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51 掌嘴1
    说实话,侯恪第一眼是感觉到很熟悉。紧接着,他脑中就有个疑问,这个人怎么长得很像皇上?

    不过在电光火石之间,他就立刻又想起来了。当今皇上,可是喜欢微服私访的。不但经常在京师的大街小巷有可能出现,甚至去年初还微服下了一次江南,多少官员为之落马!

    有了这么一个想法,再去看时,看到这个年轻人的气度,看到这年轻人身边的两个女人的气度,看到周边的那些明显是北方人的高大汉子,顿时,他立刻醒悟过来,眼前这位哪是像皇上,而是根本就是再次微服南下的皇上啊!

    有了这个念头,他再去看面前这些人时,就立刻大概猜出了皇上身边的两个女人。年轻貌美的那个,应该就是扬州出身的田贵妃,据说是皇帝最为喜欢的妃子,上一次就是带着她南下的。另外那个,年纪明显大了点,却显得有点飒爽英姿,女中豪杰的样子,估计就是立有大功的草原公主海兰珠海贵妃吧!

    还有,侯恪也察觉出了方正化的与众不同,不用说,肯定是位宦官了。听说皇上微服私访,身边就有一位宫里身手最了得的宦官贴身护卫,据说被皇上戏称为“东方不败”的,好像就应该是这位吧?

    还有边上那一桌,那个中年北方汉子,看那身铁血气质,应该就是有名的锦衣卫指挥使刘大人!

    想明白了眼前这些是什么人,顿时吓得他一激灵,当即大声喊道:“住手!”

    这个声音很突兀,也很大,根本就不像是因病告老还乡的侯恪所发出来,震得大堂内的所有人,几乎第一时间都向他瞧了过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顿时吓了一大跳。只见侯恪的额头冒出了密密麻麻地汗珠,那手也在微微抖着,脸色有点白。

    崇祯皇帝看他这个样子,便知道自己被他认出来了。见他想要大礼参拜自己,便眉头微皱,微微摇头。刚微服到达应天府,什么事情都还没干,他可不想马上就暴露身份了。

    侯恪一见,宦海多年,立刻就领悟了崇祯皇帝传达的意思,便没敢再大礼参拜了。

    就在这时,忽然就听到侯方域有点不满地说道:“叔父,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住手?您还要坐船回去,把这些刁民都快点抓了,省得耽搁行程!”

    说完之后,看到侯恪转头看向他,侯方域又好心地问道:“叔父,您这是怎么了?全身冒冷汗的,是病又犯了么?”

    潘达球也有点不解为什么侯恪突然喊住手,看向侯恪,见他的样子,也有点担心。不过他还来及说话,侯恪已经开始先说了。

    只见他稍微扫视了下大堂内的人,看到那些皇上等人,包括哪些锦衣卫都盯着自己,他就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表现如何,将决定自己家族的命运。这么想着时,就见他对侯方域厉声说道:“是不是你又仗着家里胡作非为了?”

    这话一说出口,除了崇祯皇帝一行人之外,其他人全都听得愣住了。他们再怎么想,也没想过,刚才还明显袒护他侄儿的,怎么一转眼间又训斥起他侄儿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几乎所有人的脑袋上,都飞过一串问号?感觉剧情变化太快,有点接受不过来。

    侯方域也被训得愣住了,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担心地问道:‘叔父,您是不是有点头晕了?“

    要不是这样,他想不出有其他可能,会让叔父突然说出如此昏头晕脑地话来。

    “住嘴!”侯恪差点没被气死,立刻厉喝一声。而后脑中闪过刚才的经过,心中有了主意,便转头看向刚才被他喝退的方以智,挤出一丝和蔼的脸色说道:“方贤侄,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来给伯父听听?你是个好孩子,不会欺瞒伯父,一定要据实说给伯父听,是非公断,总得要有个章程!”

    方以智也被搞糊涂了,刚才自己想秉公说句话,可却被训斥了。怎么一转眼间,又对自己和蔼悦色的,又要让自己据实说一遍,要来个是非公断?

    看到这个情况,说句实话,潘达球心中有点不高兴了。自己不惜得罪方家,给你们侯家面子,都已经做出决断了,你还搞什么幺蛾子,竟然又要了解事情经过,有这个必要么?

    “侯兄,我看就算了吧,把他们都抓去衙门,事情经过如何,自然能水落石出……”

    听到潘达球说出这种话,侯恪很着急,却又没法明说,只好打断潘达球的话道:“潘兄,这个不管国子监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说完之后,他不管潘达球一脸惊愕的样子,又转头对方以智和蔼悦色地说道:“方贤侄,据实说给伯父听吧!”

    边上的丫鬟看到他冒得那一头汗,想给他擦擦,都被他一把推开了。

    侯方域看着这一幕,嘴巴张得大大地,他是完全糊涂了,不知道叔父这是演得哪一出戏!

    而方以智见侯恪再三要求,便没有去想这个奇怪的变化,就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侯恪很认真地听着,听到双方的争执起源于科学技术知识和孔孟之道时,他心中就更是肯定,自己绝对没看错,那年轻人,就是崇祯皇帝。要知道,这科学技术知识,其实就是皇上亲自编写,并下大力推广的。听到有人歧视这科学技术知识,当然会有争辩了。

    当侯恪听到方以智说,双方冲突起来后,侯方域要崇祯皇帝自己打自己的脸,还要打得和那名生员一样时,他脸色就白了白,差点就没站住,硬撑着才没跌倒。那刚才好了些的额头,又开始冒汗了。这个侯家逆子,你是哪来的胆子,竟然要皇上自己打自己的脸?

    然而,他还为在暗恨侯方域时,就又听到了方以智继续说,侯方域话里话外,说那年轻人身边的两个女人来自青楼,要夺人所爱,要她们作陪,回头她负责送回去,引得那年纪大点的姑娘大怒,要打烂他的嘴时,侯恪再也站不住,亏了眼疾手快的丫鬟扶住,才没有跌倒。

    这一刻,他整个人看上去,仿佛又老了很多。

    “……事情就是这样。”方以智说到潘达球出现后,便认真地说道,“侄儿所说,句句事实,绝无半分虚言。如若伯父不信,可问在场众人!”

    说完之后,他便往后退了一步。他倒要看看,这个态度大变的侯伯父,到底会不会一改初衷,真得秉公论断。

    大堂内也很安静,所有人都看着侯恪,想知道他接下来,到底是想怎么做?

    潘达球听完了整个过程,却不觉得有什么。他也有点闹不明白,为什么侯恪突然变成这样子,有钱的匠人又怎么样了,办了就办了,谁还能说什么?

    他正待再上前劝一句时,就见侯恪已举手指着侯方域,那手指明显能看出,是在微微发抖。大概是气得吧!就听他厉声喝问道:“你说,这……这是不是真的?”

    侯方域没有马上回答,仔细盯着他叔父,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看了下,没有看出有丝毫假冒的痕迹,而后带着不解,又有点不在乎地说道:“是真的又怎么样,这群刁民……”

    他得话还没说完,就听侯恪一声爆喝“住嘴!”,这声音,简直一点不像告老还乡之人,一点不像读书之人发出来的声音。

    这声音之大,把侯方域吓了一跳。同时大堂内的其他听着的人,也有好几个被吓到了。

    “你个孽畜,不好好在家闭门读书,修心养性,却出来依仗家世,为非作歹,为所欲为,你……你这是败坏我侯家门风!”侯恪大声教训,可谓声严色厉之极,“小小年纪,争强好胜,争名夺利,一点点才气,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你……”

    侯方域听得又呆住了,不是叔父你建议,说侄儿我的才气是有了,然后要多出去走动扬名的么?

    边上的潘达球,原本被侯恪说了之后,心中都有点恼怒,不想管这事了。可听侯恪骂得凶,他又琢磨开了,该不会这是说给自己听的,想说明他们侯家的门风如何吧?可这又不对啊!没必要这样做啊!

    他有点听不下去了,看到侯方域被骂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便想起他爹可是兵部侍郎,便又开口说道:“侯兄,算了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看……”

    侯恪听了暗暗叫苦,心中想着,我已经说了你不要插手了,你怎么还插嘴。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不但让我难做,而且也会连累你!

    刚这么想着,他忽然又心中一动,这个时候,是全力挽救侯家在皇上、贵妃、锦衣卫指挥使心中印象的时候,说不得,只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了!

    于是,侯恪立刻转头看向潘达球,义正言辞地说道:“潘兄,你要还再劝,我们的情义就没了。你知不知道,这小崽子的行为,有悖于我们侯家门风,有违于我们侯家平日对他的教导。小小年纪便不学好,以后长大了怎么办?他这……”

    潘达球的一张脸,顿时听得涨成了猪肝色。我好心好意地劝上一劝,你却借机来对我说教了。搞得我好像不知道,这个侯方域之所以这样,还不是你们这一代人惯的?要不然,他能如此在外为所欲为?不说别的,边上那个方以智,就显得有修养多了!

    气恼之下,他也听不下去侯恪的说教,一拱手,冷着脸说道:“既然侯兄要教训你侄儿,倒是潘某多事了。潘某还有事,就不送了,就此告辞!”

    说完之后,他一拱手,便转身准备走了。好心好意地前来送行,本来还想给他侄儿出口气,没想到最终却受了一肚子气,真是够了!

    大堂内的人,除了某些心知肚明的人之外,其他几乎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不由得惊呆了。他们无不想着,难道自己之前是听错了,是误会这侯家了,原来真得会秉公处置?

    侯恪在说完之后,偷眼瞧了下崇祯皇帝的脸色,感觉不到什么,还是那样淡然的样子。反而是皇帝身边的海贵妃,还一脸气恼的样子。他心中便知道,这当众教训的事儿还不够重。想起方以智刚才所说,是海贵妃要他们的手下打烂侯方域的嘴,而且那年轻人也点头了。

    想到这里,他便牙齿暗咬,下了决定,当即厉声对侯方域喝道:“受益惟谦,有容乃大。此句乃是至理名言,今日定要让你牢牢记住这句话。你自己打嘴,不让我满意了不许停!”

    这话一说出口,甚至连转身准备走了的潘达球都愣住了。有点惊愕地转头回过身来,他都以为听错了。侯恪这是要他侄儿自己打自己的嘴,还不许停?这是不是太狠了?

    大堂内的这些人,都已经惊呆了,也有点惊得麻木了。意外一个接一个,戏码一处接一处,这侯家老大人,也太牛了点了!

    不过当他们听到这个小鸡肚肠,睚眦必报的侯方域,刚想让别人自己打自己嘴的,如今却被家里长辈勒令要自己打自己嘴时,都不由得高兴起来,真是恶有恶报,还来得及时,痛快!

    侯方域听得嘴巴张得大大地,忍不住争辩道:“叔父,侄儿……”

    他的话还没说完,主要是侯恪怕他又说出不该说得话来,便立刻严厉地打断道:“掌嘴!”

    侯方域还是不甘心,张开嘴巴还要再争辩一二。可还没说出口,侯恪又是爆喝一声道:“掌嘴!”

    看着侯恪的神情份外坚定,那看着自己的眼神,好像想吃人一般,有点害怕自己,便轻轻地拍了下自己嘴巴,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他在摸自己嘴而已。

    侯恪知道皇帝下的掌嘴旨意,可不会是这么温柔地来一下而已。这种打法,搞不好还会再次惹怒海贵妃,觉得是在敷衍而已。

    于是,他立刻又喝道:“没吃饭么?用力打,打得自己永远记住这次的教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