背他的初衷的。而之所以这样做的初衷,就是要大明能灭了这些蛮夷。因此,对于满清余孽要逃这事,他是不能忍的。

    可他没法联系皇帝,无奈之下,他便在群中发了公开消息道:“汉城的满清余孽正偷偷开了东门逃跑,快来追杀!”

    一连发了两条消息,还别说,这个时候,聊天群中的人数多了,还真有人没睡觉的。看到这条信息,就有人回应了:“好,稍等片刻,等本公子入梦!”

    “呵呵,本公子给个建议,别抱着美人,否则梦不到金戈铁马的!”

    “……”

    回应的人中,压根就没人正儿八经地说事。这让吴达济非常地无奈!心中不甘又无可奈何。

    其实,他不知道,汉城的满清残余一出城,就被伏在暗处的明军夜不收发现了。只是报到曹变蛟那里时,以天黑以防有诈为理由,按兵不动。

    不过天一亮之后,明军立刻便动了起来,炮营行动不便,继续留在汉城之外,其余军队,立刻开拔,尾随直追。

    虽然说是尾随直追,但始终没有赶上满清余孽,一直保持着二十来里路左右的距离,这也让满清余孽压根就不敢休息。甚至阿济格都有猜测,之所以他们能顺利出城,就是明军想等他们出城后再追杀!

    这个战况禀告到崇祯皇帝那里,这让他很满意,吩咐高应元,就让曹变蛟控制追赶的速度,就保持这个距离,掉队的满清余孽,那就不用留情。把这些满清余孽,一路赶下海为止。

    而后,崇祯皇帝又点开钱富贵发过来的私聊看。倭国的消息,让他有点感慨,要不是自己穿越而来,那满清的运气还真是不错的。在原本的那个位面上,就是非常地的狗屎运加起来,才让满清夺取了天下。

    而如今,在倭国,还真被他猜对了,豪格所领的五千两黄旗精锐,刚好又赶上了九州岛的决战,关键时刻,五千满清精锐的加入,一下决定了战事的胜负。九州岛,彻底落入了丰臣国松的手里。等到下次交战,估计是要去四国或者本州岛了。

    忽然,崇祯皇帝不由得想到,豪格估计在倭国意气风发了,不过当他听到多尔衮也到九州岛,而且已是登基为帝了,不知道会不会服从多尔衮的旨意?他们两方,会不会先来个窝里斗?

    且先看倭国的形势吧,要是丰臣国松这边占优的话,就随他们的便。要是德川幕府更强大的话,还得通过钱富贵影响豪格,不能让满清余孽内斗起来,必须让倭国内乱继续,让满清和倭国打得两败俱伤,否则就不能渔翁得利了。

    想着这些,崇祯皇帝得刘兴祚提醒,往上翻聊天记录,也看到了吴达济的群发消息,他不由得笑笑,自己可是群主,没有经过自己同意的事情,都不可能得逞。要不,就算自己睡着了,也是有轮值的人,大不了拉个临时群,群里的信息可是能由系统立刻通知到的。

    满清余孽,绝对是要消灭的,不过不是现在,没办法,只能让你继续再等等了。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便抛开这个念头,思绪收了回来。朝鲜如今基本上是大明的了。不过辽东已经是地广人稀,朝鲜被满清祸害了这么多年,也是差不多。这两个地方,如今最为紧要的,怕就是人口问题了。没有人,就没有一切,这是个大问题啊!

    真要说起来,辽东这边反而会好一些,原本就有不少辽民,如今辽东没有了战乱,而且自己也会颁布各种休养生息的政策,应该能得到发展。但朝鲜不一样,那疙瘩,估计没什么人愿意去。可也不能任由这样,必须迁入汉民,至少在人口上,汉民要占多数,这朝鲜才会是永久属于大明。或者,允许驻军带家眷去,这样不但能稳定军心,还能顺利地让大明百姓在朝鲜生活。

    不过这问题也不急在一时,且先让温体仁他们去考虑,集思广益,或者说不定能有良策也不一定。

    他正想着,就见一条私聊闪动,是包头巡抚杨嗣昌那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