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38 聊天群的另外一个作用
    马尼拉城外李家大院,气氛异常地紧张,年轻人握着棍棒,拿着刀枪,进进出出,很是匆忙。

    而在院子中间,桌子边上围着一群人,不时听取外面进来人的禀告,而后发号施令,做出应对之策。

    张五如今也有资格,就坐在边上,不过他不是主事之人。毕竟如今已经是一触即发的状态,他曾经经历过一次的经验,到了此时已经没有用处了。

    此时,主事人之一换成了和他一起的牛大壮,不但因为他是开武馆的,手下有一大帮徒弟,而且他出身大明卫所军队,虽然只是一个小旗而已,可在吕宋这些明人中,已经是最懂得打仗的人了。

    “报,在城郊那里,已经有邦邦牙人冲过来杀人了,他们有西班牙人的火枪掩护,我们死了十多个同伴,坚持不住,逃回来了!”

    “报,邦邦牙人踩了我们挖好的一个陷阱,死了三个,其他陷阱都被他们发现,没有起作用。”

    “报,赵家的二十人现在还没动身,没去预定的林子里!”

    “报,李家和王家的两队人差点打起来,他们都说对方先跑了!”

    “报,钱家和孙家抢刀枪,就是刚发出去的那二十把,已经打了一架了,伤了两个人!“

    “……”

    连续不断地禀告,就犹如一道又一道地霹雳,打在这李家庄园中。好消息,几乎没有,全是各种各样的坏消息。敌人的步步紧逼,而自家的问题又是接二连三地发生,什么不遵号令,什么配合问题,甚至都有为了一点小事情,互相打了起来的事情。

    这些事情,让牛大壮很是烦躁,汗如雨下,急得大吼大叫。

    同为主事人之一的李家成,也同样是一头汗水。要是挡不住敌人的进攻,就算朝廷大军来了,那又有什么用?在牛大壮吼叫的时候,他也连连喊话,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另外还有一人,就是白胡子了,他听到一个个不好的消息,也同样急得很,跟着说下自己的建议。

    一时之间,这个李家大院内,非常地喧哗。而底下的人,听到他们的吩咐,一致情况下还好。但在这几个首领意见不一致的情况下,底下就傻眼了。

    比如,郊外那片林子,牛大壮要求再派人去埋伏,白胡子却觉得应该把人撤回来,那里就守不住,浪费人力;而李家成却对那片林子该有哪家的人过去防守有意见。

    底下的人,不知道该听谁的。而几个首领觉得自己的做法才是最对的,事关自己性命,还有家人安危,谁也不肯让步,就尝试着说服其他人,用自己的法子,结果互相之间又吵了起来。

    虽然旁观的人,不知道他们中谁说得最有道理。可有一点,他们都知道,如果首领们一直这么吵下去的话,那肯定就守不住这里。不用说坚持多少天来等援军了,搞不好明天就被敌人攻破了!

    难道这一次,这么努力,这么团结起来,还逃不脱被屠杀的命运?一时之间,有人都有点绝望地这么想了。

    正在这时,忽然,就看到张五站了起来,伸手猛地一拍桌子,发出“啪”地一声巨响,震得所有人都吃了一惊,都闭嘴向他看了过去。

    张五忍着手疼,一脸严肃地大声吼道:“都别吵了,听我的话做事!”

    “……”所有人听到这话,都是无语了,或者说愣住了。

    你一个理发匠,懂什么打仗的事?一辈子就靠手艺过活,也没有什么聪明头脑,赚下万贯家财,你凭什么说,要让大家都听你的?

    就算张五身边站着伺候的矮个徒弟,也很诧异地看着师傅,他有点不敢想象,师傅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看到所有人都拿目光注视着他们师徒俩,感觉有点无地自容,那脸一下涨得通红,连忙躲着别人的目光,扯了扯师傅的袖子,低声说道:“师傅,不要乱说话。”

    然而,张五却压根就没理他,而是对那几个首领,趁着眼下安静的机会,大声说道:“皇上下旨,由京营总戎,即勇武伯来远程指挥我们抵抗西班牙人。还有经验丰富的兵仗局匠人,指挥我们做防守器具……”

    他这话,说得所有人都惊讶地张大了一张嘴,这也行?

    在他们看来,张五这怕是发疯了!

    然而,张五却似乎知道他们在想什么,马上大声又说道:“你们以为我之前所说的那些国内的事情,还有朝廷已经派出援军的消息,是怎么来的?”

    他之前所说的那些事情,因为有了梁晓珍的作证,加上传闻听到的一些,因此他们都信了。此时他这么一说,所有人一时又都懵了。其中牛大壮疑惑地问道:“不是那些西班牙人到你店里理发,你听来的么?”

    其他人听了,有好些个都点点头,至少他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张五却立刻摇头,大声说道:“当然不是,是皇上赐予我一种本事,有千里眼和顺风耳之能。不管你们信不信,事实就是如此!”

    “……”所有人听到,再次被震惊,还真有这样的事?可能么?

    张五却不给他们质疑的机会,继续大声说道:“不要再迟疑了,所有人,都听我安排。第一,马上召集所有木匠、泥瓦匠……等等匠人,要做一些防守器械,包括弩弓,标枪……”

    “第二,立刻对所有青壮编组,轮换抵抗,没有兵器的,用削尖了竹竿也可,所有棍棒,也都削尖,当长枪使用。每五人一组,只管刺……”

    “第三,院墙挡不住大炮的,立刻挖土,从墙角往上堆,有麻袋最好,没有麻袋,就做出类似麻袋的填土堆之,实在不行,就直接把土堆之也行……”

    “第四,西班牙人的火枪,可以造楯车挡之,大家注意,火绳枪并不可怕,其缺点很多……”

    在这个李家大院内,就只听见张五一个人在那滔滔不绝地说着。其他人,都有点呆呆地看着张五,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张五一般。

    毕竟,在他们的印象中,张五只是一个理发匠而已,如果说怎么理发,他能这么滔滔不绝,那并不奇怪。可如今所说这些,包括防守器械、战阵认识、火器认识等等,全都如数家珍一般,张口就来,听着就很厉害的样子,这已经超过了他们的认知!

    张五就根据聊天群中曹变蛟以及那些兵仗局的工匠所说,一条条地念出来。

    好一会后,他定睛一看,才发现,周围所有人,都傻傻地看着自己,犹如一尊尊泥菩萨。甚至在门口那边也已经站满了人,一如院子里的人,都在傻乎乎地看着自己,不说一句话。

    张五见此,不由得急了,大声喊道:“傻楞着干嘛?还不快点动起来?难道要等到敌人杀进来了,再行动就晚了!”

    一听他这一声喊,终于有人回过神来了,其中牛大壮指着他,期期艾艾地问道:“我说张哥,你……你……真有顺风耳和千里眼的能耐了?”

    而李家成虽然也回过神来,却还是一脸震惊,指着张五问道:“真得是京营总戎勇武伯附身?”

    其他人虽然不说话,可都盯着张五,就想听听,他到底会怎么答复?

    张五看着他们,用力点头道:“跟你们也说不清,你们只要记得,皇上牵挂着我们,派了勇武伯还有好几个京师兵仗局的大师,通过我,教大家怎么抵抗那些西班牙人,坚持到朝廷援军到达。其他的,等我们活下来了再说,总之,这都什么时候了,我不会骗大家的!”

    可是,这事实在太过震撼了,让院子里的这些人一时之间,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院子里继续沉默,但院子门口却有人忽然兴奋地高声喊道:“我刚从闽地过来的,我知道,我听说过,东厂番役和锦衣卫都有这千里眼和顺风耳的能耐,张伯,你是东厂的还是锦衣卫的啊?”

    张五一听,心想我倒是想成为番役或者锦衣卫校尉,可我还没这份福气啊!

    他正想摇头否认,可随即又回过神来,要是自己否认的话,那他们是不是会很失望?那要是自己承认的话,这可是冒充官差,还是天子亲军,这个罪名,可就大了!

    张五这么想着,就有点犹豫了。不过幸好,卫所小旗出身的牛大壮,对于战事最为敏感,因此最先回过神来,立刻大声吼道:“对对对,张哥说得对,我们不要发愣了,先听张哥的,有什么其他事情,坚持到朝廷援军到达,我们安全了再说。”

    如今的形势,实在不容乐观。李家成也回过神来了,连忙附和道:“牛小旗说得对,大家不要愣着了,就按张哥说得办,先渡过眼前的难关再说!”

    “快,快,还愣着干什么,去把老张说得那些匠人去找来啊!”白胡子也急着对门口的人堆大声喊道,那说话态势,似乎再没人听话,就要冲过去拿他的拐杖赶人了。

    有了他们这些首领的附和,顿时,所有人立刻都动了起来。但还是很乱,乱哄哄地。

    张五发了一会楞,就又立刻开口说话,非常有条理地安排起事情来。

    此时此刻,这个李家大院内,就只有张五这个理发匠,一个人是主角。他说什么,其他人就连忙照做。

    李家大院的外面,传话的青壮,纷纷兴奋地快跑着,同时也把他们看到的事情,扩散了出去。

    传话的人,到达地方,就匆匆下令,并催促道:“对,就这么干,动作快点!”

    “等等,这是谁下的令,我们族长有没有同意的?”有人没动,而是提出异议道。

    传令的人一听,底气十足地吼道:“什么族长不族长的,现在都是朝廷的京营总戎,勇武伯在指挥,快点照做!”

    “什么勇武伯?”有人感觉莫名其妙了。

    传令的人听了,顿时就自豪地回答道:“勇武伯都不知道?大明北方的建虏知道不?那就是被勇武伯杀的!现在勇武伯就附身张大伯身上……”

    一顿解释,虽然浪费不少时间,甚至也导致了不少人不信,跑回李家大院那边去看,可最终,在不少人的解释下,所有人都相信了。

    这一下,那就了不得了。这可是神迹啊!

    天佑大明,皇上有如此神奇的本事!

    天佑吕宋明人,才有如此神奇的事情发生!

    没多久功夫,随着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这吕宋明人的士气,那简直是蹭蹭蹭地往上升。到了最后,连其他几个庄园的明人首领,也纷纷赶往李家大院这边,听着一条条前所未闻的对策出台,欣喜如狂之下,立刻都按照这边的做。

    吕宋明人,顿时就出现了有趣的一幕。这场不对称的战事,还没有真正开始,可不管是在抵抗前线的青壮,还是躲在后方的老幼,全都对此战有了必胜的信心。他们相信,他们一定能坚持到朝廷援军的到来。

    但是,吕宋的西班牙人总督科奎拉却并不知道这一切,他还在做战前动员。当然,在他的眼里,这也算不上战前动员,他们只是去屠杀一群猪羊而已。

    就听他对底下站着的各族头目说道:“吕宋的明人,必须全部消灭干净,不论老幼。但是,有一点,你们必须记住,所得财物,必须上缴七成!”

    “总督大人,明人这次有备而战,要是我们族人死伤多了怎么办?”邦邦牙人阿发洛斯略微有点底气不足地提问道。

    这个时候,是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好机会,哪怕他怕科奎拉总督,最终也鼓起勇气,试图争取自己的利益。

    科奎拉一听,目光扫向他时,发现其他各族的头目,似乎也想开口说话,他便立刻沉下脸喝道:“明人就是一团散沙,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没有受过训练,能有什么战斗力?要是连这都死伤惨重,你们的三成也不要了!”

    其他人一听,顿时闭口,心中想着:总督大人了解一切,看来是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算了,就像上一次,杀明人,犹如屠牛宰羊,这轻松地活儿,分三成也算是可以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