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49 嘴贱
    “好,打得好!”木匠赵成一看,忍不住大声叫好。

    “嘴贱就是欠抽!”有说话的那个商人也是笑着道,“这下应该能涨记性了!”

    “……”

    大堂内,不少人看到这个逮人骂人的生员挨打,都忍不住大声叫好。当然了,这些人大都不是读书人。

    而朱金华的同桌,那个年长点的读书人,看到这一幕,则是摇头叹息。

    那个年轻人,随从众多,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自己都劝了他好几回,可他就是不听,这下终于吃亏了吧!不知道经过这事之后,还会不会那么贪杯?祸从口出啊!

    这么想着,他转头又看向崇祯皇帝,心中也有点吃惊。他是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敢在复社四公子,特别是在侯公子面前强行打人,难道他不知道,侯公子在复社中,是出了名的心眼小,不能轻易得罪?这样打人,岂不是在打侯公子的脸?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也是微微摇头。这个年轻人估计有什么绝活,赚了大钱,就开始得意了。虽然如今朝廷对匠人的待遇似乎好不少,你对上普通读书人可能没什么,但要是和侯公子这样的人物对上,吃亏在眼前啊!

    果然,一如他所想,侯方域看到朱金华被掌嘴,那“啪啪”地声音,就犹如每一下,都打在他的脸上。

    只见侯方域的脸色一下涨得通红,转头对他身边那些家丁恼羞成怒地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看着他在本公子面前嚣张么?”

    他的那些家丁又何曾见过有人如此不给他们公子面子,早就先想趁这个机会在公子面前表现一番。因此,听到侯方域的怒喝声后,顿时一个个凶神恶煞地,一拥而上,准备去对付方正化。

    然而,边上的锦衣卫校尉早就憋着一股劲了,见他们人多想要对方太监动手,便迅离席,度挡在了那些家丁面前。他们也不说话,只是盯着那些拥过来的家丁。

    锦衣卫校尉就只过去了四个人,毕竟其他人还是要保护皇上贵妃为主的。但就这四个人一过去,人数比他们多的家丁就一下站住了。不是说他们胆小怕事,要知道,以前的时候,他们也没少仗侯家的势欺男霸女,又岂会是怕事的人。

    他们这些家丁,只所以如此表现,实在是这四个锦衣卫校尉身上都有一种彪悍的气势。如果说单独一个人不明显的话,四个人并排一站,就是再迟钝的人,也立刻感觉到了。而且来自北方的锦衣卫校尉人高马大的,身材之强壮,明显比家丁要厉害。

    但是,侯方域却不会管这些,那脸都气得通红,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就见他不管不顾,厉声喝道:“再不动手,本公子养你们干什么?都给本公子上,连那人也给本公子打了,但不要碰到那两位姑娘!”

    一边的方以智年龄大不少,听到侯方域的话,不由得眉头一皱。他因为崇祯皇帝刚才那番话而有点佩服之心,原本想当个和事佬算了。但没想到,双方冲突如此,甚至侯方域还要指示手下的家丁去打那年轻人,就有点不喜了。

    下人,打就打了,打主人,那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不过方以智也了解侯方域的性子,知道自己劝也没用。就稍微往一边走了两步,同时抬头看了下二楼的楼梯口。看他样子,也不知道是想自己上楼去,又活或者看楼上会下来什么人。

    他带着的家丁见了,便也往边上走了几步,没有参与到事件当中去。

    而那四名锦衣卫校尉听到侯方域的话,知道他是下令给他的家丁,还要去打皇上。这一下,他们就怒了,一群蝼蚁,竟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他们想着,便立刻上前,主动出手。什么侯公子不公子的,照打!

    此时,侯方域的那些家丁也已经拥上,可只是照面一个回合,这些家丁就跌了回去,躺了一地起不来,但也没有碰坏店内的东西。很显然,这四个锦衣卫校尉的实力远高于这些家丁。

    看着那四个锦衣卫校尉要走向自己时,侯方域慌了,他立刻用手指着那四个锦衣卫校尉,色厉内荏地喝道:“给本公子停下,你们……你们可知道本公子是谁么……”

    刚才朱金华其实已经介绍过,说他是复社四公子之一,名叫侯方域。他的背景,在江南这带,知道的人不少。就比如刚才说话的那商人,就听说过。

    那四个锦衣卫校尉打了那些家丁也就罢了,可此时,看那样子,竟然连侯方域本人都要打,这就不好了。

    一直旁观的方以智看到这情况,连忙吩咐自己带来的家丁道:“拦住,不要让他们伤了侯贤弟!”

    相对来说,两边的人,自然是同伴更重要。虽然他不愿意和那个年轻人作对,可此时,也不能不插手了。

    与此同时,在二楼楼梯口,有人影闪动,显然是在雅间的人听到楼下吵闹地动静,过来看热闹了。似乎有人看了一下后,立刻闪身而去,看那样子,好像还有点匆忙的样子。

    而大堂里的那个商人见此,也连忙转头对崇祯皇帝说道:“这位公子,快让人住手,不要打那侯公子,否则最终吃亏的人是你!”

    此时的崇祯皇帝已经在品尝这店里的河鲜,听到那商人地说话,便淡淡地说了下“住手”,而后看着商人,带着一丝淡淡地神情问道:“为何?”

    他说话声音虽然轻,可四个锦衣卫校尉却立刻住手,显然要不是耳朵很尖,那就是时刻在关注着年轻人的动静,时刻以主人的意志为主。这种家仆,就很让人羡慕了。至少方以智在看到之后,就多看了两眼崇祯皇帝,似乎想重新认识他一般。

    而那商人看到那四个大汉止步,侯方域也没再后退时,便松了口气,转回目光,看向崇祯皇帝,同时用手示意下侯方域后回答道:“这位侯公子,乃是官宦世家出身。他祖父,曾为朝廷太常卿,他爹乃是当朝兵部侍郎,还有,他叔则是南京国子监祭酒,侯家一门三进士,更不要说他还有几个叔,也皆是举人。“

    介绍到这里,商人有感于崇祯皇帝刚才给他们也出了口气,就苦口婆心地劝道:“这位公子应该不是江南人士不知道。这侯家,我们可惹不起,您要是打了这侯公子,肯定会吃大亏的!”

    听到他的介绍,大堂内顿时响起不少倒吸凉气的声音,侯方域的这个家庭背景,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哪怕是这些普通人有点钱的,包括木匠赵成,也无不色变。

    一家中有一个进士,就已经是了不得了,但这侯家,可是一门三进士,还有举人,这种官宦人家,天底下有几个人能去得罪,敢去得罪?

    “这位公子,算了,你应该吃得差不多了,要是有事,可以先走了!”木匠赵成也开口提醒崇祯皇帝道。

    而后,他自己也转头对边上躲着的小二喊道,“小二,结账,结账,我还有急事,要赶着走了!”

    另外还有好些个人,多是刚才起哄叫好过,也都是有样学样,喊着小二快快结账。

    看到大堂内出现的这个新情况,侯方域终于安下了心。他先看看自己的仪表,好像刚才没有影响到,便又抬头,指着一个个想结账离开的人,最终指定崇祯皇帝后开口冷笑着说道:“想走,晚了!今日要不给本公子一个交代,谁也别想走!”

    他的那些家丁,此时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身上还疼,可也都站在侯方域的身前,龇牙咧嘴地护着他。

    这个时候,要是不表现得尽心尽力,自家这位公子回去肯定会收拾他们!他们承受不起。但要让他们主动出手去斗那四个大汉,他们也不敢。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这边人虽多却不是对手。

    而崇祯皇帝听到侯方域的话,似乎有点嫌方正化打人的声音影响了说话,就吩咐一句住手后,带着一丝莫名的神态问侯方域道:“你想要一个什么交代?”

    大堂内的其他人看到他听说了侯方域的家世背景之后,就让他的手下连那生员都不敢打了,一时之间,都有点明白,看来是侯方域的这个背景吓到了这位年轻人,让他终于有点投鼠忌器了!

    想想也是,一个匠人出身的,就算赚钱再多,再认识多些达官贵人,可也终归也只是匠人而已。这边的侯方域,自己就是达官贵人,至少他家应该算。两边人的地位,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侯方域没有直接回答崇祯皇帝的话,而是先看了下朱金华,现他的嘴已经被打肿了,满嘴都是血,似乎还掉了几颗牙齿,看那副惨状,让侯方域都看得觉得有点蛋疼。

    刚才要是不说出自己的家世,被那几个仆人抓着打的话,是不是自己也会成这个样子?侯方域想到这里,顿时怒火中烧,还真是反了天了!

    他立刻转头看向崇祯皇帝,厉声喝道:“你听好了,除非你自己打自己的脸,就打成这个样子……”

    说着这话,他用手一指朱金华,而后才又继续说道:“否则……还有,这两位姑娘也得留下,本公子会送她们回去。就你这种低贱的匠人,也配她们作陪……”

    其他人听到这话,不由得都有点色变,自己打自己,还要打成朱金华那个样子,这得要有多狠才可以?看看这侯公子虽然是个读书人,可这心思还是很狠的啊!

    田贵妃和海兰珠原本一直在看热闹,她们才不担心崇祯皇帝会吃亏。就算听到那没点眼力的年轻人威胁崇祯皇帝,她们也没多大在意,云淡风轻的。可侯方域最后说得这话,却让田贵妃徒然色变。

    海兰珠一见,有点意外,低声问了句。她是草原上混大的人,自然没听明白侯方域的话,可田贵妃是扬州人,自然听懂了侯方域所说,在指她们两人是青楼出身,这由不得她不气。

    海兰珠一听田贵妃的低声解释,顿时就怒了,皇帝还没说话,她就抄起一盘菜,直接就砸了过去。

    她从小骑马射箭,这臂力比起一般人来,只强不弱,那盘子一砸出去,度很快,力道很足。

    就听“啪”地一声,砸中了侯方域身前的一名家丁。虽然侯方域本人没被砸中,但那盘子菜什么的,总归是溅到了他的头上,脸上。

    满大堂的食客,包括一直在躲在一边旁观的小二们,看到这个情况,都不由得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心中一个共同的想法是:这位姑娘,也太彪悍了吧!

    就连侯方域本人,在抹了一脸的汤汤水水后,看着暴怒中的海兰珠,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一时之间,都忘记了怒。

    然而,海兰珠还没完,就站在那里,用手指着侯方域,大声喊道:“打烂他的嘴!”

    听到这话,站在最前面的那四名锦衣卫校尉,转头看了下崇祯皇帝,见他微微点头,显然是同意了海兰珠的意思,便转过身去,眼睛盯着侯方域,就要上前动手。

    看到急转直下的这一幕,所有人再次惊呆了。他们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如此低顺着身边的女人,连侯方域的嘴都要打烂,难道是没听清侯方域的家世?这不可能吧!

    这个侯公子也是,难道没看到有个嘴贱的人下场如何?看到对方强势,就应该说话做事有所分寸才是,可偏偏又是嘴贱,看看,这下把对方给惹毛了,不管不顾了吧!

    侯方域的那些家丁看到四个大汉逼近,心中暗暗叫苦。但他们也没办法,心中埋怨自家公子嘴贱的同时,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不过一如之前那次,只一个照面,就被四个锦衣卫校尉放倒了。

    方以智一见,有点无奈,不想插手也要插手了,总不能看着侯方域被打。

    正在这时,就听到二楼楼梯口那响起一声喝:“都给本官住手!”

    侯方域听到这话,那吓得惨白的脸色顿时露出喜出望外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