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48 受益惟谦有容乃大
    崇祯皇帝的话刚说完,就见木匠赵成忽然好像很兴奋地样子,大声说道:“好,说得好,这位公子说得太好了,一心只读圣贤书,是不对的!”

    “科学技术知识也是有用的,朝廷如此做法,就是正理!”刚才的商人也点头附和。

    大堂内,还有不少人在他们之后,也都连声附和叫好,一时之间,大堂一下热闹了起来。

    反而是田贵妃她们等人没有反应过来,她们看到大堂内这么多人为皇上刚才的话说好,都有点吃惊。

    要知道,皇上刚才的这些话,他们应该听得很是离经叛道才对吧?除非像她们这样长期跟在皇帝身边,知道皇上已经讲过,也见识过望远镜是什么,才会比较相信皇帝的话。可如今,怎么他们反而立刻就相信了呢?难道皇上不愧是皇上,说话之间的威仪,已经在不知觉间震撼到他们了?&1t;i>&1t;/i>

    其实,对于大堂内好多人的热烈反响,哪怕是崇祯皇帝自己,也都有点吃惊。在他看来,科学技术知识在江南这边的影响力小一些,四书五经才是正统。因此,自己不惜说得夸张了一点,说得震撼了一点,以此来证明科学技术知识学习的必要性。可没想到,江南这边的百姓,对于这个接受程度竟然这么高!

    不过,崇祯皇帝又觉得有点纳闷,按理来说,这些人大声叫好,那是佩服自己了。可为什么,他们却没有贡献成就值呢?

    他正在琢磨着,却见生员朱金华一拍桌子,又站了起来,对大堂内那些叫好的人怒目相视,最后眼睛定格在崇祯皇帝身上,用手无礼地指着,脸上有点恍然大悟地指着:“本公子明白了,本公子明白了,原来你也是匠人出身……”&1t;i>&1t;/i>

    “……”崇祯皇帝听了无语,特么的你从哪里看出!我是匠人出身了?

    田贵妃她们都却觉得有点好笑,这人的眼睛特么怕是瞎的,竟然敢当面指着大明皇帝是匠人出身!

    “……没想到人模狗样的,带着两个女的,还有一群随从,其实就是个匠人!”没想到那厮居然还愤怒地说道,“有钱了不起么?有钱就能装大爷?竟然敢鼓吹歪门邪说,诋毁孔孟之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除了崇祯皇帝以及贴身的人员以外,其他的随行人员全都猛地站了起来,这气势之凶,吓得朱金华虽然酒喝多了,也立刻闭嘴不语。

    好好说事,崇祯皇帝不会介意,可这人却对他进行人身攻击了,他自然就不会高兴。只是淡淡地吩咐了一句:“掌嘴!”&1t;i>&1t;/i>

    一听这话,方正化第一个便离开了座位,向那人快步走了过去。刘兴祚等其他人一见,有点遗憾,不能自己去教训敢侮辱皇上的人。

    朱金华见了,吓得连忙离席,想向门外逃去。

    正在这时,门口忽然又进来一群人。领头的两人,年纪都很轻,甚至其中一个,看着年纪都不过二十。但他们两人的身边,都有一位美女陪着,身后同样有一群家丁。只一亮相,就吸引了人注意。

    朱金华自然也是第一时间便看到了,他一看之下,顿时大喜,连忙跑到他们面前,比店小二还快了不少,大声对为的那两个年轻人,急切地说道:“方公子,侯公子,救我,救我!”

    为这两个年轻人刚进店门,就听到有人喊他们,而且还在喊“救我”,不由得都是一愣,闻声看去,自然看到了已经到了扑到近前的朱金华,还有追朱金华已经没有几步路的方正化。&1t;i>&1t;/i>

    “住手,怎么回事?”大一点的那年轻人立刻皱着眉头喝问道。

    而那个更为年轻的公子,则是皱眉看着过来的人问道:“你认识我们?”

    朱金华一听,赶紧又快步走近了一点,离得这两位年轻人更近了一点,而后急切地回答道:“本人应天府生员朱金华,同为复社一员,去年末集会之时,曾有幸远远见过。小生见过方公子,见过侯公子!“

    说完之后,他转身看到两位公子的家丁已经上前有了防备,把想打自己的人隔离在外头,这底气便足了不少,当即面对方正化,带着一点狐假虎威喝道:“睁开你的狗眼看好了,这两位乃是我复社四公子之二的江南才俊,这位是刚中举人的方以智方公子,而这一位,则是侯方域侯公子,更是有一手好文章,他日应试,中举只在一念之间。“&1t;i>&1t;/i>

    历史有其惯性,原本在张溥死了之后,复社四公子才名扬天下,但在这个位面上,张溥只是革除了功名,但年纪轻轻的四个人也已经冒头,被人称之为复社四公子。

    听着他的话,方正化已经止步,不是说他怕了好像来头很大的这群人,毕竟这些人来头再大,能大过自己,大过自己身后的主人?他只是看到这么多人,真要动手的话,这里怕是会乱,或者皇上会不喜,因此才停步,转头向崇祯皇帝那边看去,看皇上是什么个态度?

    可在这时,那厮朱金华已经指着崇祯皇帝这边,向那两位年轻人介绍道:“这人就匠人出身而已,有了点钱就在这显摆,他刚才还诋毁孔孟之道,睁眼说瞎话,还鼓吹那歪门邪说。被小生说破了就恼羞成怒,还想打人,还请两位公子,为小生主持公道!”&1t;i>&1t;/i>

    一听这话,崇祯皇帝不由得被他气笑了,向方正化伸手示意一下,而后问道:“被你说破什么了?是你自己嘴贱讨打!就让你长长记性!”

    朱金华不理,转头对身后的两人告状道:“两位公子,这个匠人公然说一心只读圣贤书是错的!他在这里鼓吹那什么科学技术知识,实在恬不知耻,还竟然敢说人能上天!”

    一听这话,方以智和侯方域顿时便明白这里为什么争吵了。

    其实说起来,江南这边,因为这种事情的争吵,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不过一直以来,不管何时何地,都是读书人完胜!此时知道这里也是因为这事而争吵,甚至这边的匠人喊出了一心只读圣贤书是错的,这让他们两个人都为之一怒。

    不过崇祯皇帝只是坐在那里,便有一股气势,让人看着就觉得不凡。方以智没敢马上接过这道梁子,而是皱眉打量着崇祯皇帝。&1t;i>&1t;/i>

    但是,年纪小一些的侯方域,他从一进门之后,就没怎么去看崇祯皇帝。他的眼睛,就盯着田贵妃看。

    说句实话,不要看他年纪不大,可他进出风月场所也有不少次数,那些所谓的名花,都因他的才华而示好与他。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已经是阅花无数。但他从未见过田贵妃如此漂亮的女人,特别是那气质,更是他从未见过的,而且还是出类拔萃的。

    但让他着恼地是,刚才这人报出自己的名号之后,那女人和身后其他侍女们竟然对他无动于衷。看他们的样子,一颗心似乎就在他们身边的男人身上。

    因此,当他听到朱金华的话之后,便立刻阴冷了脸,用手一指崇祯皇帝说道:“就知道你们这些低贱的匠人不死心,还妄想通过歪门邪说提高自己的地位,如今竟然连读圣贤书是错的这种话也敢说!你别真认为有了几个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就能颠倒黑白?不说别的,你就来上个天给本公子瞧瞧……”&1t;i>&1t;/i>

    听侯方域说这个话,崇祯皇帝忽然恍然大悟。他一下明白了,为什么刚才自己说得话那么惊世骇俗,可大堂内却有不少人言不由衷地赞成自己。就是因为,虽然他们也没法理解自己说得话,可他们这些人都是属于匠人之流,如今看到科学技术知识在崛起,似乎有和四书五经之类孔孟之道有分庭抗礼之势,这就让他们看到了机会,觉得要是科学技术知识的学习成为主流,那么匠人什么的地位,就肯定会有所提高,至少不会被这些孔孟门徒一直骑在头上。

    他正在想着,那侯方域却没完没了,冷声厉喝道:“……要是做不到,本公子就告你们一个大言不惭,妖言惑众,拿下送官法办!”

    以往的时候,只要他祭出这一招,争辩的匠人都会偃旗息鼓,都害怕去见官。原因无他,因为就目前来说,孔孟之道就是正统,地位牢不可破。当官的,都是读书人出身,自然要拥戴孔孟之学。&1t;i>&1t;/i>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如同侯方域这样的人,一般在官场都有关系,大部分人,都是官宦世家,一般的匠人,就算是有钱,也不敢和他们正儿八经地去斗的。

    侯方域这一次,不再和以往那样先辩论一番,而是直接祭出这一招,就是要让他嫉妒的那个男人软下去,在那些女人们面前出丑。让她们认清一个本质,匠人再有钱也只是匠人而已!

    但他却没想到,当他说出这番话后,那两个女人也都忽然噗嗤一笑,似乎是听到非常好笑地事情一般,而后转头看着那个匠人,眼神中都是笑意。

    看到这个,让侯方域有种感觉,好像自己成了一只跳上跳下耍猴戏的猴子!

    崇祯皇帝听到这看着风度翩翩的少年郎竟然也口出不逊,不由得很是不喜,当即冷声喝道:“孔孟之学,在于思想;科学技术知识,在于技艺,两者并不冲突。可尔等只要一提科学技术知识,张口闭口便是歪门邪说,这就是读书人之所为……”&1t;i>&1t;/i>

    听到这话,一直沉默不语的方以智,忽然眼睛一亮。对啊,这两者应该并不冲突啊!

    他从小就对许多东西感兴趣,因此在平时读书备考之外,也喜欢不少杂学,比如物理,在原本的历史上,他就写了《物理小识》,流传后世。不过在这个位面上,他还没写出来,估计以后也写不出来了,因为,崇祯皇帝编写出来的知识,囊括了无数物理基础,自然就把方以智在物理上的认知都包括了进去。

    “……可是觉得如今朝廷大力推广科学技术知识,觉得自己原本所学的那些,怕会受到冲击?自身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便借口孔孟之道来抵制科学技术知识?”崇祯皇帝对侯方域继续说道,“你的才华不是很好么?读书多了,可知受益惟谦,有容乃大的道理?断章取义,扣人帽子,这就是你的才华……“&1t;i>&1t;/i>

    他这话,直指斗争的最核心,并不是两种学术的冲击,而是有人的利益受到了损害,归根结底起来,其实就是利益之争。这让方以智听了,不由得有点羞愧。

    但是,在侯方域听来,却份外的刺耳。复社要搞事,就是他在牵头组织的。他这人的私心之重,比起他的同伴,是远远过的。

    在原本的历史上,复社四公子中,其他三人都有气节,就他侯方域为了自己的前途,想要荣华富贵,向满清建言献策,用火焚丛林、决黄河水淹没榆园军地道,以重兵围困榆园,使抗清义军根据地遭到严重破坏,从而让北方声势浩大的榆园军起义最终被满清镇压了下去。

    他的这个作为,让后人以为,复社四公子都是软骨头。与他们同时的顾炎武当时名声远不如他们,但一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话,让后人把顾炎武的地位远放在四人之上。其实除了一个侯方域,其他三人无论在气节,学术上都与顾炎武不稍多让。&1t;i>&1t;/i>

    崇祯皇帝正在说着,朱金华看到侯方域的脸色变得白一阵红一阵,当即厉喝打断道:“大胆,堂堂侯公子,岂是你一个匠人能教训的?”

    听到这话,崇祯皇帝皱眉一下,手一挥道:“掌嘴!”

    听到这份旨意,方正化便没有任何犹豫,大步上前。

    侯方域的家丁一见,立刻上前想拦住。他们自然知道,这个朱金华是在帮他们公子,要是在公子面前被人打了,那就太丢公子的脸面了。

    谁知两个家丁上前,伸手想拦着时,就见方正化伸手一推,这两人当即倒退两步,要不是同伴扶住,估计是要屁股蹲了。

    方正化却不管他们,此时已是抓住了目瞪口呆的朱金华,立刻掌嘴起来。

    “啪啪”地声音,在大堂内顿时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