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崇祯聊天群 1160 还要练兵
    崇祯皇帝说完了话,是拍拍屁股走了,可他所说的这些话,却犹如一枚深水炸弹,炸响在所有人的脑海中。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管是万有引力也好,还是一个时辰不到横跨几千里之地,又或者有可能登上月亮,这种种言论,实在太过骇人听闻。

    崇祯皇帝的身份,如此大众广庭之下的说话,又加深了这种惊诧的程度。

    等到皇帝已经走了,街上军卒开始撤了之后,所有人才回过神来,一边散场,一边都兴奋地聊着刚才的事情。

    普通百姓,比较肤浅一点的,都关注于最让人惊讶的事情。

    “到京师不要一个时辰,这真是太难以想象了。我这一辈子,都还没出过应天府呢!”

    “月亮怎么还不出来?真要如皇上所说,那我们的子孙就真是享福了,还能去月亮看嫦娥,那可是绝了!”

    “……”

    而有些读书人,虽然也惊讶于这些话题,可他们更好奇,都想知所以然。

    “原来东西都往地上掉,是因为有万有引力。这也就是说,我们之间也有力的作用?你有感觉么?“

    “没有,本公子和如月楼的姑娘倒是有引力!”

    “我说正经的,这空气密度之类的,又是什么东西?第一次感觉,原来这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还有很多学问!”

    “鸟在空中飞,和鱼在水中游,好像还真有相似之处哦!”

    “……”

    因为刚刚经历过飞天演示,因为是皇帝讲得话,大部分百姓都相信了,从而对皇上所说的科技充满了兴趣。当然了,也有一部分人,对此表示怀疑。但这种人一说出口时,往往会引来同伴的嘲笑:“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该是你脑子不够用吧?”

    “飞天的事情,你以前能想象么?可如今呢,是不是觉得也就那么一回事了?”

    “只有圣明如皇上,才能想出这么厉害的学问。就你这样的,也就只能回家刨地的份!天天考虑个菜米油盐捡个剩的命!这么复杂,崇高的问题,还是交给我们来考虑吧!”

    “……”

    应天府的百万人口,能直接听到皇帝讲话的,还是少部分。但这没关系,随着人群的散去,皇帝的讲话自然就扩散开来了。甚至应天府好多天的话题,一直都集中在今天这个事情上。

    如此震撼人心的事情和皇帝的发言,又随着进出应天府的人流,以飞快地速度在江南扩散。甚至可以说,因为飞天的事情,比起自走轮船还要让人震惊,而应天府这次,还有皇帝面对所有臣民的发言,这使得科学技术知识在江南这边得以迅猛推广,大有后起直追北方普及程度之势。

    对于这个情况,崇祯皇帝其实已经预料到了。这从贡献地成就值数量就可以看出来。没有意外,在全城百姓中搞事情,这成就值就来得格外容易,已经有将近两千万成就值之多。

    另外还可以从聊天群的主群中,至少有一半的言论,在谈论应天府发生的这个事情,由此也可能推测出这个话题的热门程度。

    崇祯皇帝并没有在应天府的皇宫住几天,便又消失了。这让江南这边的文官武将,一个个表现得和以前判若两人。以前摆官威的,这时候,往往对官威是何物?全然不解,一个个表现的非常亲民。以前喜欢宅着养膘的,也一个个勤政了起来。反正,江南的官场风气,为之一新。

    实际上,崇祯皇帝并没有再去各地巡视,而是带着孙传庭去了江南造船厂,为粤地船厂的事情开始忙碌。至于宋应星,则要先回一趟老家。他历年收集的资料,要亲自去整理一番,而后带去京师上任科技清吏司郎中。

    此时的他,已经见识了科技的力量,知道了科技的魅力,斗志昂然,连回家,都是坐在车里看着从徐正明那边拿来的一套科技书籍。入迷程度,几乎达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与此同时,莫卧儿王朝的皇帝沙贾汗,正在听着手下的禀告。而独臂的他隆王,就站在底下,非常关注地听着。如果细心一点,能看到他剩下的那只手,隐隐有点抖动,显示出他内心的紧张。

    “大汗,末将派人去了洞吾,花重金从那里的明人那里打听来了消息,明国的情况似乎很不妙,临近的云南,已经有多名土司叛乱。据说明国当地官府手中也没什么兵力,其他土司也是蠢蠢欲动……”

    在这个年代,不是其他人能像崇祯皇帝一样,能最快捷地获取消息而无视距离远近。沙贾汗手下这人所打听到的消息,显然因为战乱、距离等原因,已经是滞后的消息了。他向沙贾汗禀告的,恰好是年前云南土司最为嚣张的那段时间的消息。

    沙贾汗听着,还没来及说话,一边的他隆王却是激动了,那手抖得更加厉害,等着那人刚禀告完,他就赶紧出列,往地上一跪,激动地仰视着沙贾汗道:“尊敬的大汗,您听到了么?这个时候动手,洞吾必然是大汗的了。明国已经日暮西山,不行了!等以后,说不定尊敬的大汗,还能以洞吾为基地,攻入云南,把明国都打下来。如此一来,尊贵的大汗,您可是千古第一汗了啊!”

    听着他描绘的前景,要说沙贾汗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要知道,他的伟大祖先,帖木儿那么雄才伟略,也是一心想占领明国,可出师未捷身先死,是为一辈子的遗憾。他的子孙中,自有这样的人,在假设帖木儿出兵途中没有病死的话,说不定就已经打下明国。他们就能在富饶的明国土地上享福了。

    当年帖木儿没有实现的愿望,他的子孙,只要有点志气的,觉得自己有点实力的,都会做一下这个美梦。然而,明国始终强大,而他们,却四分五裂,这个美梦,便被埋到了帖木儿子孙的内心深处。

    如今的沙贾汗,觉得帝国已经强大,至少从他的称号上,就能看出一二。而此时,又听到说明国那个庞然大物已经是日暮西山。埋藏在心底的美梦,想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雄心霸志,就熊熊地燃烧了起来。

    不过他还没来及说话,就有文官进谏了:“大汗,如今我们正在和波斯打仗,此时,切不可再和庞大的明国开战了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陛下的兵锋,应该先征服波斯!”

    听到这话,沙贾汗不由得热情稍微冷了一点。他不是没脑子的人,否则也不会领着他的帝国雄霸这块古老的土地。

    武将唯有打仗才有军功,因此立刻就有武将反驳了:“波斯算什么,我们有庞大的军队,只要派一小部分去东方,就能为陛下打下大大地一片疆域。如此好的机会,你却要阻止,按得什么心思?”

    此时的莫卧儿帝国,军事实力确实强大。但换句话来说,也可以用穷兵黩武来形容。为了实现帝王霸业,前后几任帝王都是大肆扩军,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影响了莫卧儿帝国的基础。但是,因为连续打胜仗,这些影响被压到了最低。

    文臣自然不会就此罢休,又开始反驳起来,于是,宫殿内,就热闹了。

    一开始,沙贾汗并不出声,显然也在思考着。可听到后来,发现他们吵得越来越大声,吵得他脑袋都疼了,便发飙了。宫殿内,终于安静了下来。

    他隆王见此,抓住机会,退了一步,鼓动沙贾汗占领洞吾,打断明国想不断把藩王安排到国外来的企图。

    对于沙贾汗来说,他确实不能忽视波斯。毕竟一直在打仗,在争夺坎大哈。这是在明处的敌人,可不能不管。最终的结果,便是派出五千兵力,由他隆王为向导,攻打洞吾。

    莫卧儿王朝的军队,分轻步兵,战象部队,炮兵部队和骑兵部队四个部队,但帝国的常备军已经派去和波斯打仗。其中,骑兵部队,是莫卧儿王朝的王牌军队,主要的兵力来源是北部的拉杰普特人。轻步兵则主要是火绳枪和弓箭手,兵员来自于城镇居民。

    决定了对洞吾用兵,也不是说走就走。旨意传出,兵力组织,调动也是要时间的。

    而在孟加拉,在被软禁了很长时间后,唐王派来的使者也知道情况不对劲。在外面人的配合下,终于逃了出去,赶回洞吾去报信了。

    这个时候的崇祯皇帝,自然还不知道莫卧儿王朝这边已经做出的决策。但是,还在视察船厂的他,通过聊天群也收到了一个消息。

    逃入老挝那边的阮福源和葡萄牙人的残军,打不过大明,却欺负了老挝。在老挝的境内,烧杀劫掠,就犹如蝗虫一般,每经过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就成为一片白地。这支残军不敢在靠近大明的边界停留,一直往南杀过去。

    老挝,对大明来说,是老挝军民宣慰使司。对他们自己来说,就是南掌王朝。说起来,这个南掌王朝虽然立国是久,可经常被邻居欺负,安南和洞吾都多次入侵过。甚至南掌还一度成为洞吾的附属国,其国王都是洞吾人所立。在这个时间点,刚好他们的国王去世不久,新任国王,也就是原来国王的弟弟维塞,才刚刚接掌王权。

    这个时候的南掌王朝,已经是犹如原本历史上的大明,已经是晚期了。被狗急跳墙了的残军攻入,竟然就没有还手之力。虽然大明已经派人去警告过,但因为新旧国王的交替,行政体系的*,军队的糜烂,使得大明的警告并没有起到多少作用。

    崇祯皇帝了解到这个情况,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他是没想到。南掌竟然已经烂成了这个样子。安南的军队,已经被抽调了大半去吕宋。虽然云南这边的卫所军队,还可以连同追着那支残军的卫所军队一起进入南掌。但这番操作,终归是让崇祯皇帝觉得南方的兵力有点薄弱了。毕竟南洋那边,预估是有一场大战的,增兵南洋的事情,也是要提上日程的。

    北方这边,原本就是大明的九边重镇,如今没有了敌人,兵力倒是可以用,数目也够多。但是,九边重镇的兵力,也太过北方,如果调去那么南边的地方参战的话,崇祯皇帝有理由相信,非战斗减员比战斗减员要多得多。这气候因素,水土因素,可不是他穿越就能搞定的。

    要解决这个没法克服的问题,就只能派南方或者和南方气候类似地方的兵力过去。可是,临近几个省的卫所军队,都已经拉过去历练了。剩下没有拉过去的,少了历练的经历,怕是损失会有点大。

    想了半天后,还真被崇祯皇帝想出了一个办法。他立刻通过聊天群,向京师那边发布旨意,抽调京营中的一批军官,也就是新军将士出身的那些,分赴大明全国各地,对地方卫所军队进行训练。如此一来,虽然革新后的地方卫所军队,还是比不上京师这边正儿八经训练的新军,但至少能让这些地方卫所军队的战斗力上一个台阶。

    不少嗅觉灵敏的将领,在得知最新的情况后,一个个都很激动,看来还有战功可立。

    当然了,这一切都影响不到江西奉新县。此时这里也热闹,不过不是别的事情,而是宋家庄那个当官的回家省亲。

    宋家庄,在这奉新县也是很有名气的。因为这里出了两个举人,还是两兄弟,号称“奉新二宋”,只是很可惜,在中举之后,考了多年进士都不中。但幸运的是,宋家老大宋应升,虽然是举人出身,却在崇祯四年由吏部铨选,终于有机会担任了浙江桐乡县令。如今,有政绩获封文林郎,回乡省亲后就要调任广东肇庆府恩平县令。

    这个时候,他正坐在大堂,看着主位上的老母问道:“娘,二弟呢?他不是在家侍奉您么?”

    听到这个问话,他夫人就抢着替婆婆回答道:“二叔不就是那样的人,整天就喜欢那些不入流的东西,上个月的时候,就跑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