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42 人不自救孰能救之2
    骚乱在天色大亮之后终于结束,邦邦牙人的营地,基本上是全毁了。人跑了一大半,地上尸体也有不少,多是慌乱间的自相残杀以及踩踏。

    这天亮的一个好处,就是容易把情况调查清楚。

    西班牙总督科奎拉很快知道,庄园里的明人,在最后燃烧火堆的用意,其实是通知在山里的明人出来放火烧营。有过前几次的扰乱,所有人的注意,包括科奎拉自己,其实都被庄园内的明人所吸引,哪想到明人会有人留在外面,从相反的一侧放火烧营。

    不过,科奎拉可不会承认自己也失算了。邦邦牙人的领阿洛斯就被他吊在营门口,当众鞭打五十。而后,让手下把他放下,对躺在地上犹如死狗一般的阿洛斯要求,让他尽快把他的人找回来。而且这还不够,还要他立刻派人回去,再多叫些人过来,增加邦邦牙人的实力。

    吩咐完这些之后,科奎拉疲惫地看着明人的院墙,看着那边冒头盯着这边的明人,他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这些明人绝对不可小觑,诡计多端,实在太折腾人了。

    转头看看身边的人,他现不管是倭人,还是自己的西班牙手下,更不要说那些邦邦牙人了,全都是一脸的疲惫。被明人折腾了几乎一天一夜,也根本无力再厮杀。

    对于明人的实力,必须要重新评估了!

    这么想着,他没有急切地下令进攻。而是让手下全都休息,并派人回城,调集马尼拉城中剩余的西班牙人和倭人过来支援,并要求携带重炮!从此时开始,科奎拉把吕宋明人终于提升到了一个相当重视的程度,当作了一个真正的对手。

    由此一来,考验吕宋明人的真正时刻便到了。在这白天,西班牙人提高了警惕,让吕宋明人没法再骚扰他们。

    庄园内,明人也没有闲着,一直在挖工事,并加固院墙。轮班倒,几乎就没有休息,让几个庄园间的联系更加紧密。

    身为实际指挥者的张五,也是非常地疲惫。从前天开始,其实就没好好休息过了。他也没办法,曹变蛟要知道的事情,全部都要通过他观察反馈。此时已是大白天,可张五却困得有点睁不开眼。

    每到这个时候,他便用冷水洗个脸,然后又吩咐面前的人该干什么,或者回答要怎么做。

    他的两个徒弟担心他的身体,都劝他休息一会。但是,张五却摇头回答道“三万同胞的性命,都系于我一人身上。我如休息了,万一有事反应不及,就后悔莫及了!”

    “师父,您年纪也有点了,这样下去,您吃不消得啊!”高个徒弟虽然明白师父的话,可还是非常担心地劝说道。

    张五闻言,露出疲惫地笑容道“等朝廷援军到达之后,等大家都安全之后,我就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你们不要再打扰我了,这里还有很多事情等我处理!”

    说完之后,他便又开始处理事情。

    科奎拉掌握的消息,其实一直没错。这里的吕宋明人,都是出来讨口饭吃,最多是会做生意,又哪懂打仗的事情。就算是牛大壮,其实也只知道一些常识而已。由此一来,所有的防守重担,就几乎全都压在了张五的身上。

    到了最后,李家成等人看到张五几乎是待在冷水盆边上不走,知道这样不是个办法,同时也被张五的坚持所感动,其中李家成态度非常诚恳地说道“张哥,您休息一会吧,这些不太重要的事情,我们来处理好了。放心,看了这么长时间,我们都心里有数了。”

    说实话,之前的时候,对于打仗的事情,他们是一点底气都没有的。而且觉得有勇武伯亲自指挥,这样自己的身家性命就更有保障。因此,这一天多的指挥,他们就真得不敢插一手,就生怕自己做得不对。

    可是,如今,他们看到张五的样子,终于有了分担的勇气。

    在李家成说完之后,白胡子同样恳切地对张五说道“老张,我们不能看着你,为了大家的事情而累死!命是我们大家的,家人同样需要我们来保护,我们不应该把所有的重担都放你身上,我们应该站出来的,责任,也必须要抗!”

    “对,张哥!”一身汗水的胖子,此时也非常地认真,看着张五诚恳地说道,“大头的事情,您来指点,小事上,就让我们去做好了。我们,必须要尽力!”

    ……

    看着一张张诚恳地脸,张五没有感觉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不是因为勇武伯的原因,而是纯粹自己的原因,赢得了这些大商人的尊重。此时的他,却是感觉到了这些商人的勇气、担当,似乎他们的腰杆,在这一刻也站得更直了。

    张五露出了一丝笑容,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请示下勇武伯!”

    聊天群中,曹变蛟见了张五的请示,自然没有问题。崇祯皇帝也在线,态度有点严肃地说道“人不自救,孰能救之?你且告诉他们这句,就算想要朝廷能救得了他们,也必须让他们所有人都先自救,挥所有的能力,坚持朝廷援军到达!“

    “草民遵旨!”张五见了,连忙回应一句,便退出了聊天群。

    没一会,庄园内,李家成听闻之后,先是有点羞愧,而后脸色坚毅起来,对身边的人大声说道“陛下所言极是!人不自救,孰能救之?诸位不要只依赖别人,先把自己做到最好。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坚持到最后,坚持到朝廷援军的到达!”

    “人不自救,孰能救之?”白胡子也是若有所思地思索着这句话。

    没用多久时间,这句话,便迅传遍了整个吕宋明人的耳朵里。背后是家人,前面是屠夫,没有退路。崇祯皇帝的这句话,最终有了意想不到的收获。整个吕宋明人,似乎一下变得活力四射。就算是老弱妇孺,也不再只躲于后宅,全都勇敢地站了出来。

    能挖土的,都出来挖土,能搬运泥土的,也都搬运泥土,又或者烧水送吃的……

    整个吕宋明人的庄园内,防御工事的修筑度猛增,每个人都充满了热情。

    ……

    当天傍晚,马尼拉的西班牙人援军到达,并带来了两门城防重炮。

    而四散逃开的邦邦牙人,也几乎全部归营。这一晚,他们的营地,移到了西班牙人营地的后面,终于不再受明人的骚扰。

    第二天一早,科奎拉便下令攻击。

    两门重炮拉到前面,随即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这个重炮,远非昨天的野战炮可比。只是一炮,就见明人的庄园围墙便塌了一大块。所幸在围墙之后,还是用麻袋之类垒起来的土墙。

    不过科奎拉并不在意,反正明人没有火炮,只能挨打而还不了手。只要重炮继续轰击,明人就算加固了围墙,也照样能轰出一个缺口出来。

    不过,有一个细节,让他有点意外。

    按理来说,被威力强大的重炮轰击,明人肯定会吓到的。可是,从重炮开始轰鸣之后,围墙内的明人,竟然没有出什么声音,这实在是有点奇怪!

    他自然不知道,由曹变蛟的解释之后,这个威力强大的重炮,在明人眼里,也不过是个笨重的东西,看到重炮的炮口,那里的人赶紧离开围墙,躲到挖好的壕沟去,一点屁事都没有。至于围墙外的动静,自然有其他围墙段的瞭望哨在观察着的。

    就算是城墙,也经不住重炮的连续轰击,更何况是临时加固的围墙而已。在重炮的炮管热,要暂时休息时,围墙已经塌了一大块。

    科奎拉的手一挥,早已准备好的五百邦邦牙人,举着他们的武器,哇哇叫地冲向了缺口。

    他们每个人,都跑得很快,原因有二,第一,谁先冲进庄园,是有重赏的。第二,跑快点,明人来不及堵在缺口处,就容易冲进去。

    然而,等他们跑近缺口的时候,原本还没什么人的围墙上,突然就冒出了一个个的人头,他们手持弓弩,便是一阵齐射。

    这些明人显然并不熟练,虽是齐射,可准头有限。但邦邦牙人身上,基本上都没有任何盔甲,加上吕宋又热,他们不是光着身子就是一件薄薄的衣服,一阵齐射之下,顿时也射翻了不少人。

    不过这一次,这些邦邦牙人并没有掉头就跑,因为他们知道,在他们的身后,有西班牙人的督战队,要是现在就往回跑的话,那是要就地处决的。他们心中都在给自己鼓舞着只要再快点,冲进围墙里,那就是胜利了!

    然而,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刚拥进塌陷处时,就见迎面伸过来无数的长竹竿。这些竹竿的头并没有任何铁器,而只是削尖了而已。可五六杆尖头长竹竿捅在一个邦邦牙人身上,压根就让他来不及反应,躲开一杆,就躲不开下一杆,只是一轮,就把最先拥进塌陷处的邦邦牙人捅死了。

    远处的科奎拉看得非常吃惊,他能看得清楚,庄园内的明人,他们用的弓弩,都不是铁箭头,而是就地取材,削尖了的木制或者竹制箭支而已,可这却偏偏能致邦邦牙人于死地,一如他们的长竹竿。

    只看了一眼,他就明白,前面这些邦邦牙人肯定冲不进去。

    这一次,他没有任由邦邦牙人被明人杀死在两军之中。传令下去后,剩余的邦邦牙人退回,而后又是重炮声响起。

    科奎拉也不急,他命令重炮往两边轰击,扩大塌陷处的宽度。要不是带来的火炮太少,他甚至都可以让重炮完全被围墙拆了都可以。

    等到重炮不得不休息的时候,邦邦牙人再次被派了上去。不过这一次,邦邦牙人不再只是拿着武器狂奔了。而是有盾牌在前了。邦邦牙人中的猎人也跟在后面,一次就上去了上千人。

    阿洛斯躺在担架上,有人抬着,就在科奎拉的身边,他昂着头,忍着疼,媚笑地对科奎拉道“总督大人,这次看明人还怎么守,我的族人,肯定能冲进去了!”

    谁知科奎拉没理他,而是转头看向另外一边的梅川内酷道“内酷君,你怎么看?”

    “回尊敬的总督阁下,小人看来,这次应该能攻进去了!这可都亏了总督大人指挥有方!”梅川内酷一低头,恭声回答道。

    科奎拉听了,脸上有了笑容,他也是这么想的,当即吩咐梅川内酷道“你们准备吧,等前面突入庄园,你们就跟进,给我狠狠地杀!”

    “嗨!”梅川内酷一听,很是欣喜,连忙答应一声,便去准备了。

    边上的阿洛斯听得非常郁闷,功是自己这边的,这些倭人不做什么,却能马上跟进去捡便宜,真他娘的不是东西!

    科奎拉之所以这样做,其实就是表达他的不满。邦邦牙人在前面的表现,实在太让他失望了。不过屠杀明人的主力,还是要靠人多的邦邦牙人。因此,在凉了阿洛斯一会后,科奎拉用手指着前方,转身看向他道“你的人马上要攻入庄园了,还算可以……”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忽然好像看到有什么不对,连忙转头去看前面的情况。却见那边的塌陷处,里面的明人举着一面面类似巨大盾牌的东西,可这盾牌的面上,却有一根根削尖了的长竹签,由后面的明人握着竹竿,猛地推出来,一下子把举着盾牌和拿着长兵器的邦邦牙人推了出来。最前面的邦邦牙人,都被那盾牌上的长竹签戳死戳伤一片。

    后方的邦邦牙人弓箭手,想要射箭掩护自己的族人,却多是射在那个盾牌上。倒是明人的弓弩手,却从里面只射露面的邦邦牙人,配合着长满刺的盾牌,又一下把邦邦牙人堵在外面。

    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科奎拉的脑海中想起了明人的一句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