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712 空城计也要有实力才行(第三更)
    之所以时间要这么久,主要是从海边把物资运到盖州城里这个路段,缺少足够的交通工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从以前预言所推算的时间,三天是肯定要的。

    不过曹变蛟听了却是一笑道:“还没来及和你说,刚搜查的时候,发现城内有不少车,特别是那些建虏的宅子里,都有车子,只需要把马一套就可以了!”

    听到这话,冯德华松了口气,连忙说道:“不知道建虏反应速度会有多快?我想从海边过来的第一批物资应该也快到了,我先去忙。这事你就交给我好了,你专心忙军事上的事好了!”

    “好!”曹变蛟一听,立刻点头,便去忙了。

    昨夜的袭城,虽然尽力了,可还是有建虏跑掉。盖州已经被大明光复的消息,不可避免地传了出去。曹变蛟所要做的,就是不让建虏赶来盖州。

    中午时分,盖州北方的大城海州,在冬日寒风下原本安安静静地,似乎没什么人气。

    但是,当有十来骑非常狼狈地从南边蹿过来,进了城没多久后,整个海州一下沸腾了起来。到处是呼喝声,脚步声,马蹄声等等。

    原本没什么人的城头上,一队队的人头冒出来,一个个冒着寒风严阵以待。一股萧杀之气,一下弥漫在海州上空。

    与此同时,有五六骑从海州几个城门飞驰而出,四散向各个方向,看那拼命打马飞奔的样子,就知道该是去各处报警讯的了。

    午后大约一个时辰后,城头上的建虏兵卒发现,城外果然发现了明军夜不收。一如以前他们的探马去宁锦那查探军情一般,大大咧咧地,甚至有抵近城头,对着城头指指点点,甚至还有下马休息的。这些明军夜不收,丝毫不在意城里会不会有骑军冲出来截杀。

    这情况,看得城头上的建虏很是郁闷。其中就有性子鲁莽点的年轻人恨声说道:“明军什么时候这么嚣张了,真是气死人了!大人怎么不派骑军出去,我就不信了,会杀不了这十多个夜不收!”

    “你傻啊!”他身边一名年老点的建虏训斥道,“没看出来么,这些夜不收故意这么做的,就是为了引诱我们城里骑军出去!否则的话,你想想看,他们难道会比别人多几条命,不怕死么!”

    “对啊!”另外一人也附和道,“不要忘记了,以前那登莱巡抚不也来过么,最终不是大人坚守不出,结果得到了皇上的赞赏。这一次,大人肯定也是谨慎为主,守好了海州,那不就是大功一件。要是被明军用计把海州都偷了,我们谁能活命?”

    “哦,原来是这样,好像也有道理!”

    “……”

    不知何时开始,建虏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在以前的时候,他们对于战事的态度是非常积极的。城外头,也只有他们的身影!可现在,他们却害怕有埋伏,害怕明军用计,宁可谨慎为主,疑神疑鬼而不敢出去了!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城外一名夜不收看着海州城,有点疑惑地问为首那个矮个子道:“孙哥,我们又没有伏兵,这么久了都没动静,建虏也看不出个啥来?他们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小了,就让我们在这里羞辱他们?”

    这个矮个子,就是当初和曹变蛟一起的那个孙哥,如今是骑军总旗,管着不到四十个手下,是官职最低的一个。

    不过这时候的他,经过京师初级武备堂和新军训练,显然比未进新军前要成熟多了。只见他看着城头,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道:“还能怎么着,还不是因为我们明军强起来了!他们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像赶羊一样就能轻松获胜。你们想想,他们今年吃了那么多亏,不怕才怪了!”

    一听这话,他的手下都不由得点点头。确实,要是像以前一样的话,再多的计谋都没用,类似今天这样的空城计来吓唬他们?想都不想要!看来,还是要有实力才好啊!

    这孙哥说完之后,只是看着城头自己想着:“看来少爷命令下来的这个计策是有用的,至少海州这边的建虏不敢出动去盖州那边了。”

    这么想着,他忽然站起来,翻身上马道:“走,我们四处溜达一下!”

    在小黑山这边的新金,建虏征讨金州大本营所在。范文程已经抵达了这里。此时的他,仪表堂堂,坐在马上,就看着手下从破烂屋里赶出一群群的汉奴。

    他眉头微皱,有点不满意。这些汉奴,都是从附近城镇中收集过来的。人数有三千左右,这已经是周围人数的极限了。而他不满意的,还不止是人数,而是这些人的质量。

    在他看来,用于他献给皇太极的那条计策,最好这些汉奴中要多老弱妇孺。这样的话,那卢象升就更不能下狠手。可是眼前这三千来个汉奴,竟然就没几个老弱孩童,女人倒是有一点,但也不多。

    范文程心中其实也知道,那些老弱孩童,多半都已经饿死了!也只有这些比较强健的人,还能活下来而已。

    他倒是有心想从更远的地方去收集汉奴,可是,再远地方收集的汉奴,怕是如眼前这样强壮的,也走不到金州城下!要是给他们吃穿的话,大清前方将士都没这待遇,这些汉奴能有这待遇的话,自己非被满洲族人打死!

    范文程如此想着,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暗自对自己说道:“算了,就这些吧。至少看着,也能一眼分辨出来,这些是汉奴,不是军卒来的!”

    但这些汉奴都被驱赶出新金时,范文程也驱马前行,出了城门。可就在这时,却见远处有一骑飞驰而来。从背上旗帜看,是信使来了。

    他一见之下稍微有点吃惊,从那个方向而来,会是什么事情?沈阳那边的话,自己刚过来,短期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难道是其他地方的?

    范文程正想着,那信使已经飞快地驰近过来了。他连忙拦下问了句。却没想到,信使焦急慌忙地回答,让他一下呆在了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