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50 处置1
    方以智听见,也是松了口气,心中想着,闹了半天,楼上雅间里总算是听到动静了。

    而大堂内其他人听到有人喊“本官”时,便明白有当官的在楼上雅间,听到动静下来了。于是,他们下意识地便看向崇祯皇帝这边,心中想着,一般当官的,可都是会偏袒读书人的。更何况刚才起冲突这方的侯方域家世摆在那里,这个年轻人怕是要吃眼前亏了!

    而商人,则更有眼色一点,一直帮腔的那个商人,就敏锐地注意到,那个侯方域变得高兴起来,搞不好楼上那人,他是认识的。这么一来,这位年轻人的处境怕是要更糟了。

    随着那二楼话音一落之后,便见几名官差最先下楼而来,看服饰,应该是哪个衙门的。他们手持刀柄,威风凛凛地大步而下,插在侯方域的前面,其中一人用手指着近在眼前的四名大汉,冷声喝道:“一群刁民,敢对侯公子行凶,是想造反么?”

    四个锦衣卫校尉听了后,互相看看,都觉得有点好笑,竟然对自己这些锦衣卫栽赃戴“造反”的帽子,这是鲁班门前弄大斧,关公面前耍大刀啊!

    与此同时,有一名官员身穿从四品官服的中年人,不紧不慢地走下来。方以智和侯方域见了,立刻纷纷行礼道:“学生见过祭酒大人!”

    崇祯皇帝听见,很快便想了起来,这个人应该是新任的应天府国子监祭酒潘达球,是前任吏部尚书在年前被革职之前任命的一批官员之一。

    因为吏部尚书的职权,可以自行决定四品以下官员的任免调动。而这个潘达球,正好是从四品官职,是属于品级排名靠前的官职,因此,崇祯皇帝离京之前,看到前任吏部尚书调动名单的时候,就看到过这个潘达球的名字。

    他如今看到这人,看到方以智他们向他行礼,便想了起来,应天府的国子监祭酒虽然没有京师国子监祭酒重要,但也是一个文风导向很重要的官职,如今正在推广科学技术知识的当口,倒要看看他是如何处置这事的。

    这么想着,崇祯皇帝看到那四名锦衣卫校尉看向自己时,便稍微示意一下,让他们先站一边看看情况再说。

    可他才示意完,就听到这潘达球对那两位读书人的问安,笑呵呵地说道:“本官听说两位贤侄要过来,等了半天不见你们,原来是在楼下了。”

    说完之后,他转头扫视大堂内众人,看到崇祯皇帝这一桌时,微微一愣。不过他并没有认出来。不是他记性不好,而是他这官位,压根就没有去京师见过崇祯皇帝本人,自然就不认识。之所以楞了下,是他觉得大堂都是粗俗之辈,可崇祯皇帝这一桌的气质,有点与众不同,让他出乎意料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想必坐在这大堂的,也不会是什么富贵达人,他在扫视完一圈之后,便脸色一沉,冷声喝道:“吵吵闹闹地,到底怎么回事?”

    崇祯皇帝看到他和侯方域的关系似乎很不错,笑脸相对,还口称贤侄,面对其他人时,就拿出了他的官位,冷脸相对,这个时候,他便知道,这个潘达球,怕是会让自己失望了。

    “祭酒大人,他们这些刁民在光天化日之下,想行凶伤人!”侯方域一听,当即恶人先告状,用手指着朱金华又道,“大人请看,这位也是应天府生员,却被这群刁民打成这样子了。不但如此,还想打学生,说要打烂学生的嘴!”

    朱金华听到,连忙放开掩着嘴巴的手,露出他的那副惨状,连连点头,同时口齿不清地呜呜说道:“还请大人为学生主持公道!”

    看到还在滴血的朱金华,听到他们的这番说话,潘达球勃然大怒,厉声喝道:“什么刁民敢如此行凶?都给本官抓了,送到应天府衙门去!”

    崇祯皇帝听到这话,不由得眉头一皱,这个潘达球,竟然不问事情来龙去脉,只凭一面之词,就下了这么一个结论。这态度就很明显,他偏袒那些人!

    而大堂内其他人听了,心里也想着,果然当官的都这样,他们认识,有关系,就不问青红皂白,直接要抓人去衙门大牢,用他们的官威来了结这个事情。

    这么想着,他们都很担忧地看向崇祯皇帝。虽然这个年轻人看着有钱,还能雇来不少能打的手下。可这又如何?人家现在是正儿八经地官差,要是敢对官差动手,那事情就会变得很严重了。这个年轻人,吃亏是吃定了。就算他以后找到关系好的,能帮着说情,可牢狱之灾怕是免不了的。

    他们这么想着,却没想到,那侯方域就在潘达球的面前,用手指着崇祯皇帝,还有木匠赵成,还有那商人等等说道:“就是他,还有他,他……”

    这侯方域的记性也真是好,刚才有过叫好,或者有说过话,让他觉得不爽的,都统统被他指了出来,“他们这些人,都是一群刁民,还请大人秉公处置!”

    “好!”潘达球威严地答应一声,而后大声喝道:“来啊,把他们统统拿下,押送衙门法办!”

    那几个官差一听,顿时大声回应一声,就想动手抓人了。

    大堂内的人一见,都有点慌了。他们没想到这当官的,不但要抓那年轻人,还要连他们都要抓。这个时候,他们算是真正体验到了,这个年纪轻轻的官宦世家子弟,竟然是如此地小鸡肚肠,睚眦必报!

    他们正待喊冤之时,就见方以智也走上两步,到了潘达球所站楼梯的下方,施礼后说道:“大人,这些匠人其实也没做什么,只是一时嘴快,说了一两句无伤大雅的话。学生以为,没必要送去衙门的。”

    一听这话,大堂内的人都不由得对方以智有了好感,总算有读书人没有把书都读狗肚子里去,是个读书人的样子。

    但是,侯方域却恼了,他没想到,方以智会帮别人说话。

    可方以智却没把话说完,又在继续说道:“至于这生员的事,也是因为口角引起,虽然打人不对,但这生员自己也有责任。以学生之见,让对方赔偿治疗费,这事就算过去了……”

    这一次,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侯方域打断了,只听侯方域尖声插嘴问道:“那我呢?他们想打我,又怎么说,你是帮我还是帮外人?”

    潘达球见他们两人发生分歧,不由得眉头一皱。对他来说,方以智也是几代为官,还是名家大儒,和侯方域这边其实也差不多。这面子该给谁呢?

    这么想着,他往二楼楼梯口那边望了一眼,心中便有了决定。正待说话时,却见方以智转过身,对着侯方域,真诚地说道:“贤弟,你不是没事么!真要说起来,你也是有不对的地方。这件事情,说起来,终归是因为……”

    他还没把话说完,就见侯方域一蹦三尺高,指着方以智尖声喊道:“你什么意思?你竟然帮着一个低贱的匠人?难道你是看到他有钱,你……”

    听到这话,方以智不由得眉头紧皱,他只是有感于刚才那年轻人所说的话,孔孟之道在于修心养德,而如今正火的科学技术知识则是做事之技艺,两者并不冲突,或者可以说是相辅相成,这种观点,他是第一次清晰地听说,并心有同感,因此,就想帮那年轻人说一句,免去牢狱之灾。

    只是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侯方域。看这样子,自己和他的关系都会受影响了。

    平日里,他对于侯方域的小鸡肚肠,一直是有忍耐。相对来说,他们交往的都是有身份背景的人,侯方域表现得还不是很明显,可此时,他这种行为,也引起了方以智很深的反感,因此,面对侯方域失去理智的喝问,他便皱着眉头反驳道:“侯方域,你不要乱说,我岂是那种看重钱的人?你看看你自己的言行,这是读书人该有的气度?是侯家书香门第该有……”

    听着他有理有据地说话,崇祯皇帝看着方以智,不由得微微点头,这个年轻人不错。刚才听说,已经是个举人了,不错!

    而他们两人的争吵,则让潘达球很是头疼,一时之间,他感觉有点不好插话。不管是帮那个,自己看来好像都会得罪另外一家。对于自己来说,都不好。

    这么想着他便转头看向楼梯口,心中想着,腿脚不便,也该来了吧?

    没想到,还真是想着曹操到,曹操就到了。

    这时,就见楼梯口又出现了一个人,拄着拐杖,声音不响,却很威严地说道:“是谁说我侯家的家教不行?”

    一听这话,原本因为方以智帮忙说话,心中升起了希望的大堂内众人,都不由得一颗心又跌了下去,因为他们听出来,那楼上出现的人,好像是侯方域的长辈。而且这一开口,就是语气不善,搞不好,和这侯方域一个样,都是小鸡肚肠的人,那今天可真要遭无妄之灾了!

    崇祯皇帝自然不会有他们这种想法,他只是微微皱眉,心中想着,就来吃个饭,这事就一处接一处,还没完了!这侯家的人,该不会是一丘之貉吧?

    方以智和侯方域也都听到声音了,连忙停止了争吵,双双转向楼梯方向道:“见过侯世伯!”

    “侄儿见过叔父!”

    一听他们两人的话,所有人都知道,这楼上新下来的这人,好像是侯方域的叔叔,该不会是三进士中的那个进士吧?

    这么想着,大堂内的人,都不由得很是担忧。而崇祯皇帝等人,则继续看戏,静待事情进展。

    二楼那人,一步一步地往下走,拄着拐杖,有一名丫鬟扶着,走得很慢。

    “侯兄,你腿脚不便,怎么也下来了?”潘达球带着笑容,转身说道。态度之中,带着一份恭敬。

    赵成等人见此,心中越加地惶恐,很是不安地看着楼梯口那人一步步地走下来。

    侯方域脸上多了些笑容,转头看向身边的方以智,挑衅似地一昂下巴。方以智见此,不由得心中暗叹一声,好好地陪着侯方域来送他叔父,怎么事情就最终闹成了这样!

    这个腿脚不便的侯方域叔父,就是侯家三进士之一的侯恪,因为蝴蝶效应的原因,他和历史上也有所不同,一直到如今才因病告老还乡。他的官职,就是由潘达球接任,如今正在二楼雅间践行,然后准备坐船走了的。

    只见侯恪一步一步地走下来,走到和潘达球同一个楼梯之后,才看着面前站着的方以智,冷声问道:“你刚才说,我侯家的家教不行?”

    方以智听了,心中暗叹一声,以前总是贤侄称呼,如今直接说“你”,看来,这位侯伯父心中,对自己的意见很大。

    这么想着,他便低头回应道:“侄儿不敢!”

    “呵呵,老夫已是辞官还乡,担不起你的伯父之称!”侯恪冷笑一声,说完之后,又转头看向侯方域,脸上露出关切之意问道:“出了什么事,叔父为你做主!”

    这个侯方域,是侯家第三代有名的才子,年纪轻轻就已经才名满江南。侯恪因此很是欣慰,也对他寄希望很高,希望他继续光大侯家门庭。

    侯方域明显脸上露出得意笑容,连忙一指边上站着的朱金华道:“叔父,一些低贱的匠人,想要打侄儿,说是要打得和他一样,打烂侄儿的嘴!“

    听到这话,看到侯恪的态度,潘达球心中已有决定,当即接过话题道:“侯兄放心,我已经下令,把这些刁民都抓去应天府衙门法办!”

    侯恪听了,脸上明显露出怒意,想打烂自己侄儿的嘴,简直是反了。因此,对于潘达球的话,他也是欣慰,当即对潘达球说道:“如此,有劳了!”

    听到这话,侯方域立刻一指崇祯皇帝,厉声叫道:“先把他抓起来,他是主使!”

    那几个官差一听,便准备去抓人。

    而侯恪闻声也看了过去,不过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顿时呆住了。

    他在担任应天府国子监祭酒之前,可是一直在京为官,是见过崇祯皇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