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30 大仑山惨案1
    至于钢铁,要是换成以前的话,就大明北方的钢铁产量,用来打仗都不够,要是有人提出把钢铁用来铺在地上,哪怕是皇帝,估计都会被喷死。不过如今却是好了,北方基本已经平定,钢铁的军用需求,就没有以前那么迫切了。

    再加上,蒸汽设备用于矿井,不但能不间断地提取矿井中的积水,还能提高矿石从矿井中的运出速度,另外,矿石地研磨,也有了新设备的帮助而轻松不少。钢铁产量,眼下都还没有真正发力,但产量已经有明显的提升了。

    想到这里,崇祯皇帝又回想起了后世的一份有关钢铁的资料。华夏的铁矿石分布,依次为辽宁、四川、河北、内蒙古、山西、山东、安微和湖北等地。其中最有名的,是八大铁矿。

    储量排名第一的是鞍山铁矿,如今已经在大明的控制之下;第二是本溪大台沟铁矿,也已经在大明的控制之下;第三,也是北方目前最重要的铁矿石产地,就是迁安铁矿,位于河北省东北部。迁安、滦县一带是我国四个特大铁矿带之一,储量丰富。后世探明的,储量有50亿吨左右,且埋藏浅,易于露天开采。第四处则是白云鄂博铁矿,包头北面不远,如今是包头巡抚杨嗣昌管辖地。其他几处大的铁矿石就不在北方了。

    钢铁是工业发展的基础,看来大明接下来的重点,也是要进行大炼钢。有关炼钢的技术整理、研发工作都要系统地做起来。

    想着这些事情,崇祯皇帝便进入文华殿议事群,把这份旨意发了下去,让内阁和司礼监开始着手这事,具体章程议出来了报给他。

    而对于东北的矿产,崇祯皇帝也通过私聊魏木兰,把情况告知辽东总督卢象升,让他派熟练工匠进行踩点,辽东的发展,可以农业和采矿炼钢并重。至于胜利油田的事情,崇祯皇帝觉得现在还没告诉的必要,就没有提。

    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崇祯皇帝看了眼聊天群左下角的成就值,显示还有一万多点。从上千万成就值一下用地只有一万多点,其实也就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这次南下,要多赚点成就值才好了。

    想起自己的行程,在应天府那里,应该能收割一大波成就值!这么想着,崇祯皇帝便点了加人按钮,旅途闲着无聊,加人玩玩。

    随手加了十个人,男女老少都有。加完之后,崇祯皇帝便看着主聊天区,看着新入群成员的自我介绍。

    基本上,这新加进来的人都没有什么特色,中规中矩的人名,一看就知道是汉人。自我介绍中,只有一个人的说话,引起了崇祯皇帝的兴趣。

    这人的聊天群id叫理发匠张,只见他在群里自我介绍道:“大家好,小人姓张,张五,排行老五,今年已经四十有六了,小人祖传手艺,在南洋……”

    他的话就说到这里,然而就断了。崇祯皇帝一看,头像暗了,看这样子,应该是突然退出聊天群,估计是有人打扰到他了吧。在南洋的华人?

    得到这个结论,崇祯皇帝忽然有点兴趣,该不会是系统知道自己要经略南洋,就开始加进南洋那边的聊天群成员了吧?

    他没猜错,此时,远在南洋的一处理发铺子,竹帘子呼啦被人撩开,几个西夷一边砸着门,一边嚷嚷地进了店铺,顿时把张五从聊天群中惊了出去。

    张五正站在柜台后面,自己的两个徒弟慌忙先迎过去,没想到,却被那两个西夷一脚一个,直接踹倒在地,口中叽里咕噜地,似乎还很不满意。

    张五看得心中一紧,赶紧出了柜台,脸上堆着笑容,弯着腰,开口就是“欧拉”。

    但那两名西夷并不卖帐,一把拽住张五的领子,揪着他走着,随后自己坐在理发的位置上后才松开手,并再次指着张五说着鸟语。

    那两名年轻的学徒见这两个西夷如此对待师父,一个个都很愤怒,就想冲上去把师父拦在背后。另外一个西夷一见,立刻用手指着,恶狠狠地说着话。

    张五一见,连忙转身喝斥自己的两个徒弟,而后又转过身,向两名西夷点头哈腰,并连忙拿起理发工具。

    见到他亲自开始理发,那两名西夷才没有继续发作。而两名学徒一脸的愤怒和不甘,却又没有办法,只好听着师傅的吩咐,又去后院端来茶水糕点奉上,伺候另外一个在等着理发的西夷。

    忙碌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张五总算是给两个西夷理完了发,看到这两个西夷满意,便又恭恭敬敬地送到门口。

    “师父,他们还没付钱!”一名矮点的学徒,带着一丝愤怒提醒道。

    张五犹如没有听到一般,等那两名西夷走远了,他才转回身子,看着两名学徒,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

    看到他这样子,矮个学徒有点误会了,连忙说道:“师傅不用怕,我去找几个人拦着他们,就不信他们不给钱!真是没有王法了!”

    听到这话,张五连忙伸手一拦道:“你疯了,在这里还讲王法?他们就是王法,你懂不懂?”

    问出这话后,他感觉自己这两位徒弟估计想不通,便又叹了口气,而后吩咐道:“算了,你们先把铺子关了!”

    说完之后,他似乎很是有点疲惫地转回后院去了。

    两名年轻的徒弟互相看看,有点不解。不过还是依了师父的吩咐,给店铺上了门板,而后也转回后院去。

    等他们两人到了后院时,就看到张五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弯着腰在喝功夫茶。高个徒弟一见,连忙快走几步,从张五手中接过茶具泡沏茶。另外那个矮个徒弟,也赶紧上前帮忙。

    张五见了,放手让他们去搞,自己则躺在了太师椅上,闭着眼睛好像在休息,又好像是在回忆什么不好的记忆,脸上的表情并不好看。

    高矮两个徒弟泡好功夫茶后,看到张五这样子,不由得又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都有点纳闷。

    “师父,喝茶吧?”矮个徒弟最终放低了嗓门提醒道。

    张五听了,张开眼睛,很是疲惫的样子,挥挥手,让两个徒弟坐了,而后才声音低沉地说道:“我想了一会,决定了,你们两个,还是走吧!”

    刚坐下的两个徒弟一听他这话,顿时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地震惊,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其中矮个徒弟当即高声问道:“师父,为什么,就因为刚才那两个西夷?”

    “是啊,师父,为什么?”高个徒弟也很不解地问道,“那么蛮狠无礼,还不给钱,有这样的么?再说……再说我们最终不也没怎么样么,为什么要赶我们走?”

    看到两个徒弟这么激动,张五伸手摇了摇,依旧躺在那里道:“这是为你们好,早点离开,或许能避祸!”

    “什么避祸?”矮个徒弟当即嚷了起来道,“这么蛮狠无礼还不给钱,难道他们事后还想着要来报复我们?这还有天理么?”

    高个徒弟也相当激动,跟着说道:“对,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哪有道理还要怕他们来的?”

    听着两个徒弟的话,张五忽然叹了口气,先示意两个徒弟坐下,而后他也坐直了身子,看着两个徒弟说道:“在这马尼拉,这些西班牙人就是天,他们能横行不法,肆意妄为就是天理。他们在这里怎么样,你们两个虽然才到马尼拉没多久,可多少总应该看到过吧?”

    “还怕了他们不成,我们明人在马尼拉至少有三万人吧?他们才多少人,两千?最多三千顶多了吧?”高个徒弟有点不服地说道。

    矮个徒弟也跟着点头说道:”就是,再者说了,刘大当家的,也有很多战船,我们明人,在南洋的势力也不少,怕这些西班牙人干什么?“

    张五听到他们的对话,回想着以前发生的事情,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你们还年轻啊,不知道这些西班牙人的残暴!你们不要激动,且先坐下,我就给你们讲讲以前吧!”

    两个徒弟听了,互相看了一眼,心里知道师傅大概要讲什么,不过他们两人年轻,又是才来南洋没几年,对以前的事情并不了解,就听了师傅地话,按下了激动地脾气听师傅说。

    张五的脸色似乎有点悲痛,缓缓地说道:“算起来,已经过去了三十二年了。那时候,还是万历年间,在这马尼拉,也是西班牙人统治。当时,他们一共才一千两百多人,而我们明人则有三四万人,光是商人就有一万多人。可以说,那个时候,整个马尼拉全是我们明人在做买卖,所有的买卖都要经过我们明人之手……”

    听到这话,两个徒弟互相看了一眼,感觉和眼下很像。

    “……那个时候,大明在镇压倭寇之乱,大海盗林凤带着他的手下逃到了南洋,他的势力很大,足以和西夷一争高下,就如同现在的刘香一般。因此,西班牙人对我们明人明显就警惕怀疑起来了。他们人少,就怕我们明人造反,夺了他们在马尼拉的统治。”

    说到这里,张五忽然叹了口气,而后才道:“就在这样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大明闽人张嶷上奏朝廷说吕宋机易山,其上金豆自生,遣人采取之,可得巨万。因此,当时的万历皇帝听了,便派遣海澄县丞王时和与百户于一成来吕宋采金。结果他们到吕宋后,发现纯是张嶷的胡言乱语,就旋即回国……“

    两个徒弟年轻,虽然又听过以前的事,但具体细节并不清楚。此时听到,矮个徒弟不由得诧异地道:“这样的事情,好像差不多,徒儿从广东来南洋,就听到过这样的话,说这吕宋的钱特别好赚!谁知道来了之后,才知道是骗人的!”

    “就是,我们大明还是三十税一,这里的西班牙人,可是十税一,光这税赋就重了三倍之多!”高个徒弟也跟着点头附和道。

    张五听了,并没有对此发表什么话,只是依旧缓缓地说道:“西班牙人一直担心我们明人过多,会夺取他们的统治,就以此为借口,造谣说我们明人即将叛乱,配合大明军队入侵。于是,我们吕宋岛上明人的噩梦便开始了……”

    说到这里,他沉默了下,似乎这时候他还是很难受。两个徒弟见了,不由得也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后,张五才继续拥低沉地声音说道:“西班牙人伙同土著把我们给包围了起来,然后调集大炮轰,再派兵杀进来。那是逢人就砍,见人就杀,只要是明人,不管是老人和孩子,都不放过。一直杀得血流成河,我们明人在这里几乎灭绝!将近三万条命啊,只是几天时间,就被他们屠杀完了。他们的凶残,你们是没经历过,不知道。我当年年少,被父母藏在地窖中,才躲过一劫。唉……”

    说到最后,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两个徒弟的脸上都露出了愤怒,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了当年事情的经过,想着同胞被西夷和土著,就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如此屠杀,是可忍孰不可忍!

    “难道就没人给我们明人做主么?”矮个徒弟听了,愤怒地吼道。

    张五听了,凄凉一笑道:“谁来给我们做主?海盗?他们会管我们的死活?朝廷?呵呵,西班牙人最终把抢去的财物随便还了一点,交还了几个人,对朝廷那边就有了交代了。对于朝廷,我们是出海经商的人,是贱籍,朝廷自己对国内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又怎么可能还对我们的事情尽心尽力?”

    “不对,不可能吧?”高个徒弟听了,摇着头想反驳师傅的话,但他才说了一句,就被张五打断了,“朝廷只是口头威胁了西班牙人而已,唉,谁让我们是贱籍呢!”

    说到这里,看到自己的徒弟又想说话,张五便摇摇头,脸色稍微严肃了一点道:“如今的这个情况,和当年的大屠杀之前的情况,很像,你们明白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