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22 真正的大礼1
    崇祯皇帝听了,不由得一笑问道:“为何不可?”

    “陛下,盐铁自古以来,皆是官卖。也唯有如此,才能被官府掌控。”温体仁心急之下,语速都很快地解释道,“如若脱离官府掌控,这盐税的钱,难道朝廷就不要了么?陛下所言,要给百姓一份大礼,该不会是不要这盐税了吧?”

    崇祯皇帝一听,有点无语,这温体仁看来是关心则乱,自己的话都还没说完呢!自己就是再大方,也不可能不收税啊!

    这么想着,他当即伸手摇了下对温体仁说道:“温卿稍安勿躁,等朕把话说完!”

    温体仁一听,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是急了点,御前失礼了。于是,他又连忙请罪。

    崇祯皇帝自然不会当回事,摆了下手后说正事道:“朕的这个盐政新政,谓之就场征税制。大概内容就是从今往后,任由大明百姓买卖食言,官府不做任何限制,如此一来,这食言就不会成为独家专卖,充分竞争之下,不但价格会降低,食言品质也会提高,我大明之百姓,全都会因此受惠。而朝廷则只在盐产地征税。”

    这个方法,在原本的历史上,是到了北洋政府时候,西夷丁恩担任北洋政府盐务顾问,负责治理盐政时所提出来的。到了民国时候,一九三一年五月,国民政府颁布了《新盐法》,就是采用过了这种就场征税制。这是中国盐政改革思想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就场征税制得到执行的重要标志。

    此时,文华殿内,温体仁认真地思量皇上刚才所说这什么就场征税制。一开始时,他还有点不以为然,不过越想,他忽然发现好处确实越多。就皇上提及的惠民之政,显而易见,一旦真得如此实施,那以后大明百姓买盐,就绝对不会是一斤三百文,甚至比起前宋的一斤五十文都要少。而食盐又是百姓必须之物。在食盐方面的开销,更是占据普通百姓家的一个大头。这个花费能降下来,还真是给大明百姓的一份大礼了!

    想更深一层,如此一来,大明说产出的食盐都会收税,管理简单,产量越高,盐税就越多,而盐价也会越便宜,不管是朝廷,还是百姓,都会从中受到很大好处。

    温体仁想到这里,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才真正明白了为什么崇祯皇帝会那么慎重,这盐政之革新,会一直拖着,直到今日才提及。

    因为,皇上这新的盐政,大部分都受益了,可旧有的盐商以及从中获取到利益的那些人,地方官吏、私盐贩子等等,他们的利益就会大大受损,甚至私盐都会被冲击到绝迹。这些人肯定不乐意这就场征税制得以实施,肯定会想办法阻扰。

    如此一来,实施就场征税制的前提,就是朝廷必须强势,有足够的掌控力。如此才能坚决贯彻这就场征税制。那些盐商和私盐贩子等的阻扰,就是螳臂挡车!

    如果是以前,朝廷被建虏的事,都耗光了精力和人力物力,又怎么可能有这个能力去强制推行。但如今,或者说从明年开始,那就不一样了。

    大明军队之精锐,已经用建虏的灭亡证明了的。而这支军队,绝对忠于皇上,忠于朝廷;大明国库之丰盈,也不在乎一开始盐税是否会因为既得利益者的捣乱而损失;东厂和锦衣卫在大明东南西北的活跃,也是一股非常有力的震慑力。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方面的,比如都察院在各地设立下属衙门,吏员全部转为官员,吏部衙门的高官都被贬官苦寒之地等等事情,也都在各种程度上加强了朝廷对大明的掌控力。

    想到这里,温体仁不由地很是佩服,很显然,皇上是早有考虑,一步一步地在实施。所做之事,大都是水到渠成,并没有年轻人所有的那种莽撞,不管不顾地去做事情!

    于是,他躬身向崇祯皇帝一礼,真心实意地奏道:“微臣赞同这就场征税法!”

    在原本的历史上,民国政府的掌控力根本就不够,因此,《新盐法》虽然颁布,可却受到了旧盐商的强烈反对,加上没多久之后,抗日战争爆发,时局动荡,更是影响自由运输销售受到阻碍,这就场征税制受到压制,最终黄了,以前的专卖制重新复活。

    此时,崇祯皇帝听到温体仁的赞同,他并不意外。毕竟温体仁是站在他这边的,朝廷和百姓都能受益的事情,会不答应才怪了。至于那些旧有盐商,以前吃得那么肥,要是胆敢出幺蛾子来阻扰的话,自己也不介意把他们当肥羊宰了。

    任何事情,都要有规矩,都要按规则来办事!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从御案上拿起一本奏章,让内侍转递给首辅,同时开口说道:“这是朕考虑之后实施就场征税制的基本思路,温卿熟悉地方事务,就朕这想法,拿出具体的条陈。朕亦会派锦衣卫指挥使刘卿和东厂提督王伴伴过去配合。争取在过年之前,提出大致纲要,颁行天下。毕竟朕答应过,要给朕之子民一份过年大礼的,如何?”

    温体仁并没有马上答复,而是认真展开奏章看,发现这上面其实写得很详细,包括原有盐场、盐丁,还有盐课提举司的处置,基本上都有说到。看完之后,心中有数,他才躬身领旨道:“微臣遵旨!”

    崇祯皇帝见了,点了点头。对于地方上的事情,不管是来自后世的灵魂,还是原本的崇祯皇帝,都不甚了解。温体仁则是政坛老手,从底下一步步走到了首辅的位置,自然熟悉官场,由他再去补充完成,相信出来的具体方案会比较完善了。

    温体仁也确实不负崇祯皇帝之托,回去之后,其他事情都交给了别人去办,而他自己,则专门会同几个内阁辅臣,司礼监的秉笔太监,还有两个厂卫头子,闭关讨论,完善就场征税法。

    两天之后,也就在大年二十九这一天,终于一份完备的新税法奏章,便呈送到了御前。

    崇祯皇帝仔细地看了一遍,感觉很满意,首辅确实补充了很多细节,他合上奏章,看着一脸疲惫却又兴致高昂地温体仁点点头道:“善,就按此昭告天下,新年之后,卿就重点盯这事吧!”

    “微臣遵旨!”温体仁心中满满地都是成就感,连忙答应下来。

    以后的史书上,估计在盐政这一块上,自己的名字必然是不可能避开的了!

    而在京师街道,不少百姓都聚集在赌场,看着长长地大礼清单,很多人都沉不住气了。

    “这都大年二十九了,明天就过年了,怎么还没有新的消息,该不会之前的事情,就是皇上所说的大礼了吧?”

    “不会吧,那就是大礼?普通老百姓才有多少好处?”

    “你们啊,都幼稚了,在朝廷的眼中,我们屁民,什么都不是!所谓的百姓,所谓的子民,其实是那些读书人,是那些当官的,懂不懂?”

    “……”

    或者是说对崇祯皇帝之前所说的大礼期待过高,当京师百姓获悉,所谓的大礼其实最又可能是给官员加奖金,把吏员变更为官员这事时,失望的情绪就不可避免了。毕竟很多老百姓的目光都很短浅,他们看不到这些事情所带给他们的间接好处,到底会有多大!

    不过,相对应的,那些已经获得利益者,比如家境并不是很好的官员,还有那些吏员,却都感激皇上,他们都承认这是一份大礼。

    “皇上乃是千古名君,知道我们不容易,才有此变革,皇恩浩荡啊!”

    “呵呵,有些人不知足,要是皇上真得要考虑所有百姓,阿猫阿狗都算进去,就算是皇上,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给予大礼啊!”

    “就是,那些愚夫,还真以为皇上是财神,有着数不尽的钱,给所有人都送上一份贺年大礼!”

    “……”

    大年二十九的这一天,街头上基本上流传着这两种观点。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赌场也要关门,甚至有不少赌场认为不可能再有什么新的消息,都开始收盘了。

    那些手头拮据的百姓,对于所谓大礼尤其失望,也大都绝了念想,去忙着明天过年的事情了。大礼的议论,终于慢慢地淡下来了。

    然而,午后时分,崇祯皇帝的决策做出之后,至少京师百姓这边,是可以第一时间知晓的。新盐法成为一道圣旨,用最正规的形式,内阁、司礼监、六科都有用印的旨意便公之于众,与之对应的布告,也开始张贴大街小巷。

    那些负责张贴告示的衙役,一个个都是非常地兴奋,他们拿着告示拥出衙门,这告示还没往墙上贴呢,就已经在大声宣传了:”好消息,好消息,皇上的大礼出来了,皇上给我们所有百姓发过年大礼了!“

    那些不甘心大礼的百姓,也有不少,就闲在衙门口,听到衙役的喊声,看到衙役地那高兴劲,顿时一个个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原本因为严寒地天气而躲在避风处的他们,立刻就跳了起来,踩着积雪冲了过去,同时大声喊道:“什么大礼,皇上朕得还有大礼给啊?”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皇上肯定不会乱说的,说了给所有百姓大礼,就肯定有大礼!”

    “哈哈,我家那婆娘非要和我争,快和我说说是什么大礼,回去好好说给她听,看她还怎么和我争!”

    “……”

    看着拥过去的人群,衙役也是相当高兴,拍拍手中的告示,笑着大声宣布道:“皇上有旨,以后任何人都可以买卖食盐了。我们普通老百姓都可以,只要有本钱就可以。赚钱了,大家都能赚钱了,而且可以肯定,以后我们吃地食盐,价格肯定会大大降低。每家每户,任何百姓,都能从中受到好处……”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蜂拥而至的百姓给围住了,七嘴八舌地惊讶声音,顿时就打断了衙役地说话。

    “什么?任何人都可以去买卖食盐?你骗人吧?”

    “对啊,自古以来,食盐可一直都是官卖的啊!这食盐,那有小老百姓的份?”

    “要是真能这样买卖,我就去买个十来百把斤,也不卖,就自己家里屯着吃,相信够便宜了吧?”

    “……”

    面对众多的质疑,衙役一点都没有不高兴,反而更是挺直了胸膛,拍着手中的告示,再次大声宣布道:“此事岂能有假?假传圣旨,这是多大的罪过,我抗得起不?红纸黑字,都写着呢!”

    听到这话,还在怀疑中的百姓,不由得眼睛放光,一下盯着衙役手中的那些告示。其中一名百姓,更是伸手去抢,嘴中却是说道:“这位官爷,这大雪纷飞的,您要贴这告示也太受罪了。小人帮你,小人帮你来贴吧!”

    有了他带头,其他百姓也不管自己认不认识字,纷纷有样学样,想第一时间见到那告示的内容,全都伸手去抢告示。

    衙役没想到有这一处,一个没留神,那卷告示就被人抢走了。围观的人顿时拥过去,反而把衙役给挤到了外头。

    “快,快,给我一份,给我一份!”

    “我也要,小哥,我也要!”

    “别动,别抢,小心撕坏了告示!”

    “……”

    外围的衙役看着无语,不知道的人见了,还以为这是抢钱呢!当了这么多年的差,那见过告示有这么抢手的?

    有一个年轻人动作敏捷,抢了一份告示,率先钻出人群,得到空间后立刻展开看了起来,然而,他认识大字,那些大字却不认识他。顿时,他又急了,大声喊道:“这上面写着什么?那位识字地来念一念?”

    边上没抢到告示的,一看他这情况就乐了,哈哈大笑道:“看看,睁眼瞎还这么积极,改天去什么识字培训班听听课,好歹认识一些字吧?现在那些培训班,一个班都很多人,收费便宜地很,用心听,还是能识字的!”

    “对啊,收费也低,花点这个钱很必要的,要不这睁眼瞎的滋味很好受吧?”

    “……”

    听着他们调侃,这年轻人忽然跳了起来,拿着告示跑了。

    皇上所给的新年大礼,就这么传开了,传播速度之快,前所未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