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21 盐政之议
    崇祯皇帝很欣慰,徐光启能很好地理解自己的意思而不用过多讲解、说服。自己要中兴大明,争霸全球,就离不开好的臣子。只有像温体仁、徐光启、卢象升他们这样的臣子越来越多,自己的事情做起来才能事半功倍!

    这么想着,他就又微笑着吩咐徐光启道:“徐卿,在官员考核方面加入科学技术知识的内容,需要有一个明确的规章制度,并公告天下,让天下的官员能有章可依,在吏部形成制度一直执行下去。因此,卿当总结一份这样的规章制度出来,递给内阁公开讨论,有足够的共识后昭告天下!”

    说到这里,他想了下,又补充道:“内阁那边,朕亦会提醒之,此事不会有人反对,只会是补充增益!”

    崇祯皇帝相信,以自己的影响力,让内阁、司礼监做到这点,没有丝毫问题。而且说着这话的时候,他还想到了一点,就是驿站说书体系,以后也不能光讲一些受大众欢迎的侠之大者的小说,也得加上一些玄幻仙侠类的小说,开拓这古代百姓的脑洞,再讲一些科幻类的有名小说,增加大明百姓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如此一来,相信科学技术知识会更容易被大明百姓所接受。

    实在是儒学占据华夏读书人的脑子,已经太长时间了。要推广科学技术知识,必然是挑战四书五经在读书人心目中重要的地位,冲击儒家的垄断地位。而这,不是一蹴而就的。必须用最大的能力去推动这个事情。

    就这一瞬间,崇祯皇帝甚至还想到了,不能只用新明来做示范。自己在应天府的那个徒弟,那个什么热气球应该也快搞出来了。等过年之后,自己要过问一下,让人能上得天,如此在江南士林中必然会有很大的震撼。

    他这边在想着,底下的徐光启听了他的话后,很是欢喜。知道这种推广科学技术知识的做法,才是长久之计,心中不由得暗赞:皇上,真乃高瞻远瞩也!

    于是,他真心实意地躬身奏道:“微臣领旨!”

    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等徐光启告退之后,这天色也已经暗下来了。冬日的白天就是这么短,眨眼就会天黑,也罢,还有的事情,等明日再说了,反正离过年还有几天。

    然而此时,崇祯皇帝却不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以最快的度传遍了京师,一时之间,引起了轰动。

    消息灵通人士第一个传播消息:“你们听说了没有?以前分给六部的股权,被皇上收回国库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这股权说分就分,说收就收,那我买的股份会不会被朝廷收回去啊?”有人听到后就立刻担忧了。

    “你这是瞎担心,你不知道么?皇上之所以收回给六部的股权,是因为皇上查明六部所得的股权分红,全部进了部堂高官的口袋,被贪污了!你说这种情况生,还能继续把股权下放给六部衙门?而且当初六部衙门可是什么都没有付出,白得的股份,收回去有什么稀奇的。你不一样,你是付出了真金白银的,股权就是属于你的,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你担心啥?”

    听到这样的分析,那些有股权的百姓就放心了,不过他们也很好奇,就又打听八卦。当他们得知贪污最严重的吏部被皇上整顿,吏部尚书、侍郎等高官全部被贬苦寒的辽东时,不由得一个个大声叫好,骂上一句“活该!”

    还有的百姓,在听到消息后,很是敏感,立刻便猜测道:“皇上以后要把股权分红的钱,拿出来给官员做奖励,还要给吏员放俸禄,这……这该不会就是皇上所说的给我们的大礼吧?”

    到底是什么大礼,这个话题一直牢牢地占据年前百姓的话题中心。听到这样的猜测,有人感觉是,也有人感觉不是,一时之间,又很快从股权分红这件事情上转移开了注意力。

    “对啊,皇上所说的大礼就应该是这个。你们想,官员有额外奖励的钱,那他们是不是会少捞一点?为了这个钱,他们是不是会有更多的想法去提高自己的政绩?如此一来,他们治下的百姓会不会得到好处?对吧,十之,这就是皇上所说的大礼了!”

    “本公子觉得也是,最简单的一点,吏员全部转为官员,有朝廷所给的俸禄,这算是一份大礼了吧?高不高兴,意不意外?有大礼的份量吧?”

    “……”

    听到这方面言论多了,不同意见的人就少了些,但也还是有的。

    “可皇上是说要给大明所有百姓一份大礼的,你们说得这个,最多是给官员和吏员大礼吧?普通百姓的呢?比如你,我?”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这间接的好处,应该不能归于皇上给我们的大礼吧?一家上下,这几天可是一直在唠叨,过年收到皇上的大礼,要是知道只是这样,那还不失望!”

    “……”

    可如果这不算大礼的话,京师的百姓,又想不出来,比这更大的大礼会是什么?而且这也确实是年前几天的事情,也附和皇上所说的给大家的过年礼物。慢慢地,京师百姓有点相信这就是皇上所说的大礼了。得到这个结论,有人失望,有人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也有人还是不相信。唯有官吏,特别是底层的那些,已经是开心了。

    民间百姓对于皇上所说的大礼猜测,基本上都不靠谱。京师中也唯有辅温体仁一个,对于皇上当初宣布的这个大礼,心中隐约有一些猜测。

    次日一早,这眼看着要过年了,他收到皇帝的口谕,宣他觐见时,心中的第一个念头,皇上该是要给那份大礼了!

    如此想着,他心中也有点好奇,不知道那事怎么会变成给所有百姓的大礼?

    怀着这个想法,温体仁匆匆前往文华殿觐见。

    见礼完毕,他就看着御座上的崇祯皇帝,静待下文。

    果然,就见崇祯皇帝微笑着对他说道:“朕这次传卿过来,就是为了盐政的事情。温卿,且说来听听?”

    温体仁一听,立刻便来了精神,他早就期待着这一天了。有关盐政的资料,也都已经在他的脑海中。

    在崇祯皇帝的话音刚落之后,就听到温体仁奏道:“陛下,前宋的盐税,每年均有一千多万贯的收入。而我大明,万历年间,也就一百万两而已,如今这些年,经过整顿之后,最多也才只有两百多万两盐税收入而已。此乃其一!”

    “其二,前宋百姓数目远低于我朝,据微臣核查前宋资料,就算六千万人口好了。可我大明,目前就已经差不多有这一倍了。这数字还不准确,那些隐户等都无法估算在内。如此一来,按理来说,我朝百姓的用盐量该有前宋的一倍以上才对!”

    崇祯皇帝没有说话,就听着温体仁在那里侃侃而谈道:“其三,百姓所食用之盐,零售价格,前宋大概每斤盐五十文,而我大明朝,平均约是每斤三百文之多。这零售价格也是相差巨大。当然,在细节上,这价格可能略有出入,比如不同地方所产之食盐价格会不同,不同时节所售之食盐价格,也会有不同。但总体来说,就是微臣刚才所奏之数。”

    说到这里,温体仁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愤怒,大声奏道:“如此,盐之用量,我朝为多;零售之价格,我朝为高,可到头来,盐税之收入,我朝却远低于前宋。微臣这几年一直在抓这一块,这盐税收入算是提高了一倍左右。可是,目前盐税的数目,却还是远低于前宋。此种弊端种种,恳请陛下赐下良策!”

    一如他所说,他是真得尽力了。可是,这盐税的数目,他还是非常地不满。却再努力,却往往是事倍功半,有点无力的感觉。之前时候,听到崇祯皇帝说他有办法,能一劳永逸地解决盐政问题,他就一直在期待着了。

    因此,温体仁在说完之后,两眼炯炯有神,盯着御座上的皇帝期待着有什么好办法来解决这事。

    他禀告的这些事情,崇祯皇帝其实早已知道。除了温体仁之前有上过有关盐政的奏章之外,还有厂卫这条渠道,他也能了解到所要的信息。而且,这还不是他所要求的,是锦衣卫原本就有这样的职能,会打听外面的菜米油盐等价格的波动。

    当崇祯皇帝听完温体仁的奏报之后,脸色略微有点严肃地点点头道:“朕知道,绝大部分盐税并没有收入国库,而是流失了。这些钱,是进了各级地方官吏,还有盐商和私盐贩子的口袋。如果想在原本的盐政上修修改改,那只是脚痛治脚,腰疼治药,都只是治标,而不是治本之道!”

    温体仁听得极为专注,崇祯皇帝刚才所说,切中要害,让他不由得微微点头。现在的他,就想知道怎么来治本?

    崇祯皇帝自然不会捉弄他的股肱之臣,并没有吊他胃口,认真地说道:“朕以为,治本之法,就是把一直沿用下来的盐政彻底抛掉,转而实施新的盐政!”

    一听这话,温体仁不由得吃了一惊,连忙问道:“陛下,此事得慎重,慎重啊!”

    盐政乃是国之根本,皇上这一张口,就是要彻底抛开,这动静实在太大,让他连忙出言提醒之。不过与此同时,他也很是好奇,要是以前的盐政体系彻底抛开的话,那用什么新的形式来代替呢?

    崇祯皇帝见他这样子,不由得笑着说道:“朕其实已经是慎重了。要不,这盐政也不会拖到今日才来说!”

    说笑了一下后,他不等温体仁说话,就又接着说道:“之前时候,盐政确实是不能轻易去动,毕竟朝廷财赋收入,有一大半全部来自盐税。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朝廷没法承受盐税大幅波动的后果。”

    说到这里,崇祯皇帝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道:“不过今年朝廷的税赋收入已经出来了,盐税所占国库收入的比重已经远远没有以前那么大了。就算有大幅波动,哪怕明年是一分不得,朝廷也不会太过难!”

    温体仁听得又是微微点头,心中则很是感慨。

    虽然说起来,朝廷财赋收入这个,是自己这个辅在一力推行新政,税收才有了这么大的增长。可实际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大部分赚大钱的新政,都是出自于皇帝。自己这个辅,只是执行而已。

    亏了有英明的皇上,财赋收入才有如此之大地增长。

    御座上的崇祯皇帝,却没有去管他在想什么,继续说着刚才的话题道:“另外一点,朕御驾亲征,收复了辽东,灭掉了建虏,扩大了大明版图,整个北方,对大明来说再无大的战事。朝廷的精力,关注的重点,也能腾出许多来了。”

    这个话,另外还有一个言外之意,也就是皇上的威望,朝廷的威望,经过这一系列事情,也已经达到了多年以来的顶峰。而且这个威望,还不是天启朝时候靠厂卫的威吓得来的,具有更大的震慑力!

    听皇上这么说,温体仁不断地点头。如此看来,皇上其实对于盐政的革新,是非常之慎重的。他一直在悄悄地布局,就等着如今这大势已成之时,才亮剑盐政这块!

    想到这里,温体仁躬身奏道:“陛下,是臣过滤了!这盐政如何替之以新法,还请陛下示下!”

    崇祯皇帝听了,微微一笑道:“其实,朕所想之新的盐政,说简单也很简单,就是把盐政由官府管制的这块废除掉,也不再划分区域,食言的买卖,归于正常商事……”

    一听这话,温体仁不由得大吃一惊,他是万万没想到,皇上所说新的盐政,竟然是这么胡闹,这怎么可以!

    焦虑之下,以至于皇帝的话还没说完,温体仁便焦急地打断道:“陛下,万万不可,食盐自古以来,皆是官卖的啊!”

    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