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43 不一样了的明人
    “呸”地一声,科奎拉就不信这个邪了。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他实在没法想象,就一群普通的明人,平时都是点头哈腰,奴颜婢膝的商人,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或者是这些明人都知道没有退路,所以就凭着血气之勇在拼命而已。过一会,估计就坚持不住了?

    这么想着,科奎拉便仔细地瞧着。可他发现,明人确实也有被邦邦牙人杀伤的,或者箭射到的,可那些受伤的明人,却死战不退,又或者倒下了之后马上就有人补上。

    他们的武器,可以看出来很简陋。甚至连铁器都没有多少,全是就地取材的武器而已。可就是这样,却还把邦邦牙人一步步地赶出了围墙坍塌处。

    通过前线人群的缝隙,还能看到在对阵人群的后方,还有不少明人在堆着土堆,显然是要把坍塌处重新堵上。

    看到这里,科奎拉的脸,就变得很阴沉了。这时候的他,已经感觉到了,想要轻松屠光这些明人,或者说,用大炮轰开围墙之后就能屠光明人的事,估计是不可能了。

    在将近两百来人邦邦牙人的尸体留下后,科奎拉终于传令退兵。此时,夕阳西下,又是一天要过去了。

    科奎拉发现,邦邦牙人的士气非常低落,甚至连原本准备跟进的倭人这边,士气也不高。要想趁着夜色,重新在炮击之后攻击,显得有点不可能了。除非派西班牙人直接上,可这种事情,他却是不会做的。

    这么一想之后,科奎拉便找了阿发洛斯,让他再派人回去催,他需要更多的邦邦牙人,要新来的,士气没有受到影响的邦邦牙人。

    夜幕再次降临,有了准备,不管是那边的骚扰,都没有多少用处。

    第二天,邦邦牙人的援军终于来到,这一次,显然没有第一次那样全是青壮了。这些援军中,年龄段显然放宽了不少,不过人数却很多。

    接下来的日子,战事终于陷入了苦战。

    科奎拉也没有只让邦邦牙人出战了,会掺杂倭人以及西班牙火枪队一起出击。明人这边,虽然有曹变蛟的指挥,可毕竟他们原本都不是军人,只是普通的商人,手工业者而已,面对武器优于他们的敌人,伤亡不可避免地扩大了。

    但他们的身后就是自己的家人,如果自己坚持不住,放了敌人进来,那么家人以及所有人都是被屠杀的命运,想起这个,所有明人都表现了最无畏的气势。轻伤不下前线,就是死也要拉一个敌人垫背。

    又是经过一天的时间,围墙被火炮摧毁地不像样子,他的联军经过苦战,终于攻了进去,科奎拉总算是松了口气。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明人竟然在围墙里面,还修筑了临时的围墙。甚至可以说,里面挖得根本不成样子,壕沟,坑道,陷阱,什么都有。不熟悉的人过去,不说有点晕,光是要看脚下,就没法防备得了明人突然伸出来的长竹竿。

    铁一般地事实摆在了科奎拉的面前,要想屠光这些明人,就必须攻破明人的一道道防御工事。这也就是说,还有一系列地苦战在等着他。

    这个时候,科奎拉不由得有点后悔了。自己应该在决定屠杀明人的时候,就先来个突袭,不用等到邦邦牙人来了再动手。

    然而,想这些,都已经没用了。科奎拉也发狠了,非要把这些防御工事都攻破了,再抓住明人的那个指挥者,而后碎尸万段不可!

    聊天群中,崇祯皇帝一直在关注这吕宋危机。他看到,在曹变蛟以及几位封疆大吏的指点下,吕宋的明人,在条件非常艰苦的情况下,甚至连像样的铁制兵器都没有多少的情况下,终归是挡住了敌人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是个好样的!

    当他看到张五传来的照片中,无数的邦邦牙人,甚至连老弱都有,参与到了对明人的攻击中时,这让他愤怒之余也下了一个结论。这些土著,和大明的仇恨算是结下了,肯定解不开。这次的新仇,加上万历年间的旧恨,也确实该和这些土著好好算一算账了!

    自从永乐年间的郑和下西洋之后,南洋的土著怕是已经忘记了大明的威严。既然如此,朕就让他们重新记得,冒犯大明,欺辱屠杀明人,会是什么下场!

    想到这里,崇祯皇帝便退出聊天群,向随驾的锦衣卫指挥使刘兴祚传旨道:“着益王世子朱慈炲在应天府觐见!”

    这代益王是朱由本,不过才在崇祯七年,也就是不久前这个时段没了。奏章递在了崇祯皇帝这里,刚好益王的受封地在江西,他才有了这份旨意,传益王世子朱慈炲来见上一见了。

    这个朱慈炲,在原本的历史上,倒也算是在诸多藩王中表现突出的一个。他在朱由本死后两年才继承了王位,不过很快便遭遇了国变。

    一六四五年十月,朱慈炲在抚州被当地士绅拥立为监国。他捐款出力,全力抵抗满清军队,但同年就被臣子出卖后遭李栋所俘,旋又被赵民怀救出,后走广州,城陷战死殉国。

    当然了,这些经历,在这个位面上是不可能了。大明的强大,已是如日中天,至少比以前是都要强大。崇祯皇帝的打算,就是也要用益王的钱,为吕宋做准备了。为此,他在聊天群中还通知浙闽粤三省的革职留任总督孙传庭,也秘密前往应天府觐见。

    让田贵妃遗憾地是,这一次,是过扬州而不入,直接前往应天府了。当然了,以田贵妃的贤惠大方,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个事情,是小事而已,是不会为此去崇祯皇帝那边有所怨言。

    吕宋危机,看似只在远在海外的吕宋,可这个事件的影响却很广,不但让大明国内的各处,都在崇祯皇帝的指挥下动了起来,甚至还深刻地影响到了南洋的局势,改变了大明对南洋的布局。

    不过此时,说这些都还早,吕宋危机,也已经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候。

    庄园的防御工事已经被破坏攻占了第四道,吕宋明人也已经伤亡了两千余人。按理来说,吕宋明人并不是真正的军队,有了这样的伤亡后,早就会崩溃了。

    但是,事实恰恰相反,吕宋明人一个个视死如归,没有人想着逃命,所有人都默默地继续战斗着。因为他们知道,身后就是自己的家人。顶多在上阵厮杀之前,向自己熟悉的同胞交代一句,万一要是回不来了,请帮忙照顾家人。

    到了后来,熟悉的同胞都少了。这个时候,李家成等首领就站出来了,他每一次,都会郑重地告诉出战的同胞,让他们放心,所有能活下来的吕宋明人,都会由大家共同赡养。

    此时的吕宋明人,不再有小家之分,他们就是一个整体,一个大家庭。

    之所以让吕宋明人团结如此,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知道,坚持下去才有希望。因为疲惫不堪的张五,代表了母国京营总戎,勇武伯在指挥着他们,创造了一场又一场的奇迹。毕竟,他们其实就没有像样的抵抗工具,全靠着就地取材,和那些拥有火器,有各种铁制武器的敌人做生死厮杀。

    能坚持下来,让他们自己都有点难以想象。回头看看,都不敢相信,原本只会做点小生意,干点手工活的他们,竟然杀伤了一批又一批的敌人,这就给了他们很大的信心。

    更为关键的是,张五一直在鼓励着他们,告诉他们,只要坚持下去,朝廷援军才能赶到,人贵自救,别人才能救之!有的时候,甚至还能传达皇帝的问候。皇上也在关注着他们,这让他们又是无比的激动。那可是大明皇上,九五之尊!而他们,按照万历时期朝廷的说法,他们只是海外的一群贱民,可当今皇上却完全不同,非常地关心他们,第一时间派出了援军,还赐予张五这么神奇的本事,能让京营总戎来直接指挥他们这群乌合之众,创造了如此之多的奇迹。

    谁不会死?可只要死得其所,那边死而无憾了!

    不是所有明人都只会内讧吃里扒外!不是所有明人都懦弱卑贱没脊梁骨!不是所有明人都任人欺压!或者以前的明人如此,那是因为他们没有主心骨!没有希望!唯有依靠自己的聪明才能活下去,活得更好一点!

    但是,以后却不一样了。他们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有一个能为他们做主的朝廷和皇上。既然如此,谁会希望自己只会窝里斗?谁会看到自己的同胞受欺负而无动于衷?谁会想着任由别人欺负而要自己奴颜婢膝!

    不就是死么?那又有什么关系?你们既然想要屠杀我们,那就让你们看看,我们明人到底是不是任由你们宰割的羊!

    庄园的外面,西班牙人总督科奎拉同样是疲惫不堪,甚至是相当麻木了。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看似懦弱温顺的明人,竟然会如此地可怕,他们只是利用削尖的竹竿,木棍等物,就打退了自己这边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这时候的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以前的那次屠杀,会是那么容易?这才隔了多少年而已,明人竟然就变得如此不同了?

    邦邦牙人,已经死了四五千人了,要不是自己极力弹压,这些邦邦牙人都已经逃散了。面对庄园里面的那些视死如归的明人,简直是两个极端。

    在一开始的时候,这些邦邦牙人对于这次的事情,都是一个个高兴地嗷嗷叫,都想着杀光让他们憎恨的明人,抢光那些明人的财物。可是如今,每次他们被拍上去和明人交手的时候,科奎拉都能从他们的眼神中察觉,他们心中的恐惧,那是一种知道不可战胜的恐惧。

    其实不止是邦邦牙人,这个时候,伤亡同样在倭人和西班牙人中出现。为了早日攻下这里的庄园,屠光这些明人,科奎拉早就把他手中的兵力都派上去了。可不管上的是倭人也好,还是他们西班牙人也罢,最多是让明人伤亡多一点而已,最终的结局和邦邦牙人没什么意外,都是被明人所杀退!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是惊讶于明人的聪明,他们懂得如何应对各种情况。就连他们不会厮杀,也能靠着多人一起,只用长竹竿来捅,就能杀退敌人。

    可到了后来,他们就非常地震撼了。庄园里面的这些明人,几乎是所有人,都表现出了一股视死如归的气势。每次和他们厮杀,都要防备着那些被砍翻在地,濒临死亡的明人又会突然扑过来,死死地抱住他们,给其他明人争取杀人的机会。这里面的明人,只有彻底死亡的那种,才能让他们放心。

    一场攻防战,看着好像就要打下来了,明人已经处于劣势,可他们就是死战不退,最后硬是能把自己这边的人再次击退。明人所表现出来的这些,不管是倭人也好,还是西班牙人也罢,在以前,在别的地方,都从来没见过。面对这样的明人,只要是和这些明人站在对立面,就没有人不会不害怕!

    看着士气低落地手下,西班牙总督科奎拉不得不想尽办法鼓舞士气,他除了尽可能抽调出马尼拉的力量来加强手中的兵力外,还从马尼拉运来了丰富的物资,东西敞开了吃,当然,这些东西,大都是明人的劳动成果,而且还是之前从明人手中抢来的。

    科奎拉还站在自己的队伍面前,一次又一次地告诉他们,明人已经坚持不住了,只要再一次攻击,就能把庄园夺下来。明人的青壮死得杀不多了,里面都是老弱妇孺,你们可以很轻松地干掉他们!明人的财富,最最之前的东西,都藏在庄园深处,不要犹豫,快点去抢!

    这种鼓舞,不但他的手下已经麻木,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没意思了!但是没办法,谁让他们这次遇到的明人,是如此与众不同呢?

    这一次,科奎拉又集结了混合起来的队伍,再次想来一次鼓舞士气的演讲时,忽然隐约听到了什么动静,好像是炮声!而与此同时,庄园里的明人,却突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